当前位置:首页 - 初中3年级 - 小说*
阅读指导

恩德九号 Pt 1

Ensis

专辑:四川成都金牛区·花开的声音

来!!!喽!!!我最引以为傲的作品!手写的已经接近尾声了,主要没时间来打。如果投稿后反响比较好的话,那我以后就多找点时间把最后之人的故事线先谢了。PS:时间线主要意思是以那一篇文章为背景。
  Ender 9
  Pt1:Light day
  最后之人/恩德9号 第一章:亮灯节
  By 3000000003 时间线:泯灭
  泰文顿的暮色,一如既往地美呢。
  由于店在山上,站在二楼的阳台上,一眼望去,便能看到泰文顿的点点灯光就像是璀璨的星空被一把火点燃了一般。
  两年前,这个绝大多数职业都被机器人所替代的城市人口不超过100人。这些人的职业主要是修机器人。大街上行走着的,迎面向你打招呼的人,几乎都是机器人。他们真的想认识你?不,碰到人类就进行善意的举动,这是一条命令。这些呆若木鸡的机器人只是执行命令。他们拥有人的外观,人的触感,人的行为,但是永远不会有人的情感。大街上的机器人,他们的使命是伪装,是装饰,让泰文顿这个城市显得比火数(Mars DCC)还要繁华。
  两年前的那一场灾难,被人们成为泯灭或近日危机的灾难,让人们不得不行动起来。创世推进器让地球停止了自转,一面永远向阳,一面永远黑暗。地球不再像灾难前有92个国家,在这一片苟存的大地上,只有阴面和阳面。
  泰文顿,就是阴面最边缘的城市。越来越多的人类被转移到这里,这个城市渐渐变得真正热闹了。机器人们也无时无刻地微笑着。
  那一天,人们日日夜夜所歌颂的太阳,抹掉了大半个留存在地球上的生命…
  包括我姐姐的生命。
  阴面的人民尽数存活了下来。
  而阳面的人呢?
  他们被烧死的时候还抱有希望。
  第二天,泰文顿的人们出门后,在发现自己看到的不是被点燃的大地,而是漆黑的夜空,耀眼的灯光和微笑着的机器人后,他们留着眼泪感谢上天的恩赐。泰文顿因为地理位置特殊,成为了同时拥有傍晚和深夜的那些城市之一。而不是像其他城市只有单调的深夜。那时,人们欢呼着走上大街,对每一个机器人微笑,拥抱,将他们奉为希望的使者。
  然而没过多久,人们意识到,当真实能够与虚伪无二后,虚伪又显得是多么的多余。
  各种机器人,在人们的哄笑声中,变成了一堆又一堆的电子垃圾,人们占据了机器人们的房间,用来住,娱乐,甚至烧着玩。
  由于可降解,被摧毁的机器人等同于人间蒸发。没了就是没了,什么也不留下,什么也不带走。三天之内,泰文顿的机器人数量骤减58%。剩下的,便是不断工作着的,为这座城市的人类服务的职业机器人。
  不用劳动,没有负担,金钱在这座城市里没有意义。在这一座真正自由的城市里,人们只做真正自由的事——起床,灌醉自己,在什么也不知道的情况下勾搭女人,带回家取悦,然后模模糊糊的睡着。日复一日。
  有什么意义?噢,没有意义,一切为了享乐。
  烟已燃去一半,灰烬落在了我的脚尖,打断了我的思绪。
  楼下传来了哀嚎声。又打起来了吗?
  我踮起脚尖向下一看,果然如此。
  突然,身后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声音:“小姐,该你了。”
  我半回过头来微微一笑,“好的”
  男人回了一笑,准备转身离开。
  我叫住了他,“楼下又有人打起来了,要不你去劝劝?”
  “不用,”男人的一只脚已经跨进了内室,“那是一个机器人。”
  “哦。”我把烟头用力杵在手旁边的一面墙上。烟头的火焰迅速黯淡了下来,身旁的白墙上又多了一个碍眼的黑点。
  呵呵,谁让那些机器人没有情感呢?没有情感的东西终究只能算是一个东西。
  听说Apogee曾经制造了一个拥有情感的机器人,但却把它搞丢了。不知道那个机器人在干什么,或许早就废掉了吧?
