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作文:文学阅读指导

交地


花落花开花满天 负重的生命

  中长篇社会纪实小说连载。[放在未公开区很长时间,以后有时间再连载。]
            交地  
  六月的阳光毒得很,杵在地头一会儿,李克的头皮就开始发麻,小脑一阵眩晕,像是中暑似的,摇摇晃晃回到瓦房里。瓦房面南,正对着自家的几亩水稻地。小李庄现在空旷得很,只有几台推土机在摇摇晃晃冒着黑烟。四处的邻里早已被动员搬迁了,似乎只有李克这个“钉子户”一直不愿搬迁。自从县里为了发展经济、摆脱贫困县的高帽而决定在小李庄原址上建立县经济开发区以来,动员的人一波接着一波儿。村委的工作员先来,无果后村主任李万江腆着大肚子醉醺醺地来过一次,又是没能达成一致。之后是县里负责的拆迁办派过工作员,一直到最近来人当面恐吓。  
  其实李克也不是偏想当这个“钉子户”,只是本来小李庄村民就不多,大多数又都是村主任的亲戚,家里都挺殷实,唯独他李克一家是外来户,本身就穷,村里的补助也不像别人那么丰厚,时不时还要受气。一家五口就挤在两间小房子里,门前的地都是瞅着别人荒废了、偷偷种的,就这样还是被糟蹋了。按照这所谓的政策,每平米才五百多块,需要自己补上将近六万块钱才能买上所谓的安置房,像李克这样没钱的,要么借钱或贷款补上自己负担的那部分,要么放弃安置房名额,领取旧房拆迁补偿金---也就是那每平米五百多块。  
  李克一家在小县城无路可奔,拆了现在住的房子就意味着一家五口露宿街头。没办法,多少次和村委商量,能不能补贴些钱,挺着大肚子像孕妇样的村主任李万江总是声色俱厉地说集体资产不能随便瓜分给个人。这话李克听不懂,最后就是李克和李万江的关系彻底僵了。前不久李万江就派来几个肥头大耳、满身横肉的社会青年,拿着砍刀冲到李克家门前,幸亏李克儿子机灵,老远看见来人就赶紧关上门报了警,这件事最终还是不了了之。  
  小李庄就在县城东北角,本来就是一大片果园和荒芜的农田,种葡萄的居多,中间散落着几十户人家。如今推土机越来越近,李万江也已经派人告诉李克家,再不搬走,就直接上房揭瓦。明天就是最后期限了,这家人坐卧不宁。  
  不过也真是绝处逢生,他们一家急的没头没脑之时,平时就泼辣惯了的孩子他妈说的一句话提醒了李克的儿子李焕生。她说:“这年头有人好办事儿。谁叫咱们家没依没着呢。”李焕生突然喊了一句:“爸,你的老战友不就在市里人民医院当副院长吗,正好可以请他帮忙嘞。”李克这么仔细一琢磨,觉得真是只有这一种法子了。  
  原来李克当年在部队里就是个老蔫,软得很,还是新兵蛋子时就经常被人欺负,后来成了老兵,依旧八竿子打不出一个屁。平时喝谁也谈不上几句话,唯独和王静武处得相当好,有事没事俩人就凑在一块说话。其实也没什么好谈的,只是投缘得很。后来再有人和李克过不去,王静武就会出马摆平。  
  王静武为人大气,而且处事也比较圆滑,后来就当了班长,接着又升了排长、营长、副连长。王静武干的是军医,年龄一到,感觉升职无望就立刻转业回了地方的卫生局。干了几年觉得没什么起色,又费了些周折调到市里的人民医院当了副院长。而李克就老实巴交地干了几十年副班长,一直到退伍。  
    其实李克本来也不知道自己老战友的工作情况,只是有一次偶然听到当年同样是在一个连队当兵的老乡提起王静武现在在市里的卫生局当个科长,所以就把自己和王静武关系还不错的事儿告诉了老婆。他老婆就时常拿这事儿和周围人说,自己家和市里的领导怎么怎么的好。实际这几十年来,李克一家还从来没和王静武有什么直接的接触。不过现在情况紧急,一家人商讨了半上午,李克就决定去市里找当年的老战友王静武。  
  正说着,李焕生的大姨,也就是李克老婆的大姐来了。原来昨晚李克老婆就考虑万一家里人手不够,叫上她姐这个能骂的,至少壮一壮声威,有点气势。孩子他大姨却是个有主见、见过大场面的女人,比他妈还泼,曾经就指着她们村长的鼻子骂了一上午,围着的人连个声都不敢吭。他大姨又提醒李克,带点钱去,不然很难办成事。无奈自家现在只有六千多块钱,李克就一狠心用报纸里三层外三层包了五千块钱,用绳子捆在裤腰上,又用麻袋背了一袋子刚收的小麦磨的面粉,坐火车来到L市。  
