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川赜赜日记本 作文本]2021年8月3日 星期二
今天费了好大力气才成功听到了薛岳的最后一场演唱会的专辑,但因为时间,我只听了两首。开那场演唱会时他已经得了癌症,演唱会开始之前他还吸了氧,身体状态这么不好的他却仍用十足的热情活力在演唱会上唱着歌,稳如cd。他唱的歌有好几首是他最后一张录音室专辑里的歌曲,甚至连序曲都用上了。他最后一张录音室专辑叫《生老病死》,生老病死,生老病死。序曲给人一种纯净,参透人生的感受;昨天的孩子是一首曲调略略轻快的情歌,血腥玛丽同是情歌,曲调俏皮欢快;灼热的生命并不有激烈的曲调,旋律悠扬,歌词充满了热情,勇气,给人一种积极向上,不畏艰险的感受。薛岳就是这样的,即使是人生快走到尽头,也要燃烧自己的生命。薛岳的最后一张录音室专辑和他的最后一张演唱会专辑真的是给人一种对生命对无限感慨与深刻思考,同时也激励着我们,让我们对当下,对未来充满勇气。
[发自手机]

(2021-8-3 1:51:27)
 一一 [叶欣灵日记本 作文本]2021年8月2日 星期一
我家邻居那些老人们不知什么时候迷上了跳舞《其实是广场舞啦》,跳了一个多小时还不歇歇《无奈》。

(2021-8-2 20:21:05)
 网游之恋恋有桂第五十八章 [中国蓝水日记本 作文本]2021年8月2日 星期一
那男人有些摸不着头脑,怔怔地看了我们一圈,“这是什么意思?”我忙上前道,“大伯,你就是米卡寨的村长吧,幸会!”他显然没反应过来,盯着我,“你是。。”“我是尼尔区的长官,带队来寨子做些调查工作,希望您多帮忙啊!”他还是一脸疑惑,“你个女孩子,年纪轻轻就做了长官?真了不得呀。”“我都是两个孩子的妈了,不是什么女孩子了。”我笑着摆摆手,“走吧,走吧。”踏着崎岖的山路进了寨门,迎面就是一群着民族服饰的男,男,男。。男人们。“女孩子们都哪里去了?”我问那村长道。“这,我们这的女孩子可没有抛头露面的习俗,都是乖乖呆在家里的,所以,我见长官倒觉得稀奇着嘞,您的两个孩子倒不需要照管么?”我一时语塞,“我丈夫会照管的,也不必总呆在家里啊。”他摇摇头,“可怜的孩子啊。”正说着,突然听到一个声音远远地,“长官——长官——请您过来——”只见村长一拍桌子,十分霸气,“反了她的!长官面前,没有一点礼貌!”“怎么回事?”我忙问道。“没事,您不用管她,不过是一介村妇,识了两个字便不知天高地厚,只知道撺掇村里的小女孩子们念书考大学去,真不知哪来的胆气,长官来了还敢瞎嚷嚷!”“此言差矣,我们大学很欢迎你们的学生的,巴巴地望着你们多学些知识建设好家乡,怎么就不叫念书呢?”“建设啥嘛,那些小女孩儿们肩不能背手不能扛的,只是出去叫人拐了骗了,再看不起咱们本地的老实孩子罢了!这个倒霉婆娘就是这样的,五六十了不找对象,就知道干这些虚头八脑的事情,依我看,真不如下崽实在啊!”我无语凝噎,默默地向声音的源头走去,神话替我拦下村长老头的阻拦,我径直走向一家茅草房子去,那门口正聚着三五个小伙子吵嚷着栓门,“别说话!好死不死的!”“吃饱了撑的,不下蛋的母鸡!”我听着这话,十分难过。一群不求向上的渣子,误了多少女孩子们的青春啊。我只知道仗着命运的青睐,做妃子当将军,却不知人间丑陋,稚子无情啊!“这阿姨叫什么名字?”我问村长道。他没好气的说,“您问她做什么,她这天天的。。”“告诉我!”我严肃地看着他。他瘪着嘴,叭叭地,“您是皇帝老子派的官儿,我管不得,我们村的婆娘,我还管的,劝长官不要多管闲事。”“你还当不当村长了?”我冷冷地问他。

