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恋恋有桂第三十一章 [中国蓝水日记本 作文本]2020年5月31日 星期日
“要有光——”我看了又看,今天的标题是什么意思呢。“摩尔大学,光影设计师峰会。”盖上报纸,盖上琐事,我忙叫上阿哀,准备过一个愉快的周末。阿哀虽犹豫半晌,还是答应了。今天的灯光秀十分精彩,普通的青砖瓦房加上这些精心设计,花花绿绿的灯饰,倒显得很高端了。“阿哀,现在学校的设计院也很棒啊。”我笑道。“那,那是自然。”阿哀道,“长官您鼎力支持,批了不少钱下来,我们也不敢做不好工作啊。”“不必客气,也是我应该做的。”经过一个喷泉,上面刻印着——陛下的小像?光影很逼真,即使是打在水上,我也一眼就看了出来。我狐疑地转了两圈,水很清冽,喷泉壁上写着,落花流水总关情。“还有这样子改的?”阿哀忙道,“这也切题。”我点点头,“是挺切题的,我都能想象到陛下现在狼狈的样儿了。”“没有,没有这个意思。”“有没有,写这个字的人最明白。”阿哀陪笑着,吭都不敢吭。“行了,我也不想难为你,只是这儿的学生,心怀不满情绪的不在少数,我也难办的很。压呢,是压不住了,只能是多想些法儿,改善改善经济,才能显得陛下仁厚。”“是。”阿哀点附和道。“当个什么长官,看着威风,其实难得很。”我叹道,“我一个学化工出身的,这两年,又学了语言,又学了经济,跟他们那些大咖切磋,我也越来越感到精力不济了。也不知是学习的能力下降了呢,还是这些杂拌儿太复杂了。”“您是学界的精英,怎么会呢。”“是啊,精英,有时候我都感觉快背不动这个名号了。尤其是,我跟陛下那些关系,有了那两个孩子,我的心思也被分散了不少。我有时候呀,甚至觉得这种糟糕的感觉,就是,无法集中注意力的感觉,已经超过了婚姻给我的愉悦。”阿哀不语,我也难言。“你的好处就在于,从来不争不抢,给我最大的空间,最大的自由,却也从不缺乏温暖。”我说道,“你的妻,杏子,就受了你的福泽,我可真是羡慕她。”结束一天的游玩,躺在床上,左思右想,还是忍不住给安盎打了个电话,问问陛下的身体。安盎的声音很憔悴,“他的病,现在不好也不坏。”

(2020-5-31 10:54:31)
 网游之恋恋有桂第三十章 [中国蓝水日记本 作文本]2020年5月30日 星期六
“曾经拥有,何必费力追寻......”我定住目光,看着这份文件上的小字。阿哀的话简短又有力,我不知道他在表达什么(误),但心里还是有些难过。我曾经拥有,我曾经拥有过一些宝贵的东西,比如友谊,比如进取,勇敢无畏,现在都去哪儿了呢。而且,我也谈不上费力追寻,充其量是费力遮盖,遮盖我的缺憾罢了。翻过一页又一页的文字,做着头晕脑涨的工作,一天,又一天,就这样梦梦幻幻的过去了。“在成为光源前,我愿低下头,默默耕耘,可到了真正发光发热那一天,我还是踌躇,自己是否有能力做一个优秀的太阳,从不偏袒什么人,也不怠慢什么人。”阿哀汇报的第2页,总是偷偷藏着一句话,像是一封情书,给我带来别样的感动。我是幸运的,只是凭借纯洁干净的品质,就得到了飞速升迁的机会,我自己都没想过,我是否有这样的能力呢。也许有,也许,某些地方也有欠缺。我知道,我也偏袒和怠慢的事情做的不少,亏心事,数也数不清了。有时候,我甚至幻想着,能否回到过去,还做一个兢兢业业的店主,能否,撇掉与陛下的一段缘。几天无事,只是辛辛苦苦的工作,我想了又想,还是把阿哀叫来了。“长官,您喊我?”“嗯,最近文采斐然啊。”“这是,属下的一点小意思,只盼给长官解忧。""你呀,扎我的心还差不多。”我叹口气。“行了,我也不怪你,想写就继续写吧,趁着我还没有麻痹,多刺激刺激我。还有呢,我想你这两天写封信,跟乐仁总督交流交流情况,看看他有什么指示,工作进展顺利不顺利。“好。”阿哀点头,正要出去,我又叫住他,“等一下,阿哀。梦萍在保育所,一切可都好?”“托长官的福,一切都好。饭菜也合意,老师素质也高,我们夫妻俩都感您的恩德呢。”“希望如此,”我笑道,“这样的话,多给你们学校的职工宣传宣传,灵灵也急着回本呢。”“自然,我在做了,长官不必忧心。”阿哀退出去,我嚼了几口零食,继续做我的事。一通签字盖章,研究报告下来,我心里不由得,有点怀念过去从商开店的 日子,虽然也辛苦,但终究是有盼头的呀。

