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少年百科 - 电子书 - 正文*

阅读

我们吹嘘说我们属于19世纪,迈的步子比哪个国家都快。但是想想看,这个村子为自身的文化做得多么少啊。我不想奉承我的同乡,也不希望他们奉承我,因为这样一来,彼此都无好处。我们需要鞭策,就像老牛一样,驱赶就能快跑。我们有一个颇为像样的公立学校制,但是学校只收婴儿;冬天这儿有个半饥半饱的学园(亚里斯多德曾在雅典附近开设过学园(Lyceum)。康科德也有过类似的学园,本地名人在此举办各种讲座,梭罗有一段时间负责此事。),最近政府又提出要创办一个不起眼的图书馆,但除此以外,却没有为我们创办学校。我们在吃饭、看病方面开销不少,但在精神营养方面却捉襟见肘。现在应该是创办不平常学校的时候了。我们不应该在男女孩子长大成人后就中止教育。到了这时,一座座村子都应变成一所所大学,一个个老人都应成为一名名大学研究生,如果他们生活充裕,他们可以利用余生,自由地去追求文科学习。难道这个世界就永远限于一个巴黎,或牛津?难道学生就不能在这儿寄宿,在康科德的天空下享受自由的教育?难道我们就不能请一位阿伯拉尔(阿伯拉尔(Peter Abelard,1079-1142):法国哲学家,神学家,教师。)似的人物来给我们讲学?可叹哪!我们又是喂牛,又是开店,好久没上学了,我们的教育被凄惨地遗忘了。从某些方面来说,本国的村庄应该取代欧洲的贵族,成为艺术的保护者。村庄有的是钱。它缺乏的就是大度和优雅。农夫和商人看中的东西,他们肯出钱,而学者们认为更有价值的东西,如果你让他们出钱,他们却认为这是乌托邦式的空想。感谢财富和政治,这个市为建造市政厅花费了一万七千美元,至于生活的智慧,外壳内有血有肉的东西,就是再过一百年,它也不会花那么多的钱。为了冬天创办学园,每年要募集125美元,市内任何同样数目的捐款,都没它用得有意义。如果我们活在19世纪,为什么不能享受19世纪所提供的种种好处?我们的生活为什么过得这么褊狭?如果我们读报,为什么不跳过波士顿的闲聊,去读世界上最好的报纸?——我们不想吸吮“中立家庭报”中空洞无物的流汁,也不想吃新英格兰这儿的“橄榄枝(一份卫理公会周报。)”。让各种学术团体的报道放在我们面前,看看他们是否真的什么都懂。我们为什么要让哈珀兄弟出版公司和雷丁(分别指纽约和波士顿两地的书商。)公司为我们挑选读物?品位高雅的贵族,其周围的一切也必然有助于其修养,如天才——学问——智慧——书籍——绘画——雕塑——音乐——哲学工具,等等;所以说,让村子也这么做吧,——不要只请一个教师,一个牧师和一个司事,不要只建造一个教区图书馆,也不要只选三个市政委员,因为就靠这些东西,我们的清教徒先辈移民也曾在一块凄凉的岩石上,挨过了寒冷的冬天。我们的办事精神就是集体行动;我坚信,随着我们境况的不断改善,我们的财富一定会比贵族还要多。新英格兰能够邀请世界上所有的哲人来此教她,给他们提供住处,从而避开一切乡土色彩。这就是我们要的不平常学校。我们要的不是贵族,而是高贵的村子。如果必要的话,我们可以少造一座桥,多走几步路,但至少要在我们周围黑暗无知的深渊中,架起一座拱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