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中作文:文学阅读指导


基儿

  《家乡的冬》参赛文……总觉得跑题了,不知道这样的叙述行不行。总之……开心就好。我是南方的啊啊啊!
  我和冬来到了这座繁华的南方城市,只因为我说想来南方,这样冬天就不那么冷。
  第一次见到冬的时候,我被叫出去走走。我很不情愿,外头都是冰天雪地的,都可以把人冻成冰棍。
  “再不出去,你先变成铁锈了。”
  今天雪停了。我踏在松软的雪上,走到了后屋,此时太阳正晒着,头上微微生起一丝温暖。
  我就这样看到了他。他穿着一件单薄的白衬衫,似乎与雪景融为一体。他站在那棵孤零零的老树旁,向我招手。
  他说话了。“你相信这雪是我下的吗?”一上来就是这么无头绪的一句话。
  我摇摇头,用我的那双有点起绒的雪地靴踢了踢脚下的积雪。“我不信。”
  他笑了,浅浅的,但眼中透露的笑容藏不住。“那你可要仔细看好了。”话刚落,那一片片厚厚的雪,从蔚蓝的天空中飘下来,落到我的身上,落到已经结冰的屋檐上。一片雪被少年接在手里。
  “诶!莺子!快回来,下雪了诶!”屋里传来外婆喊我的声音,我应了一声,对他说:“别下了,太冷了。”我讨厌极了白色,大概是因为雪我才讨厌白色的。
  我这样就回到屋中,将少年阻在门外。我知道他不冷。
  第二天,他还站在同一个位置,见到我,还是一贯的笑容。这让我产生了错觉,就像我们很早就认识一样。
  但没有,我们只见过一面。
  
  


  我来到书房,看到冬坐在靠窗的椅上,手中拿着翻开的书,从窗外吹来的暖风险得把书页吹乱。
  冬在走神。
  我看着地板上一点点渗出来的水,大步走上前去,把落地窗一把关了。关窗的声音一下子把冬的神拉回来。
  “怎么了?不是挺暖的吗?”他茫然地看着我,把书放在一边,手微微拉住衬衫的下摆,就像做错事的孩子。
  “回南天,要关窗。”这个词也是春告诉我的。她说,在冬天的时候如果一下子回暖要关好窗,不然房间都会湿漉漉的。
  “回南天?”冬的归宿在北方,他也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
  “也就是,在冬天里突然变暖了。”我放下书包,往其中塞书本。感觉到背后没声音了,我转过身,见冬抿着嘴不说话,手抓得更紧了。他望向窗外,有点愁容。
  “那你觉得暖吗?”他突然问我。我一愣,转头继续收拾,拉上拉链,背起沉重的书包。我说:“暖啊,南方的冬天都暖乎乎的。”
  “我上学了啊。”我在关门的时候,留了这句话,也没管他有没有听到。他最近变得有点奇怪。  
  时间足够,我在路上慢腾腾地走着。地上有不少落叶,我抬头向上看去,树,各形各色的树,不管是常青的还是落叶型,均是会被绿叶点缀着。墨绿,草绿,甚至还有新生的嫩绿。暖风一过,悉簌的叶声传来。
  我喜欢绿色,这个充满活力的颜色。
  但我脑海里一直盘旋着冬最初对我表演的那场雪。南方的冬天很暖,冬哪有本事会让这里下雪呢。
  一整天,我都有点心不在焉。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冬的原因,我老是走神。看着周围有穿短袖校服的同学,以及路过小卖部的时候从中啃着雪糕出来的低年级学生,我都有种奇怪的感觉。看着学校中种着的唯一一棵木棉,光秃秃的,就只剩一个树干,与其他叶开得正旺的树显得格格不入。但我觉得,这才是冬天。
  大概绿是不适合冬天的,只有白色是适合的。
  这里对冬极为不公平。春说这里的天气,会对冬造成身体上的影响。我看冬好好的,只是有些时候不喜欢说话,容易走神,都不知道在想什么。
  但冬天的天气是因他而变的,而我也不知道他的状况。
  剪纸课的时候,我学会了剪出一片雪花。我觉得冬会高兴的,因为他是那么喜欢雪。
  
  
  
  放学回家时,一打开门,一阵暖流涌向身体,这个家,简简单单的没有太多装饰的家,能打开的窗都被打开,满屋子的报纸占据了我的视线,一阵饭菜香味扑鼻而来。我踩着已经湿漉漉的报纸,看到冬窝在厨房里,把调味料倒入锅里。
  听到脚步声,冬回过头,咧嘴一笑,“很快就好了。”他挠了挠头,有点不好意思地说着:“只来得及做这个,也就凑合吧。”
  抽风机的隆隆声,和着从厨房小窗溜进来风的声音,扣人心弦。我望着他的背影,一成不变的衬衫,背后有汗水渗透。
  我走上前去,看着锅里的金色的面如何在蒸腾的气泡里翻滚,调味如何扩散。
  淡蓝色的火焰一点点被冬调小,最终还是停止跳动。他碰了碰锅耳,被烫了。还是无奈地拿出湿布垫着,移到饭桌上。
  我跟着他,看他用筷子夹起面放在我的碗里,盛好汤,端在我面前。“吃吧。”他说。
  我用冰冷的手捂在碗边,一点点回暖,而他在一旁不说话。
  我开始动筷子。我的确饿了,也管不着烫,胡乱吹几口就往嘴里塞。在口中弥漫的味道让我难忘。
  冬叫我小心烫,最后像是终于问出了心里话一样,“诶,好吃吗?”
  “好吃。”我闷闷地扒面,把汤底都给喝了。冬嘿嘿地笑了,就像傻大个一样。
  一碗面下肚,真的全身都暖乎了起来,连心都暖洋洋的。我放下筷子,对冬说:“我教你剪纸吧。”
  冬的确很高兴。他接过我从美术室拿多的白纸,看着我的步骤,每一步都研究了一下,才小心翼翼地翻折着纸,就像对待易碎的瓷器。我教他怎么画,怎么剪。他按着自己的心思画了一个,用笨拙的手法剪着。他很认真,先把外围用不着的先剪了,然后再慢慢修里头的细线。
  我书都看了十几页, 才听到他有点激动的声音。“诶诶,快看!”他小心地打开,向我展示着他的雪花。脸上的笑容看得我出神,冬有多久有发自真心的笑了?
  过了一阵,冬跑来问我美术室有没有绿色的这种纸,我说我不知道,有了帮你拿。他点点头,去做自己的事了。
  但这件事我都会忘记。每当回到家看着冬眼中一丝询问的神情时,我都抱歉说忘了。时间一久,他也不再问了。