(2020-5-30 13:03:14)
 表达时间流逝 [ALEXEA日记本 作文本]2020年5月30日 星期六

孔融:岁月不居,时节如流
孔子: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
小丁:时间依然如流水

(2020-5-30 11:23:30)
 联想拯救者 [WANGQI789日记本 作文本]2020年5月29日 星期五
    无权阅读

 网游之恋恋有桂第二十九章 [中国蓝水日记本 作文本]2020年5月29日 星期五
“怎么了?”我问道。灵灵叹了口气,“倒也没什么大事,只是最近生意不大好做。从你入宫到你出去打仗,我忙着照顾你,都没空好好打理店铺。到今天,还没缓过劲儿来。不过,也是最近经济形势不好的缘故,生意不好做。”“这样,灵灵,我最近有个好的项目,不知道你愿意投资吗?”跟她不啦不啦说了一堆,灵灵才勉强答应下来,“行吧,我试着做做,挣不挣得到钱,也得给你两分薄面。”请灵灵过来,忙了五六天,新店终于开张了。杏子早早地就把孩子送了过来,我也忙上前打招呼,“杏子,是我。”“长官,您好。”杏子一脸惊喜,“我常听阿哀说起您,您是个勇敢的大将军,出色的长官,还是陛下心爱的香妃,谁能有您成功呀?”“过奖了。”我笑道,“除了为陛下拼过命,政事上有些心得,别的也没什么。”“还有您的两个皇子呢!”杏子笑道,“您真有福气。”告别杏子,回到办公室,只觉得文思枯竭,啊,不对,心情烦躁。事情倒是做了很多,但是离开陛下的身边,我还是有些不安的。尤其是看到杏子的女儿,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我就不禁感到自己的孩子没什么可爱的了。思齐那孩子,眼睛豆大一点,也不像安盎,也不像我,长得着实一般,要不是他粘人,陛下又爱孩子,怎么会有那些宠爱。至于飞儿,虽然外貌不错,长着跟他爹一般的英俊脸孔,但实在是个闷葫芦,除了会背几首诗,也没见几个才能。这些所谓的皇子,不过是日后jexica的绊脚石罢了,我有时候,真担心他们的命运。如果是两个女儿,该多好啊,我呆在宫里就能享受到家庭的快乐,而不必出来受苦受累。说实话,我出来为政也是有些私心,毕竟,我多为陛下做些事情,日后我的孩子获罪时,我也有个讨饶的说辞。正胡思乱想着,安盎突然打来电话,“姐,陛下他病了,头痛的厉害,想,想让你回来一阵。”“啊,我......”我咬咬牙,“没什么大碍吧?”“也没什么,只是陛下,他啊,他想见你。”“不去,我忙着呢。”也不暇多解释,我就狠心挂断了电话。我知道,我这时候还不能回去,我也有许多紧要的事情要做啊。

