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少年百科 - 电子书 - 正文*

上卷-5

第二天,中午十二点钟以前,他买回了一盒颜料,一些画笔,一副画架。白勒兰答应给他讲绘画课,弗雷德利克把他带到住所,看看他的绘画工具买齐了没有。

戴洛里耶回来了。一位年轻人坐在第二把沙发椅上。书记官指着他说:

“就是他!他就是!塞内卡尔!”

弗雷德利克不喜欢这个男孩,他的头发剪得像刷子一样齐,使他的额头显得更高。他那灰色的眼睛里透视出某种严厉而冷酷的眼神;他穿着黑色长礼服,全身的衣着打扮都显示出一种教书先生和教士的味道。

大家开始谈论着一些时事,其中就有关于罗西尼的《圣母痛苦曲》罗西尼(1792—1868)是意大利著名作曲家,《圣母痛苦曲》是他的代表作之一,创作于1841年。的新闻;当问到塞内卡尔时,他声称从来没有去过剧院。白勒兰打开了颜料盒。

书记官问:

“这些东西,都是买给你的吗?”

“可能是吧!”

“喏!他真想得出!”

于是,他俯向桌子上,数学辅导教师也正在上面翻阅一本路易·布朗路易·布朗(1811—1882)是法国著名记者、社会活动家,他的思想和著作对法国工人运动有较大影响。的著作。这本书是他自己带来的,他低声读着其中的某些段落。而白勒兰和弗雷德利克此刻正在检查画画的调色板、刀子、颜料袋,接着,他们又彼此谈到了阿尔努家的晚宴。

塞内卡尔问道:

“是那位画商吧?这是一位漂亮先生!真的!”

白勒兰说:

“他怎么了?”

塞内卡尔回答:

“他是一个用政治上的卑鄙手段来捞钞票的人!”

他开始讲起了一幅著名的石版画,画的主题表现的是整个皇室一家所做的为民造福、感化人心的事情:国王路易·菲力普手捧一本《民法》在看,王后拿着一本祈祷书,公主们在刺绣,内穆尔公爵内穆尔公爵(1814—1896)是法国亲王,国王路易·菲力普的二儿子,曾经在阿尔及利亚战争中带过兵,少将军衔。在佩戴军刀,德·儒安维尔儒安维尔(1818—1900)是国王路易·菲力普的三儿子,曾经担任过法国海军副司令。拿一张地图指给他的兄弟们看;画底还可瞧见一张分隔成两半的床。这幅题为《一个美好的家庭》的版画,曾引起过资产者们的青睐,但却让爱国者们感到痛苦。白勒兰气恼地回答说,凡是意见,就有其价值,讲话的语气似乎他就是此画的作者。塞内卡尔极力反对,他主张,艺术应该完全以追求人民群众的道德化为目的,只有有利于道德行动的题材才可以进行创作,别的都是有害的。

白勒兰嚷道:

“可是,这主要取决于创作!我就可以创作出杰作来!”

“那么,该你倒霉了!你没有权利……”

“你说什么?”

“不行,先生,你没有权利让我对自己不赞成的东西感兴趣。对那些费时费料所弄出的毫无价值的东西,一点利润也没有,比如说那些维纳斯像,还有你的那些风景画,我们要这些东西干吗呢?我看不出这里面有什么能教育国民的东西!还不如把人民的疾苦表现给我们看吧!激起我们来为他们作出一点什么牺牲!哎!上帝呀,要表现的主题多得很:农庄、工厂……”

白勒兰以为找到了一个论据,气愤得结结巴巴地说:

“莫里哀,你能接受他吗?”

塞内卡尔回答:

“或者能接受!我欣赏他,是因为他是法国大革命的先驱。”

“啊!大革命!多好的艺术呀!从来没有比这再可悲的时代了!”

“是没有比这更伟大的了,先生!”

白勒兰袖手旁观,面对面地看着他说:

“我觉得你的样子活像一位真正的国民自卫军!”

他的那位善于辩论的对手回答道:

“我不是的!我同你一样讨厌这些人!但是,用同样的原则,人们可以收买民众。这正是政府的打算,要不是有一帮像他那样的胡闹的人进行同谋,政府也不会那么牢固的。”

画家在极力为画商辩解,因为塞内卡尔的言论让他感到气愤,他甚至敢坚持认为阿尔努是个真正的具有金子般心肠的人,忠于他的朋友,爱抚他的太太。

“哦!哦!如果有人送他一大笔钱,他是不会拒绝的,他会用于供养漂亮的模特。”

弗雷德利克的脸色变得苍白。

“难道他做过什么对不起你的事吗,先生?”

“对不起我,没有!我只见过他一次,同一位朋友一起,在咖啡店里,就这些。”

  • 上一篇 上卷-4
  • 下一篇 上卷-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