  我脱下外套,并把它扔在阳台的另一角。露出我的古风文胸,跟着那个男人下楼去。
  “下面有请镇店之花!”男人抬手一挥,聚光灯杂乱地亮起,投射到台下每一个观众正在喝彩,狂欢着的脸。
  我用双手缓缓拨开两旁的幕布,将右腿步出去。
  主持人回过头来,用手指向我:“平胸萌神,卡兰沐笙!”
  五颜六色的聚光灯照向我的身体,颜料般泼洒在我的全身。
  台下,所有的男人都站起来,鼓着掌,满脸快乐的喊着同一个名字——我的名字。
  “沐笙!沐笙!沐笙!沐笙……”
  我自然地扬起嘴角,一步又一步,走向舞台的中央,那个几乎所有人都希望我去的地方。
  彩灯熄灭,金色的灯光不偏不倚地照射在再那根钢管上,像是那根钢管在发着金光。
  我自信地握住那根钢管,微抬左脚,勾住它。
  人群骤静,音乐响起。轻踮脚尖,轻拉手臂,身体便腾空而起。长辫随风而动,随我直升钢管的高处。右腿折起,脚掌触管,左腿自然打直,旋转而降,以妩媚的姿态,勾引每一个看客。一弯,一抬,一曲,展现人身的美学。
  用再简单不过的动作,让每一个男人垂涎欲滴,这便是我的娱乐方式。
  我喜欢掌声,喜欢心计,喜欢阿谀奉承,喜欢在被干的边缘不断徘徊。聚光灯随我而行,似仙子一般带来人们对虚假的天堂的渴望。亦或是,野兽对鲜肉的渴求。
  照常,我又在一个陌生的地方醒来。杂乱的头发,一团乱的床单,赤裸的身体,旁边还躺着一个不认识的男人。
  头部还隐隐作痛,“看来昨天玩大了。”我对自己说。
  “没呢。”男人看到我醒来了,坐起身子来,一把抓住了我的有手臂。抓的我生疼。
  男人邪恶地对我笑了起来,“没想到你这小身板这么弱啊~”
  “什、什么…”我一脸迷茫地看着那个男人。
  “才一半呐,你就晕过去了哟,沐笙小姐~”男人又用另一只手抓住了我的左手臂。
  我想了一会,“哦~”我尴尬地叫了一声。
  男人大笑着,又把我按倒在了床上。
  “哈…”我用尽全力,才用已红的双臂支撑起自己的身体。
  “沐笙小姐,”男人系上了衬衫的最后一颗扣子,看向还在床上无法移动的我。“要点喝的吗?”
  “嗯…有橙汁嘛?”我回答着,四处张望,寻找着我的衣服。
  “有,你不要酒嘛?”
  “没喝过,算了。”
  “好吧。”男人走出房间,去为我准备饮料了。
  我勉强下了床,用床上的被子裹住自己,走出了房门。四处摸索,终于在客厅的沙发上找到了自己的衣物。但是胸罩已经断了,可能是男人扯断的吧。算了,我的那么小,穿上外衣基本没有被察觉到的可能。其他的倒还完好。
  穿上衣服,我开始四处打量这处住宅。我惊奇的发现——
  好大的房子啊!
  这是一个别墅,内饰基本是金色的,客厅处可以看到楼上。我痴痴地看着这无比豪华的的房子,心中不由得感慨——我什么时候才能住上这样的房子啊!
  我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心存赞叹地观察着这豪宅。
  “小姐,您的橙汁。”一个陌生的声音传到我的耳边。
  我转过头来,一个比那个男人瘦很多的人正端着一大杯橙汁站在我的身旁。
  “?你是?”