(2020-5-29 12:36:18)
 无/2 [淮皈日记本 作文本]2020年5月28日 星期四

世间折远,兜兜转转,我们不过是跨越千山万水来与绝望相见。彼时我们的眼中是美好的憧憬,心尖尖上缀满了亮晶晶的碎钻般的希冀——我们也曾以为彼此便是此生的依偎。可是终归还是年轻。这份爱全都托付予对方,发梢至血液,爱得用力。直到最后逐渐感到窒息,再无法汲取哪怕一毫一厘的爱意与怜惜。楚颜,该放手了。像乌江边的霸王,大势已去,死守已然再无意义。我们一度太爱彼此,以致提前把爱透支,而今情至义尽,我们之间只剩洁白而空洞的幻灭。楚颜,后会无期。此后一年四季无悲无喜,余生日升月落都不再明媚我心。就这样吧,好吗,楚颜。

我不再听他那端混在人声嘈杂里的申辩和使劲抑制的啜泣,果断地将手机抛进背包里。没有挂断这通电话,是我最后一丝温存与慈悯。我出奇地平静,心下平平整整地,没有任何预想的失落、失望或是其他。远处几只鸽子迅疾地扑棱翅膀飞向天际,我明白我已经将自己从他的生命里剥离,曾经相连的地方此刻正淌着血。我眼睛一润,滴下一颗很大的泪珠来,我连忙用手拭去,就再没有泪水了。楚颜,你不会知道我曾在你身上有过多大的梦想。大抵本不相适,偏偏勉强至今,于你于我都无益吧。楚颜。

我想了想,又拉开背包的拉链,手机静静躺在包的底部,信号灯一闪一闪的,通话还在继续。我迟疑了一小会,把手机放至耳畔,他还在叨叨絮絮,话里话外都是自责与忏悔。

阿淮,你回来吧,没有你我活不下去的。

你那么爱我,怎么会离开我呢。你骗我的,对吧,阿淮。

我没答话,却扬起嘴角,无声地笑了。背叛如同蛛网般的裂纹爬满了我和他的过往。昔时我也如此诚恳哀求,苦苦挽回,可于事无补。楚颜,你风光无限自以为大局在握,你以为我委曲求全便再无离开你的可能,你错了,楚颜。越是忍气吞声越是没有退路,越是懦弱怯然越是容易觉醒一支顶天傲骨。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饶是如今我非全身而退,但伤不致死。

终归是你输了呀,楚颜。
[发自手机]

(2020-5-29 12:02:49)
 网游之恋恋有桂第二十八章 [中国蓝水日记本 作文本]2020年5月28日 星期四
我摇了摇头,想了半晌,吩咐身边的小拉姆达拉去后院采一两朵花来,我自己掏出张信纸写道,“尊敬的陛下:来信收悉。您的心情,臣妾明白了,但您是一国之君,万望多加保重。以您的天赋,专注于科学研究,定能有所成,望一切顺利,臣妾桂风遥拜。贴上两朵花,包进信封里,在上班路上塞进邮筒。过的真厌倦啊,有时候我都在想,我也成为了我讨厌的样子,追名逐利之后,也有德不配位之嫌。今天事务不多,在办公室里伸了个懒腰,偷偷溜到了大剧院里,看看今天有什么演出。台上是一群小娃娃,在跳街舞,蹦来蹦去,活力四射的样子。舞台上的灯光,背后的屏幕打的花里胡哨,我眼睛都有些发晕。紫的紫,绿的绿,蓝的蓝。仔细一看,那些稚嫩的男孩儿脸上,化着浓浓的舞台妆,竟有点趣味。黑粗的眼线,大红的嘴唇,哈。走出剧院,天气正晴,我的思绪不知怎得,飘飞到了工具房的大怪物身上,飘飞到那些纸包,那些记忆上。真的好遥远,好遥远。那时,我只有阿哀一人,没有与陛下的深情厚谊,也没有与安盎的纠结不清。是啊,是什么改变了我。大概,就是我追名逐利之心吧,是它,把我带上了事业的巅峰,也把我卷进了情爱的漩涡。慢慢走回办公室,阿哀又来了。“坐吧,什么事。”我今天倒是有些和蔼。“为了我的孩子。”阿哀挠挠头,笑道。“是这样的,我老婆她也有工作,歇了一年多,都快被解雇了,我实在是不忍心。我寻思着,能不能让长官牵头,找哪个有能力的商人成立价格合理的婴幼保育会,这样我们父母也能腾出工作的时间。”“是个好主意。”我点点头,“如今有能力做的,也就是灵灵了。你别急,我跟灵灵联系具体事宜,要是可行,一周之内,定能让杏子正常上班。”“那可真是,感长官的恩德了!”阿哀连连称谢。“不必,不必。”我笑道,“我也愁呢,最近没什么大项目,这下有的忙了。”阿哀出去了,我就给灵灵打了个电话,“灵灵, 是我,桂风。”“哟,是您啊,长官,稀客,稀客!”“你在做什么呢?”“我呀,当然是在打理我那些半死不活的商铺了。"灵灵道。

