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少年百科 - 电子书 - 正文*

下卷-3

当萝莎妮对国民别动队的热情减退以后,变得比从前任何时候都美丽迷人了。弗雷德利克慢慢地养成了住在她家的习惯。

一天当中最好的时光,是他们一起在阳台上面度过的早晨。萝莎妮穿着细麻布紧身衣,光着脚穿一双拖鞋,在他身边晃过来晃过去,擦一擦她的金丝雀的笼子,给她的金鱼加一点水,或者是用火铲翻动一下装满泥土的花盆,盆子里种着一些金莲花,点缀着墙壁。然后,他们将手肘支在阳台上,一起观看马路上过往的车辆和行人,他们一边晒太阳,一边筹划着如何度过销魂的夜晚。他出去时最多不超过两小时,回来后,他们一起随便去哪家剧院,坐在前排,萝莎妮手中拿着一大束鲜花,静静地听着乐曲;弗雷德利克俯向她的耳边,跟她谈一些快乐的事情,或者风流韵事。还有几次,他们乘一辆敞篷四轮马车,到布洛涅森林去玩;他们一起散步,直到半夜才回来。最后,他们从凯旋门经林阴大道绕一圈,头上顶着满天的星星,呼吸着夜间凉凉的空气,街道两边的煤气灯一线排开,直到视野的最前方,犹如两排闪闪发亮的珍珠。

当他们出门的时候,弗雷德利克总要早早地等着她。她要用老半天的时间去系绕在下巴上的两根帽带,站在衣柜镜子前面,自己对着自己微笑。然后,她伸手挽起他的胳膊,便拉着他站在她的身边照镜子。

“我们像这样多好啊!二人一起肩并着肩!啊!多有情趣!我的心上人,我巴不得把你吃进肚子里。”

他现在成了她的专有物品,她的私有财产。她的脸上因而持续不断地泛发出光彩,与此同时,她也越来越变得懒洋洋的,体态长得更加丰满,说不出是什么原因,只是发现她变了。

有一天,她告诉弗雷德利克一个重要消息,说是阿尔努给他厂里以前的一位女工开了一个针织品商店,他每天晚上朝那里跑,“在这个女工身上花了不少钱,就在上个星期,他甚至还送给她一套红木家具”。

弗雷德利克问:

“你是怎么知道的?”

“嗯!我清楚得很!”

原来是德尔菲娜执行了她的命令,专门去探听到的。她如此地关心着他的事情,这说明她还爱着阿尔努,弗雷德利克听后随便回答道:

“这跟你有什么关系呢?”

听到这句话,萝莎妮十分吃惊。

“可是那个老流氓还欠我的钱呢!看着他花钱供养着那些婊子,这不叫人可恶吗?”

说完,她带着一种胜利者的怨恨的表情说:“更何况,那个女人根本就不在乎他,她另外还有三个相好的男人。这样也好!让她把他的最后一个铜板也吞掉,这才叫我高兴呢!”

事实也是这样,阿尔努真是老不退火,在情妇身上很宽容,舍得花钱;因此,任凭那个波尔多女人榨他的油。

他的工厂已经关门了,他的全部生意都不行了。为了使他的生意再度兴旺起来,他首先考虑到开个唱歌娱乐的咖啡馆,在这里只唱爱国歌曲。内阁部长原先答应给他一笔补助金,这里就可以变成一个宣传阵地,同时又是利益的源泉。由于内阁部长换了人,这件事情就没办成。现在他又梦想着开一家大型军帽厂,但是他又缺乏启动资金。

他在家里也不那么快乐了。阿尔努太太对他没有以前温柔,有时甚至态度很粗暴。女儿玛尔特总是站在父亲这边,这更增加了家里的不和,家里变得难以忍受了。他经常大清早就出门,为了抛开那些烦心的事儿,他就整天地在外面到处奔波,最后到乡下的一家酒馆里吃晚饭,在那里边喝酒边胡思乱想着。

长期不和弗雷德利克来往,完全打乱了他的生活习惯。因此,一天下午,他去请求弗雷德利克像从前那样经常去看他,阿尔努得到了他的承诺。

弗雷德利克不敢再回到阿尔努夫人那里去,他感到自己背叛了她。可是,老像这样躲避的话又显得太懦弱,去见她吧,又找不到合适的理由,但总得打破这种僵局吧!决心下定之后,他于一天晚上动身去她家。

由于天下着雨,当他刚刚走进茹弗罗瓦胡同的时候,在一家商店橱窗的灯光下,一个矮胖矮胖的戴着鸭舌帽的男人向他走过来。弗雷德利克一下子就认出来了这是贡班,这位演说家的提案上次在俱乐部里引起了哄堂大笑。他靠在一位先生的胳膊上,此人头戴一顶朱阿夫兵的小红帽,上嘴唇很长,橘黄的脸色,下颌上长着一撮小胡子,他睁着一双大眼睛,用一种赞赏的目光凝视着弗雷德利克。

很明显,贡班感到很自豪,因为他说:

“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小伙子!他是皮靴匠,是我的一个朋友,革命的爱国者!我们去吃点东西吧?”

  • 上一篇 下卷-2
  • 下一篇 下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