  “我是这个房子的管家。”那个人的嘴角微微地扬了起来,给我一种很…温暖的感觉。
  透过玻璃,天已经黑了。
  “几点了啊?”我问那人。
  “稍等,”那人挥了挥手,将身边的浮脑打开了。“晚上九点四十四分。”
  “谢谢。”
  我伸出手来,想接过那杯橙汁。但是,我忘了我还很虚弱,虚弱到还不能一只手端起那一大杯橙汁。
  一个没接住,啪嗒一声,橙汁倒在地上和我的腿上。杯子由于是速恢复玻璃的,所以破碎的碎片很快又聚集起来,变成了一个完好的杯子,静静地躺在地上。
  “对不起,现在就给您处理。”那人慌忙地向我鞠了个躬。
  “不不,是我…”
  我还没来得及说完,之前的那个男人已经来到我的附近,一脸愤怒的看着我被打湿的双腿和满地的橙汁。
  “你!”男人的脸瞬间变得通红,两步冲上去把那人按倒在了地上。
  “你!!!干什么?!!造反了是吧啊??!!!”
  男人一次又一次地举起拳头,一次又一次地将拳头狠狠地砸在那人的要害处,动作之间没有一点的慈悲和善良。
  我吓得浑身发抖,害怕的看着男人的拳头慢慢沾满了鲜血。
  最后,那人的头部发出了一股微弱的光,投射出一行字来。
  “侦测到事件;
  《事件=濒死》
  《濒死》=《关机》
  感谢使用Xuro极乐 server生活服务 D30”
  然后,那行字也消失了,男人喘着气俯视着倒在地上的人。一切都莫名其妙的安静。
  男人用一只脚将那人翻了个面,将手放在那人的后脑勺上,使劲地按了一下。
  “呲——”一个白色的长方柱状体应声而出,末端还有蓝色的条纹在发着幽幽的光。
  我这才放下心来——这是机器人的内存条。
  “怎么?”男人看向一脸狼狈的我,“还没见过机器人?满大街都是啊?”
  “不是…”我取了几张吸水纸,铺在我的腿上和地板上那些打湿了的地方,“大街上的那些内存条插口都在脖子上,一眼就看得出来。而且那些是以前的极乐,没有这个逼真。”
  “好吧。”男人走出客厅,在一个房间里又拿了一杯比较小的橙汁给我。“只有这么多了,我这里还有橙汁就不错了,你又不喝酒…”
  “我端不动…”我摇着头。
  “那我喂你?”
  “别,你还是拿个吸管吧。有嘛?”
  “行吧。”男人又从同一个房间拿出一个吸管来,插进橙汁里。
  我匆匆地喝完了一杯橙汁来饱腹,准备离开了。
  “下次?”男人突然拍了拍我的肩膀。
  “什么?”
  只见男人将一只手握成了半个拳头,另一只手的食指插进了那个洞里。
  我脸一红。“知道啦!”
  “对了,这瓶酒给你,这可是…”
  “但是我不喝酒啊?”
  “我知道。你试试呗,酒可以…”
  “好好好好我喝我喝,行了吧?”我草率地接过男人手中的酒来。
  “OK。”男人笑着,目送我离开。
  跑出了门,我叫了一辆空浮车,把目的地设置为自己家的位置。
  (一段音乐)
  “各位观众们晚上好,欢迎收看每日十点报节目,本节目由杜娜汽车赞助播出。”
  “今天是3月29日3030年。泰文顿里阴面边界17公里,温度36摄氏度。”
  “明天,两年一度的亮灯节将隆重举行。”
  啊,对了!明天就是亮灯节啊。
  “3028年3月22日,为了纪念我们以前还有白昼的日子,火数14为阴面92个城市中的23个都修建了一个可控核能巨型球状光源,每一个半径为200米,在每一个的城市上空800米处。3028年3月30日,天灯第一次亮起,金色的光芒点亮了阴面本将永寂的暗空。”
  话说,当时是怎么样的呢?就是两年前天灯亮起的时候。可能大多数人都不知道吧,几乎所有人都以为自己是在做一个奇怪的梦,因为和我一样,还没走出太阳黑斑威胁所带来的惊慌与恐惧。
  “时隔两年,明天凌晨,阴面每一个城市的天灯将从量子状态恢复到实体状态,并在37秒内进入点燃状态,亮度将达到以前正常太阳的水平。”
  “为了节省能源,天灯将被点燃持续一天。所有的能源将从天空之城获得。”
  真是抠门呢…
  “不同于3028年第一次点亮天灯,每一座城市的天灯,都将印有专属的独特的图案。”
  “让我们在感谢命运的同时,深刻悼念每一位由于大泯灭(近日危机)而失去生命的人,同时感谢每一位为阳面移民做出贡献的人。”
  嗯…
  “尊敬的乘客,您好。您的目的地已经到了,请带…”
  嘛,已经到了吗?