(2021-8-2 19:40:40)
  [竹川赜赜日记本 作文本] 2021年8月1日 星期日
    无权阅读

  [竹川赜赜日记本 作文本]2021年7月30日 星期五
现在喜欢张信哲没有以前那样狂热了,所以有一段时间没有听他的歌了。
今天随手点了张信哲一首歌,依依不舍。那熟悉的,明亮的,柔情似水的声音,又完完整整地重现在我的脑海。带给我的那种感受简直让我不知该怎么形容。
真的,就像书里说的那样,有张信哲的歌声,人间便是天堂。

分割线~~~
张信哲的第二张粤语专辑《思念》是他所发行的所有粤语专辑中相当有特色的一张,整张专辑里里外外都很文艺,十一首歌仿佛十一个“文艺故事”,值得一听
阿哲第一张粤语专辑《深情》和他的《宽容》风格差不多,港乐味儿我觉得还算浓的。有些歌猛地一听不好听,多听几次就会觉得很有味道,余韵绵长。
啰嗦一下:
《深情》据说是商业味很重的一张专辑,是因为其中有三首歌是《宽容》专辑里三首主打的粤语版,但好像只有一首《最伤心是谁》(国语《忘情忘爱》)做了《深情》的主打?而且《不要对他说》的粤语版《不必多说话》与国语原版相比也是较为逊色。
这张专辑和阿哲另三张粤语专辑相比,是最有港乐味儿的一张。专辑中的《今夜唱什么歌》《他有什么好》《我应该走》《仍然心痛》《风》都是港乐风格
其中的一首歌《风》,这首歌的原版并非粤语,而是国语;原唱并非张信哲,而是解晓东。这是晓东叔的专辑《风·很想离开我吗》里的a面主打,也是晓东叔这张专里面为数不多的原创歌曲。这首歌质量很高,前奏简直编得太精致了,听起来又神秘又浪漫。晓东叔在93年的中秋晚会上唱过这首歌。这首歌的mv也是很富有美感,深蓝色的透着光亮的背景,地上被风吹起的红玫瑰花瓣(也好像是红芍药花瓣),女主闭上眼,慢慢抬起头,长发在风中吹起;晓东叔身着枣红色西服,白皙的手握住另只手的手腕,举了起来,闭着眼,发丝被风吹起,仿佛沉睡在风中;还有代表秋色的黄色花色背景,同样花色的被单在风中飘摇,还有深蓝中透着斑驳深红的被单,给人以一种很神秘的感觉(你确定这俩被单不是同一张被单吗)其余背景还有烟雾,薄纱般的窗帘,真就很美。

[发自手机]

(2021-7-30 13:22:08)
  [竹川赜赜日记本 作文本]2021年7月29日 星期四
最近在考虑自己适合怎样的风格。我是有点胖的那种,据某位同学说我是御姐脸萝莉音(其实真声不是萝莉音,说话习惯导致的吧,改不过来了)但我打扮得可爱一点或装熟一点好像也还蛮正常?(只要不扎双马尾)
从网上买的送给同学的三支唇膏膏体坏了两个,只好再买了。临睡前试了试那两支唇膏,都是一个型号,特别好用
[发自手机]

(2021-7-29 3:13:43)
  [余晖烁烁日记本 作文本]2021年7月27日 星期二
感觉自己越来越不会写诗了

(2021-7-27 21:38:37)
 老家~ [YJXYKX日记本 作文本]2021年7月27日 星期二
    无权阅读

  [竹川赜赜日记本 作文本]2021年7月27日 星期二
从拼多多上买了一个深蓝色的珠光爱心发卡,应该是很显白的颜色,但这个也许更适合长发吧……最起码我现在都没有想好我应该用怎样的发型去迎接它……
我又剪了一个新刘海,是齐齐的,散头发有点傻傻的,扎起来就比较可爱(其实我扎不起来辫子……)我目前一直都是散头发,所以我就把这个齐刘海搞成中分了。好看!
今天把手机重置了一下,近两年的消息记录都没了。为了备份图片和音乐,自己写的小随笔,还有几位同学的消息记录,我用了整整一天……累死……
定语从句好难……
蕾蒂金润唇膏用完了,虽然贵,但颜色确实好。
今天我又熬夜是因为阿瞒又找我聊心事,她和嘟嘟有点误会,似乎又交友不慎,她和嘟嘟的事情因为这位同学,所以又被好多同学知道了。
我觉得她最好是和嘟嘟解释一下。
[发自手机]

(2021-7-27 1:46:08)
 太白山 [YJXYKX日记本 作文本]2021年7月23日 星期五
    无权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