(2020-5-28 9:54:08)
  [竹川赜赜日记本 作文本]2020年5月28日 星期四
张信哲是在与索尼合作后才开始走的下坡路。
但我觉得在台湾销量不好但在大陆销量高的阿哲第一张按照自己想法去制作的《直觉》就很好。a面主打《信》,《我相信 I believe》,b面主打《直觉》,《绝不再失去你》《两个小孩子》等等都很好。尤其《信》,歌词歌词写的很实在,很纯粹,充满了对人生的希望:“心情非常透明 可以想事情 我喜欢现在的自己 那些流言蜚语 我已不介意 他们有他们的原因 我期待 随时都有做个新人的勇气 我明白 明天的太阳 均照在每个人身上……”不谈情说爱,谈人生哲理,颠覆了他以往的风格。
《回来》也很好,风格就是《爱如潮水》之后的悲情歌曲,说白了就是老风格。但我个人认为制作也很精良。比如:《回来》,《惩罚》,《不做你的爱人》,《求爱》……还有别的想不起来了,都很棒。听说是日本的风格,我也不了解,好听就好。歌词也很好,比如《回来》“我们再也回不去了 对不对 就算曾经几乎拥有幸福的完美(好像是) 你的心 回不去了 对不对……”《惩罚》:“……青丝缠绕牵挂 无法自拔 剪不断 又心乱如麻……”
但之后的国语歌……说实话我也不很喜欢。但还有几首不错的,比如撩拨,信仰,惹尘(粤语),白月光,爱就一个字……但也就惹尘比较偏百代时期的风格了。《到处留情》粤语专辑也差点
[发自手机]