  车门缓缓打开后,我下了空浮车。在楼门口停住了。
  算了,今天实在是太累了。
  我抬起头,缓缓走进门。门两侧的红外扫描仪扫描了我的体征后,门打开了。我拖着我还留有酸痛的双腿,尽力爬上三楼去。
  “欢迎回家,沐笙小姐。”门应声而开。我冲进卧室,扑倒在了床上。
  至少,我还能睡一觉吧?
  我开始放松下来,尝试着什么也不去想。
  我渐渐地闭上了双眼。
  朦胧中,我听到有一个人在呼唤着我的名字。
  “卡兰沐笙。”
  我猛然睁开双眼,姐姐正站在我的面前,面无表情地看着我。
  天上,太阳在燃烧着。血红的光芒播撒在大地的每一处…
  不,这不是大地。
  我伸出手来,发现一条又一条的鱼儿从我的身后游出。渐渐地,鱼儿越来越多,将我和姐姐彻底包围在了里面。我从鱼群的缝隙中看到,姐姐的后面好像有什么东西。
  突然,姐姐苍白地笑了。她转过头去,与此同时,鱼群消散的无影无踪。
  不远处,一艘巨大的宇宙船翻倒在地,但是只有半截。它没有任何被冲击过的痕迹,就像被一个十分锋利的刀砍了一样,断层形成了一个弧形,而且断得很纯粹。
  姐姐开始缓慢地向宇宙船的位置走去。
  “姐姐!”我大喊一声,用尽全力划着水,想追上姐姐愈来愈快的脚步。
  一点又一点,一点又一点。
  快了,就快要追上了!
  就在我伸出双手之时…
  我不知为何,倒在了地上。但地面上却不是深海的泥沙,而是坚硬无比的合成水泥地面。
  天空上仍是那血红的太阳,但染红大地的不只有那无情的恶魔。
  还有我的血。
  我用力站起身子来,血迅速地从脸上留到了下巴上,最后无声地拍打在了地上。
  这里是…
  无尽的海水变成了无尽的人群。他们神色慌张,向着同一个地方跑去。
  我的行李凌乱得散在地上,被拥挤的人群踢来踢去。
  “沐笙!沐…”
  姐姐在不远处,焦急的看向我。
  我朝着姐姐拼命地冲去。
  姐姐伸出手来,想要抓住我。
  但我失败了。
  人群将二人间的距离越拉越远,直到遥不可及。
  “拉尔卡多7号宇宙船舱门将在15秒后关闭。”
  彻底不可能了。
  终于,疲惫和恐惧涌上了我的大脑。我跪坐在地上,望着人流,抱头痛哭,不知所措。
  后来,我被一帮男人拉上了拉尔卡多9号宇宙船,他们不顾我的惊恐,扒光我的衣物,将我的所有隐私一览无遗地展现在他们的面前。从那一刻起,我沦落为了男人们的玩物。
  即便如此,我也心存希望。因为我想,拉尔卡多的1到10号宇宙船都是降落在泰文顿的,我的姐姐一定会来找我的,一定。
  知道我从新闻中得知拉尔卡多7号宇宙船凭空消失的消息。在三个月的守望中,我只听到了一个又一个的噩耗。
  最后,拉尔卡多7号宇宙船坠毁在伊洛岛沿岸,一半人遇难,一半人失踪,没有幸存。恐惧和绝望再次占据了我的心。
  人们都来安慰我,但我知道,他们都是有目的的。他们只是…
  只是想找点乐子。
  我挣扎着睁开了双眼。
  天还是暗着…一直都是暗着的。
  我从床上坐了起来,拍了拍额头想缓一缓。
  为什么,连梦都这么不友好…干嘛这么真实…
  我尽力去忘却,但在自然面前无可厚非…
  我掀开被子,下了床。
  别想了,过去的事都已经过去了…
  …吧。
  唉。
  突然,我瞄到垃圾桶里那瓶酒,是那个男人送我的。
  呃…
  我犹豫地将酒从垃圾桶里抽出来,拔出了瓶塞。我找来一个杯子,将酒倒一点了进去,对于每一个人都能一饮而尽的那种。
  我用下嘴唇紧贴着玻璃杯的杯壁,把手一抬,里面的液体一滴也不少地灌进了我的嘴。
  呜…
  怎么这么…
  我打开卧室的灯,来看清到底是什么酒。
