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少年百科 - 电子书 - 正文*

上卷-3

两个月之后的一天早晨,弗雷德利克来到了昂儒街,打算去拜访这位要人。

说来也真凑巧,有一件事情给他帮了这个忙。罗克老爹有一卷文件托他亲自交给党布罗斯先生,还另外附上了一封未封口的信,并且在信中介绍了这位年轻的同乡。

莫罗太太对这件事情感到很惊奇,弗雷德利克把自己高兴的心情藏在心里,丝毫没有表露出来。

党布罗斯的真实姓名叫德·党布罗斯伯爵法国人名中,在姓之前加上一个德字(法文为de),表示这个人具有贵族头衔。,然而,从1825年起,他渐渐地抛弃了他所具有的贵族头衔和他的党派,而转向从事实业。他像希腊人一样精明能干,像奥弗湼人奥弗湼是法国的一个旧省,现在是一个大区,辖四省,位于中央高原地带,这是一片远离大都市的高寒山区,土地贫瘠,气候恶劣,有的地方甚至荒无人烟,生活条件艰苦,所以这里的居民有着勤劳吃苦的习惯。一样勤劳敬业,辖区内所有的事务都瞒不过他的耳目,所有的企业他都要插手,时刻窥伺着发财致富的良机。据说他很快就积累了一笔巨大的财富。此外,他还是荣誉骑士团的骑士,奥布省议会的议员,国会众议员,说不定哪一天还会当上法兰西上议院议员。虽然说他平素待人殷勤奉承,但由于他不断地要救济,要十字勋章,要烟草专卖所的经营权,因此惹烦了内阁部长。由于同当局怄气,他的政治态度倾向于中左派。他的太太、美丽的党布罗斯夫人是时装杂志上经常露脸的封面佳人,她是当地一些慈善机构的负责人。她在笼络那些公爵夫人们的同时,还设法调解一些贵族阶层的怨恨情绪,让人相信党布罗斯先生以后会幡然醒悟,为政府效劳。

要去党布罗斯家让这位初出茅庐的年轻人心慌意乱,局促不安。

他心里想:

“我应该穿上我的黑礼服才对,他们可能会邀请我参加下星期举行的舞会,到时候他们会同我谈些什么呢?”

想着党布罗斯先生现在也不过是一位资产者,他的胆子也就大了起来,他高高兴兴地从他的双轮马车上跳下来,大踏步地朝通向昂儒街的道路上行进。

来到党布罗斯先生的府邸前,他推开一扇能通行车辆的大门,穿过一个大院子,登上门前的台阶,走进铺着彩色大理石的前厅。

一座笔直的双排楼梯,铺着一条用小铜棒镶嵌的红色地毯,顺着贴有闪闪发光的仿大理石的高墙。楼梯下面有一棵芭蕉树,宽大的芭蕉叶垂落在栏杆的天鹅绒上。两个枝形古铜色大烛台上挂着用精致的小链条串起的陶瓷彩球。暖气管的散热风眼都敞开着,散发出一股让人感觉很不舒服的闷气;在前厅的另一端,摆放着一座滴滴答答响个不停的大钟。

室内门铃响了,一位仆人走出来,把弗雷德利克带进一个小房间。房间里放着两只保险箱,还有几个摆满了文件夹的书架,党布罗斯先生正坐在中间的一张活动写字台上写东西。

他浏览着罗克老爹捎来的信,用一把小刀裁开包扎文件的帆布,随后仔细地检查这些文件。

由于修长的身材,远远地看去,党布罗斯先生还显得像年轻人的样子。但是,他头上那稀稀拉拉的几根白发,柔软无力的四肢,特别是他那张苍白得像一张蜡纸的面孔,所有这些都显示出他的体质已极为虚弱。在他那比玻璃镜子还要阴冷的海蓝色的眼睛里,含有一种残酷无情的力量。他脸部的颧骨突兀,双手上的关节凸出。

末了,他站起身,向年轻人问了一些有关他们相识的人的情况,有关诺让和他的学习的情况。随后,他微微地欠了欠身子,就将小伙子打发走了。

弗雷德利克从另一个走廊里出来,发现自己来到了后院,这里紧靠着车库。

他看见一辆蓝色的双排座四轮轿式马车,驾着一匹黑马停在台阶前面。车门打开了,一位贵妇人上了车,马车立即开始在沙子路面上滚动,发出一阵沉闷的声音。

弗雷德利克从另一头走过来,几乎是与贵妇人的马车同时来到进出院子的大门下面。由于大门并不是很宽,他很拘束地等在一边,让贵妇人的马车先过去。此时,这位年轻的妇人从马车里探出身子,低声向门房打了一声招呼,他只从侧面看见了她的背,她披着一件紫颜色的女式披风。不过,他还是伸长脖子瞥了一眼马车内部,里面铺着蓝色的棱纹平布,车壁四周装饰着花边和流苏坠子,贵妇人的衣物装满了一车。从一只铺着垫子的小梳妆盒里飘出一股鸢尾的芳香,犹如一位风韵十足的女性身上散发出的那种隐约的香味一样。车夫放松了缰绳,黑马突然擦过墙角石,飞奔而去。

弗雷德利克沿着大马路步行回家。

他对没有能够一睹党布罗斯夫人的芳容而感到莫大的遗憾。

  • 上一篇 上卷-2
  • 下一篇 上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