(2020-5-28 0:24:42)
 网游之恋恋有桂第二十七章 [中国蓝水日记本 作文本]2020年5月27日 星期三
合眼而睡,转眼又是新的一天。早上被一个肉乎乎的东西蹭醒,扭头一看,竟是达拉,陛下近日才送来给三皇子玩的拉姆。它十分好动,我也很喜欢它,这定是陛下送来的吧。我摸摸它的头,心里无限感慨。我,既是这天下的主人,也是他的臣妾,此间关系,如何平衡。也许......我脑子里冒出离婚二字来。我是为了扳倒么么,才来到陛下身边,么么身死,我是因为感情,才停留在陛下身边。感情,这样虚无缥缈的词!它应该没有天下那么重要,可却实实在在地攫取着我的精力。到了办公室,有条不紊地做起今天的事情,将近中午,手下送来了一封信。我拆开一看,淡灰色的信纸,是陛下的。“桂风,想必已经到了吧。小fade房里的拉姆,我给你送去了,希望能给你解些寂寞。fade现在会走路啦,天天粘着我,多亏了你们,我感觉我是天下最幸福的父亲了。还有elen公主,我心里真不知道多欢喜啊。jexica,也是个聪慧的孩子,只是太桀骜了些。分别两日,我心里想了你好多好多遍。安盎来了两三次,跟我说事儿,我也支应不过来,只能是嗯嗯啊啊答应着他。他跟我说要去你那儿考察,我觉得不妥当,跟他说了半天也争不过,真是讨厌。我心里知道,与其说我是皇帝,不如说他是,我跟他,意见不冲突也就罢了,但凡有点不和,我必须得听他的,不然他就一顿威胁我,言语上说什么国之不国都是轻的,再严重点,就要纠结一群同党,在门外喊着昏君当道,无颜面世之类的话,最严重的一次,是我要升思凡的位置,他们坚决不肯,安盎直接把军队都开到宫殿前了,你说,我还能怎么办?这些事,你有的见过,有的也没见过。但是你在我身边,我起码能感到安心些,安盎为难我的时候,你还能替我反驳几句。如今你过去了,这一年半载,我都要苦闷着过了。我知道,你办事利落,出任在外,利国利民,只是倒霉了我。桂风,祝你一切安好,保重身体。”读到这里,我放下信纸,只觉得心中难过。我割舍不下与陛下的一段情,可也割舍不下造福天下的情怀。也许,一切的错都在我吧,我不该,不该叫克劳这种目光短浅又愚蠢的人做君主的。

(2020-5-27 10:37:55)
 网游之恋恋有桂第二十六章 [中国蓝水日记本 作文本]2020年5月26日 星期二
“也好。”我点点头,“这些学生里,可有要求结婚换房子的?”“也有一些。”阿哀说,“我正为难,不知怎么办好。按道理说,大学生结婚也没问题,可是真要给他们换房子吧,肯定有那些取巧的学生假做结婚,换一套好房子,这风气可不好,学校也撑不住那么大开支。可要是不给吧,那学生们对我的房子也是不满意,说我搞特权呢。”“是不好办。”我点点头,“不过也有法子。你叫那些想结婚的大学生,趁着暑假一起去农村做帮工,你也去,考核合格了就给分配新房。我这边正准备做项目,省下来的劳务费,给你补贴点,这样盖房的开支也有一些。”“这样可好!”阿哀笑道,“长官英明,当初八包长官在的时候,我也跟他提过,他理都不理我,只是说,结什么婚,小孩子胡闹,可把我烦的!”“他呀,做不惯这儿的事,你也别怨他,”我笑道,“他呀,最适合给安盎打下手,顺便给陛下侍候侍候园子。”告别了阿哀,我翻开今儿的日报,文章板块又连载了我的一篇文章。标题是——这大概是兔兔写的,“千钧一发北奔谋反 溯果追因常思政失”“政失?”我嘟囔着。这个兔兔,又开始了,看来那篇罪己诏完全不能打动她。不过也难怪,那篇所谓的罪己诏,轻描淡写占了大部分,真心悔过的话并不多。通篇看下来,我的稿子没大改,只是最后加上了一段编者按:主人公于千钧一发间挽救危局,固然可敬,可歌,可泣,可是众位也不要忘了,知屋漏者在宇下,知政失者在草野的道理,遮盖矛盾不能解决矛盾,只有真操实干,为民谋福,此类叛逆之行,才能彻底根除。看毕,我叹了口气,她说的也没错,我所要做的事,不就是这个吗。盖上报纸,翻开我破黄本子订成的日子,哗啦啦翻到北奔谋反那一页,只有四个字,”一切顺利。”是啊,一切顺利,可是谁又能想到,还有比北奔谋反更可怕的事呢。原来,国之危难,不在天下,而在朝野。不在朝野,而在宫闱。不在宫闱,而在乎陛下一人。一人智而天下治,一人昏而天下乱。即便我在朝野,也在宫闱,我也改变不了因陛下个人品行、能力而导致的政失。

(2020-5-26 12:4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