  我生日的那天,正是周末,便和几个朋友出去玩,到了傍晚的时候才回来。冬天天黑得早,房间里没开灯,我不知道冬在干什么,直到他拿着点燃蜡烛的小蛋糕走出来的时候,我想开灯的手又垂了下来。
  “生日快乐!”
  微弱的烛光下,印着冬的笑容。我和他吃了蛋糕,到阳台去坐着。蛋糕从超市买回来,很多奶油,而且味道不怎么好,我硬是压下想干呕的念头,对冬说很好吃。
  天空中只有一颗亮着的星星寂寞地点缀着整个帷幕。冬问我的愿望是什么,我想了想,说着:
  “我希望能在南方看一场雪。”
  “你这家伙。”听见冬的轻笑,“在北方下了这么多场还不满足啊?”
  夜晚的城市是如此繁荣,点缀的灯火通明,就像一座不夜城。灯火就这样默默地被点亮着,等到黎明时的熄灭。
  感觉到冬冰凉的手附上来的时候,我转过头看着他。他没有看我,眼中都是寂寞的灯火。
  “莺,这大概是我和你过的最后一个冬天了。”他抓着我的手。我没有回答,只觉得他的手好冷,他也会觉得冷吗?
  我没有多想冬对我说的这句话,也没想冬是第一次叫我的名字。
  接下来几天,天气又变冷了,添了几件衣也阻挡不了那寒风。冬都一直窝在书房,不知道在干什么。
  “天啊!下雪了!”教室里不知道是谁说了一句。引起很大骚动的时候,我才转过头来望着窗外,惊奇地望着。
  那是什么?
  我冲出教室,现在已经有挺多人挤在走廊前,我冲向前去,看着什么白色透明的东西,一片一片飘下,我伸手去接,有一片触到我的手,就融化成水。
  听着旁边周围激烈的议论声,我猛然想起生日那天的愿望,以及冬的话。
  心就这么狠狠地被什么撞了一下。周围的人看到这种微不足道还算不上雪的东西激动时,我却想哭。
  这里的孩子没见过雪,而我却见过好多次,数都数不清。但这场雪,像羽毛一样轻,又是那么冷,寒入心底。
  放学时,我看到春的身影,心头那种不安越来越强烈。她看着我,和我并肩而行,我们都没有说话。路上一成不变的绿树刺痛我的眼,那微弱得一转即逝的雪还在下着。
  我越走越快,最后甚至跑了起来。几乎是摔门而入,一把打开了书房的门,没有人,只有一片剪纸因风而被吹落地面。
  泪水就这么划了下来,我几乎是用全身的力气,去挤出全部的眼泪。
  那片雪花型的剪纸,被谁用水粉涂成了绿色,变得干巴巴的,边缘出还起了脚。
  “冬!”这个名字让我撕心裂肺。
  
  
  
  
  春说,这个城市,要变成她接手了。也就是说,春天要来了。
  “冬还会再来吗?”我问。
  她沉默了。最后轻轻对我说:“一定会的。”
  我等。等到春夏秋都轮了个遍,我还在等。等我恍惚回过神时,才发现又到了十二月。
  冬没有回来。或者说,这个城市,没有冬,一年四季如春,绿叶从来没有掉过。这也就是冬刚来的时候对我说:“丫头,这里太暖和了……真是寂寞呢。”
  寂寞的是,一年如一日,从未改变过。
  我便在这扎了根,不走了。曾经想过这个城市什么时候回像当年一样下了一场小雪,但最终还是没有遇到过了。
  我把这座城,称做故乡。我希望那个故人,也能回来,对我说:
  “你相信我能变出雪吗?”
  我一直相信,你连绿色的雪都变得出来。我看着被我用像框装住的那个剪纸,微微一笑。
  窗外的寒风抽得树叶沙沙作响,天气,又开始冷了呢。
 
 
位置:发表区 年级:高中2 关键字:冬
作文id:858652 来源:原创 字数:3363 投稿日期:2017-2-12 11:42:00 点击:
  BOSSA 点评

推荐3星:[BOSSA]2017-2-12 15:49:06
 网友打分:(综合分:)
 欢迎你投下宝贵一票(不能更改,入门级不能打分,选择收藏将进入我的珍藏)。
+2收藏 精品
+1还行 发表
-1真糟 退稿
   发表评论 
 同题作文:  搜索更多:“冬”
  • 繁冬( 1265字初一 皎歼)
  • 冬日·横街·海棠糕( 745字小六 滢心)
  • 逃离冬雪( 3587字高一 文里文外)
  • 冬的寂静( 595字小六 ANDONGY)
  • 北方无寒冬( 1201字初一 悠悠茉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