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少年百科 - 电子书 - 正文*

中篇-30

神曲

  《新生》述贝雅特丽齐穿红穿白,但未穿绿。橄榄为献祭弥涅耳瓦(手艺女神,智慧女神,参见第十五篇)之果。)难于窥见她的全貌,但是她皇后一般的态度是凛然不可侵犯的。她用一种声调,像一个人把最厉害的话句放在后面一般,她继续对我说:“看好我;我的的确确是贝雅特丽齐!你怎样敢爬上这山?你不知道这里的人都是快乐的吗?”(贝雅特丽齐此处两问句,大概是谴责但丁迷误得太远,悔悟得太迟。)

  我听见此言,俯着头,眼看着清流。其中有我的影像,耻辱重重地压在我的额上,我只好把我的目光移向草地上来。一个母亲有时对于他的孩子恼怒,我看贝雅特丽齐那时对于我也是这样,因为她的话在怜悯之中含有辛酸之味呢。在她静默以后,那些天使立即唱道:“上帝呀!我有望于你。”但是,他们并不超过“我的脚”这一句。(《旧约·诗篇》第三十一第一至八节:“耶和华啊!我投靠你。……你使我的脚站在宽阔之处。”此一节表示对于上帝之希望和信任,其以后各节不合于此处之环境,为天使所不唱。)

  好比意大利背脊上活柱子上面所积的雪,遇着斯拉夫风而冻结凝固。假使遇着无影子的地方吹来的风,他便溶解流下,如烛之遇火了。(“意大利背脊”指亚平宁山,“活柱子”指树木,“斯拉夫风”指东北寒风,“无影子的地方”指非洲,因其地每年有两次太阳在头顶,使物影不射出于物之底部以外也。)同样,在我未听见那与永久的天体相和谐之歌声以前,我没有泪水,也没有叹息。但是我听了那甜美的歌声以后,我知道歌声里对我表示同情,胜于他们这样说:“贵妇人!为什么你这般羞辱他?”那时围绕我心的冰块,融化为水和汽,伴着痛苦从胸中向口中、眼中发出来了。

  那时贝雅特丽齐仍旧站在车子的一边,转向抱着怜悯心的天使们说:“你们在无穷的日子里面,无时无刻不在监视,也不是昏夜,也不是睡眠,足以使你们对于世界的行进疏忽了一步,所以我的回话要十分留意,务必使在对岸哭泣的一位懂得,因此他的过失和责罚相称。(在时间内进行之一切,天使无不知悉,无用多说,故贝雅特丽齐表面上对天使答话,实则正是谴责但丁也。)不仅伟大的天体,依照所伴的星座,去决定每个造物的命途,(关于星辰影响命运之说,参见《地狱》第十五篇、《净界》第十六篇。)而且有神的赐与,从高高的望不见的云间像雨一般降落下来。(言上帝赐与之恩惠,由天府之高处降及于人类也。)这个人在年轻的时代就富于才能,很有产生善果的根基。可是田地愈加肥沃,如若耕种不良,就愈加产生恶莠和野草了。有若干时间,我的颜色支持着他。我的一双年轻的眼睛给他看,我引着他走在正道。(自一二七四年(但丁与贝雅特丽齐初遇之年),到一二九年(贝雅特丽齐死之年),其间凡十六年,但丁热恋着贝雅特丽齐。)但是一到我在人生第二时期之期限,我的生活变换了,他便离开我而委身于其他。(贝雅特丽齐卒于二十五岁。但丁曾把人生分为四个时期,二十五岁以前为青年时期,生命(精神、肉体两方面)发展以至于完成之时期也。)当我解脱于肉体而入于灵魂界的时候,我的美丽和德行都增进了,但在他的心目中,不再以我为可爱。于是他的脚便踏在邪路上,追逐欢乐的虚影,须知这些都是名不符实的。(关于但丁自一二九年至一三年之生活,第二十三篇已有提及。但丁此时颇有追逐尘世欢乐与名利之事实,但谓但丁努力于哲学之研究而漠视宗教之信仰,亦属可能。)我曾经在他梦中和醒时去感化他,但是他竟无动于衷。(《新生》第三十九节载:“有一天,我眼前忽又起了一个幻觉。……我在这个幻觉中看见了我高贵的贝雅特丽齐。……我回想到了和她有关的种种,我的心便变成了理性的信仰者。……于是那罪恶的欲念便离开了我,我的思想全部都回到高贵的贝雅特丽齐的身上。……”)他沉迷得深了,没有方法可以救护他,除非把堕落的罪人给他看一下。因此我去叩了死人的国门,含泪向那一位引导他到此地的人请求。(贝雅特丽齐请求维吉尔,)上帝至高的法令要被破坏了,假使他能渡过勒特河,尝着美味,而不支付相当的代价,就是说不叫他洒些忏悔的眼泪。”

上一页 1 2 页
神曲
  • 上一篇 中篇-29
  • 下一篇 中篇-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