  “9th Mars DCC修建纪念版…(2783年)”
  啊啊啊啊啊啊…
  一种暖意从四周包围了我的身体,有什么东西从我的眼里流了出来,将我的脸颊划过,只留下一股清凉。夜空中的星星变得混乱了。
  我找来一个板凳,放在阳台上,坐了下去。
  孤独瞬间涌上了心头。
  酒精的作用越来越大,暖和变成了燥热。
  我索性把外衣也脱去了,找来一件新的内衣穿上,希望这能给我带来一点慰藉。
  我倚着阳台的栏杆,向天空望去。
  黑的令我伤心。
  突然,我注意到天空中出现了一个银蓝色的月牙,像是天上的星星连接起来了,那么纯粹,那么美丽。
  我痴痴地望着它。
  渐渐地,它变得越来越亮,我下意识的用右手挡在了眼前,但还是想偷偷地瞄它几眼。但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那光越来越亮,我不得不背向它。
  我留意到,我卧室内的一切开始变得明了了。原本卧室的灯光在它的照耀下是如此的暗淡。床,浮脑,椅子,洒在地上的酒,我所有的衣物…。
  我能看到一切。
  空气变得越来越热,银蓝色的光渐渐地转变成了黄色,就像太阳一样。我只能紧闭双眼,来逃避它的攻击。
  太阳?
  莫非…
  我强忍着刺痛,睁开左眼,转过头去。
  天空中,一个巨大金黄色的圆球正不遗余力地燃烧着,上面有一个由四个爱心组成的幸运草图案,和大写的TEVENTON。
  那是天灯,泰文顿的天灯。
  不尽的金黄色光芒从天灯中绽放出来,毫无保留的散布在泰文顿的每一个角落。霓虹灯不再像记忆中的那么晃眼,天空中的星星也变得弱不禁风。眼睛逐渐适应了光明,泰文顿的一切终于展现在我的面前。
  但是,我却有点失落…
  是什么呢?
  楼下,人群从房屋里冲了出来,他们跳跃着,欢呼着,他们和朋友抱在一起,和邻居抱在一起,和不认识的人抱在一起,唱着跑了调的歌。人声越发鼎沸,而我却越发感到无力。我想要找个东西依靠一下,却重重的摔在了地板上。
  我…为什么这么伤心?
  我尽力把自己的上半身从还没来得及变热的地板上支撑起来,但我却哭了,撕心裂肺地哭了。我不得不用双手去拭去止不住的眼泪。于是,我又一次重重的摔在了地板上。肌肤与地面,摩擦出了鲜红。我想用手砸向地面,或者任何一个东西…
  但我却连手都抬不起来。
  “3030年3月30日,阴面23盏天灯准时于00时00分00秒亮起,照亮了整个阴面,为低沉的乐章按下了顿号。”一个男播音员说。
  “每一盏天灯,都有自己独特的风格,以此纪念往昔,纪念我们失去的,但也代表着我们仍拥有的。”另一个女播音员迎合着。
  “如卡班的七角星,象征第一艘宇宙船‘异星号’的诞生。”
  “门德里格的琴键,象征着古音乐文化的传承”
  “泰文顿的四叶草,象征在阴阳两面无数被拯救的生命。”
  生命?
  “奥马索克斯的错层三角,象征APOGEE的开创。”
  就是指我姐姐以外的一切是吧?
  “23盏天灯的亮起。让我们不禁想起,绝望之时,希望仍在。”
  淦。
  “感谢命运使我们仍能在一起。”
  “也感谢付睿等无畏的英雄们为我们带来光明的未来。
  “朋友们,亮灯节快乐。”
  Happy Light Day?
  放眼望去,楼下的人群早已沸腾。
  • 初中3年级 - 小说
  • 字数:6597 投稿日期:2020-5-24 23:49:15

  • 推荐3星:[出淤泥不染]2020-5-25 10:59:51

    >> 查看作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