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少年百科 - 电子书 - 正文*

中篇-32

神曲

  她答道:“你看吧?她坐在新生叶的树根上呢。(神智(贝雅特丽齐)位于树根,言罗马为帝国之位,又为教会之位,教会与帝国联合以后之繁荣,以此树之抽叶发花表示之。贝雅特丽齐在树荫下留守车子(即教会之利益)。)你看吧!她的伴侣(三位表示神学上美德之贵妇,四位表示主要美德之贵妇。)绕着她,其他的仪仗,已经在更和谐更高雅的歌声里,随着格利丰上了天。”我不知道她的话是否延长下去,因为我已望见了那一位,她使我停止注意一切别的东西。

  她独自坐在朴素之地,她留在那里,似乎看守那车子,就是那具有两种形状的走兽所拉的车子。七个女神绕着她,像围墙一般,每个女神手里都点着火,这些不是北风或是南风可以吹熄了的。

  贝雅特丽齐对我说:“你在此地做山林居民是一个短时间,你将永远和我做那罗马之市民,在那里基督也是罗马人。(天上之罗马,即天国也。)所以,为有益于尘世过糊涂生活的人们起见,请你的眼睛看在这车子上面,把你所看到的写出来,告诉他们。”我呢,我听从她最微细的命令,把我的精神和眼睛都用在她指定的地方。

  当乌云密布的时候,就是闪电也没有这般快,那时从远远的天际,我看见一只朱庇特大神的鸟直向那树下降,扑坏了他的花,他的新叶,甚至他的树皮。他又用全力打击那车子,使他成为暴风中的一条船,恶浪有时打击在他的船头,有时在他的船尾。(“朱庇特大神的鸟”即鹰。鹰击新叶之树。表示基督教在罗马帝国被自尼禄至戴克里(六四—三一四年)诸帝所施之“十大逼迫”《以西结书》第十七章三节:“有一大鹰,翅膀大,翎毛长,羽毛丰满,彩色具备,来到黎巴嫩,将香柏树梢拧去。”)

  于是我看见一条母狐,似乎已经久不得食,跑进那凯旋的车子内部;但贝雅特丽齐叱责她的罪过,把她赶出去,她尽她的瘦骨所能负担的力量逃去了。(母狐蹿入车子,表示邪教威胁初期的教会,因诸神父之著作及严厉之处置而平静了。《耶利米哀歌》第五章十八节:“锡安山荒凉,狐狸行在其上。”)于是我又看见那鹰从第一次来的方向下降,直入车座,在那里振落他的羽毛。(鹰之第二次下降,表示君士坦丁帝之赠与,即以罗马政权让与教皇摩尔维斯特罗,见《地狱》第十九篇。由此赠与,产生诸多罪恶。)那时我听见天上有一种声音,似乎是从悲伤的心里发出来的,说:“我的小船呀!你装载了多少的过失呀!”

  随后又看见在车轮之间的地面似乎裂开一缝,爬出一条龙来,用他的尾巴钻进车子;后来又像黄蜂缩回他的针刺一般,缩回他的毒尾,夺取一部分车底,于是扬长而去了。(龙,或指“撒布不和的种子的人”穆罕穆德。但丁笔下之龙,无疑是由《启示录》(第十二章三节)而来,但不一定与彼处有同样之象征意义。《圣经》上之怪龙在中世纪解释为撒旦。)那剩余的部分,铺着羽毛,像肥土上长的杂草一般,这种羽毛的赠与,也许是真诚的美意,后来再度的赠与,不同轮盘上和辕木上,在打一个哈欠的短时间以内,都给羽毛盖没了。(羽毛之再度赠与,指法兰克王丕平及查理对于教皇之土地赠与。)

  那部神圣的机械,就是这样的变化:忽然从那里长出许多头来,辕木上有三个,车座的四隅各有一个。前三个有角像牛头,其他四个每个有一角在额间。我们在地上时从未见过这样的怪物的。(《启示录》第十七章三节:“我就看见一个女人骑在朱红色的兽上。那兽有七头十角,遍体有亵渎的名号。”此处七头,或表示七大罪恶。)

  于是我看见一个无耻的娼妓坐在车上,稳稳得像山上的城堡一般,向她的四周观望。我又看见一个巨人站在她的旁边,似乎是保护她的样子;他们时时刻刻亲着嘴。但是,因为她把一双游移淫荡的眼睛望着我,那位凶暴的情夫就把她从头到脚用鞭子打着。于是他满怀的嫉妒和愤怒,松解了怪物,牵引他经过树林,这样,他便使我和那娼妓、怪物之间有了屏障。(娼妓(参见《启示录》第十七章,《地狱》第十九篇注)表示教皇,尤指腐败的卜尼法齐奥八世及克乃门德五世。巨人表示法国国王(与教皇勾结及反目),尤指美腓力佩斯齐(参见第二十篇注)。“教座”因美腓力佩斯齐而迁于阿维农(参见《地狱》第十九篇注)。但丁在此处代表耶教徒,受教皇之勾引。)

上一页 1 2 页
神曲
  • 上一篇 中篇-31
  • 下一篇 中篇-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