  李克一下车就懵了,火车站旁密密麻麻人挨着人,一眼都望不到边。有穿着皱巴巴的衬衣、头发乱糟糟、身上发出异味、肩上扛着蛇皮袋向前拱的打工的,谁都不想管,只顾往前去,生怕误了时候。也有皱着眉头、半张着嘴巴一个劲儿地向车厢里张望的人,等的是谁就不得而知了。还有的就是像李克这样一无所知、不敢乱走、唯唯诺诺的乡下人。到站里面,更是乱得一团糟,卖水的、卖水果的、卖报纸的、拎行李的、等火车的、送人的、检票的、黄牛党、维持秩序的、小偷,乱成一锅粥,又吵又闹,嘈杂得很。  
  李克初来他眼中的大城市,不禁产生畏惧、羡慕之情,但回过神来,也没忘记自己来的使命,慌忙向周围人打听卫生局的位置。被问的卖水果的大姨白了他一眼,甩了下烫的发红的像狗毛一样的鬈发,冷笑着回答不知道。李克噔地一时就被憋住了,卡在水果摊前,那位大姨看到李克不是来买水果的,又冷冷地对李克说道:“你站我摊前干什么,挡着我做生意啊。”说着,恶狠狠地指了李克一下。李克一个乡下人,不敢多说,就随着人流到出站口附近,立在栏杆前张望。  
  这时,一个四五十岁的中年男子走了过来,主动找李克搭讪:“大爷,你这是想去哪啊?”李克也没多想,就告诉他想去市卫生局。那一脸横肉的男子登时来劲了,“那我可以带您去啊,到市卫生局还有一大段路呢,不坐车可远着呢,太阳下山都到不了。”李克想想,自己人生地不熟也没别的办法,就问他多少钱。那个男子倒也精明,“大爷您先上车,我看您是急忙想去寻人的吧,还是先把您急着要办的事办好吧,车费好说,都有计程器的。”李克听他说话倒也在理,也就没多想,转身就上了出租车。  
  中年男子拉着李克从中午一直到傍晚,从火车站出发,围着市中心接连绕了3圈,最后从后视镜看到李克明显地产生怀疑了,这才缓缓地把他拉到卫生局,此时暮色降临,早已下班。这个中年人打的算盘也很精,估计太晚了李克找不到人,就要想办法找地方住宿,这样他又可以介绍再赚一笔。谁曾想,李克一听保卫科的人说卫生局“下班了,明天再来吧”,非但没想找个地方住宿,反而向值班员打听副局长的电话。一旁的中年男子等不及了,冷不防插了句话,“我说大爷,您的车费还没付呢。”李克就问他多少,他装模作样地看了看计程器,回来告诉李克134块钱。实际上计程器上的数字更大,都200多了,这个中年男子怕保卫科的人多管闲事,没敢要价太高。  
  其实他的担心纯属多余,因为值班员只是回了句“不知道”就回屋里上网聊天了,完全没有回头看李克一眼,更别说对他提出的价格有异议了。  
  李克吓了一跳,就打个的,一下子就折掉他们全家半个月的花销。他攥了攥缠在裤腰上的五千块钱,嗫嚅道:“哪能要那么多钱呀……”不料中年男子横肉一甩,登时两眼圆睁,怒气冲天:“怎么不到这些钱了,我们都是有政府发的计时器,这也不是我随便说的。  
  李克看他蛮横一脸的样子,也有些害怕,又纠缠了一段时间,掏了一张钞票给中年男子,说什么也不愿再给了。中年男子也没再多啰嗦,当然估计也有他赚的,就开车离开了市卫生局。  
  李克这边不知道王静武住处,自己身上也没多带钱,就沿着卫生局的墙根走了一圈,在街角旮旯里寻了个落处,蜷进去,手把手护着钱挨了一夜。  
  第二天一早,太阳还没起来,李克就爬起来等在卫生局大门口。凌晨五点半值班室交接班,里头玩了一夜的值班员走出来,揉揉眼,向大铁门外走来。李克拍拍身上的灰,小心地凑上前去,不太干净的脸上皱巴巴的不自然地说:“这位小哥,王院长什么时候上班?”  
    [未完]  
    
    
  
 
 
位置:发表区   年级:大学1 关键字交地
作文id:742660 来源:原创 字数:2997 投稿日期:2013-8-14 23:16:00 点击:
  寒风羽翼 点评

推荐3星:[寒风羽翼]2013-8-20 8:31:24
 网友打分:(综合分:)
 欢迎你投下宝贵一票(不能更改,入门级不能打分,选择收藏将进入我的珍藏)。
+2收藏 精品
+1还行 发表
-1真糟 退稿
   发表评论 
搜索更多作文:“交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