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中作文:文学阅读指导

巷(一)


巫诗

  欠了星哥一年的小说……废话多,而且才刚刚开个头。文笔渣。希望星哥可以帮我往下写嘤嘤嘤,不行的话我就自己来《惨兮兮》
初升的太阳还带着六点多早起的迷茫,在白雾朦胧中显出自己夺目的色彩。

我穿过狭隘的街巷,青苔铺满了石阶,黝黑的电线纷杂地纠缠在一起,把天空切割得四分五裂,早起的邻居们把铁桶里的废水甩进清晨的空气,嘈杂着督促孩子们起床。一个巷子连着另一个巷子,第一条巷子开始热闹起来,慢慢的声音晕开在拥挤的早晨,所有巷子都沸腾起来了。

有热情的阿姨和我打招呼,我也搞不清究竟她是我的婶婶还是大娘,只能点头快步绕出七拐八拐的狭巷。

我从小生活在这个巷子中,与其说是“个”,称为“座”倒是更为恰当。

巷子四通八达。大大小小的巷子有三十多条,可以通往这个小市区的各个方位。比如我家住的巷子叫安通巷,在所有巷子的中心地位。所以我从小就和周围的街坊邻居混得脸熟,但也只是脸熟,我打小性子腼腆,妈总说我没出息,长大干不成事。

本来这片地方被房地产看中了,打算整个拆除建高楼,巷子里有人高度支持,这些支持的人要不就是嫌弃巷子的环境破败,要不就是嫁进来的媳妇,羡慕别人的高楼大厦。但是老人们都不同意,祖祖辈辈都在这个巷子里过日子,自由自在,拆了到觉得没了依靠。团结了几辈子的巷子群产生了纠纷,各执一词,吵得面红耳赤、不可开交。

最后省里下了严令,巷子群不能拆。

纷争才停止了。巷子群又变得和曾经一模一样了。

我喜欢这个巷子群,有很多原因。同学原来经常这么问我,我只会拨拉手指头,摇摇头。我脑海里能想到的,好像只有那古朴的石阶、青砖砾瓦、曲折喧闹的曲巷还有……

还有一个梦。

真的是梦。
我总梦到夜幕四合,黑暗像一张巨大的渔网从四面八方拢过来,裹挟着本就狭隘的幽巷。挣脱不得,使巷子群就在这黑暗中挣扎得一点点疲惫、沉寂下去……然后就隐约听到风吹风铃的声音,悠长缠绵,仿佛缭绕在整个巷子群上方。我努力睁大眼睛探出窗外,一抹黑色的、矮小却灵活的身影跳跃着窜上窗外的古树。

整个巷子群围着一棵古树建造,树干苍穹有力,枝叶繁茂,努力地覆盖这沉睡的巷。听爷爷们说,这树有灵,护得巷子群几世几代的安宁,就是当时战争的硝烟蔓延到这座城市,古巷还是毫发无伤,巷子里的人们为了感谢这棵树,便世世代代称其“神树”,还建了小土庙,就在安通巷正中央。是真的小,样子也并不起眼,但毕竟也是个参拜神明的地方,大家也颇为尊敬,每逢农历六月初八,巷子里的人还纷纷来祭拜。我也只觉新鲜,所有人都聚在我家门前,参拜古树,求得新的庇护。或者进了小土庙,将准备好的水果和肉放在供奉台上,请神灵享用。

大部分人参拜之后便将贡品带走了,但仍有几个老人家要将吃的留在土庙里,“忙了一年,该供点吃的给人家啊”这时,周围的人只当他老糊涂,打趣几句便不再多说。只是每次放在上面的贡品过了一晚就会消失,这时大人就会嘲笑道:“准被哪家顽皮孩儿偷吃了。”老人们就乐呵呵地看着小土庙,也不解释。

我们孩子得到贡品消失的消息来了劲,嚷嚷着要去找偷吃了贡品的小屁孩,最后都无终而返。毕竟巷子里每天发生那么多有意思的事,谁会关注被偷吃了几个的贡品呢。

土庙前立了个木桩,用了红绳缠绕,红绳上又系了几个山核桃大的风铃,白天时,风一起,树摇铃响,铃声清脆,红绳飘摇,给这古巷平添了更多生机;到了晚上,铃声便小了,成了悠扬、恬静的安眠曲,据说晚上哭闹的孩子听了也会乖乖睡觉。曾经我还很小的时候,觉得那铃声好听至极,趁大人们不注意用手摇了摇那风铃,被发现后还被狠狠呵斥了。

我明天就十五岁了。所有女孩子到了十五岁都要拿着小风铃独自走到神树前双手合十进行祈祷,然后摇着风铃走十步左右的路程踏进小土庙,听说每到这时,木桩上的风铃也会应和着,表示对到来的少女的欢迎。

我又做了梦,依然是黑夜里的风铃声,丝丝缕缕纠缠在巷子与巷子中。突然从黑夜里窜出一个矮小的身影,铃声从它身上飘来,它跳跃着,在古树下蹦来蹦去,又转身欢乐地离开。

我张了张嘴,环顾家中的景象,再三确认了这是现实。这究竟是谁家孩子这么大胆,敢半夜三更摇铃夜游?

睡眼惺忪中,望着巷子里狭隘的月光下远去的身影,我犹豫了片刻,偷偷溜出家门,跟了过去。

月色被古树的枝叶分割成碎屑,深夜的巷少了白日的括燥,多了属于古建筑的沉稳与安宁。土庙屋檐下缀了一排古香古色的红灯笼,时间久了,灯光透出的色彩有些黯淡,有些青苔胆大妄为地攀上砖墙,被灯光附着,显出凄迷的阴郁。

我在那黑影不远不近的地方跟着,灯笼把我的影子印在身后,使它亦步亦趋地跟着我。我心想:不知这是谁家的孩子,晚上偷溜出来观光夜景,待我把他缉拿归案,巷子里少不了要热闹一番。

有时我会离他较近,倒感觉他不像个小孩子,背影有些佝偻,虽活跃无比,但是能准确避开地上打滑的青苔和硌脚的小石子。我本以为他游览一会儿便打道回府,谁想他不仅摇着风铃挨家挨户走过,而且蹦哒着用更加轻快的脚步拐进另一个巷口。

若我没记错,他已经走过安通巷、四港巷、柳弯巷,这是又要拐去典巷了?

夜已经很深了,月亮刚好端正地挂在典巷的正中央,显得尤其的大。月光莹莹的洒在巷子中,我的困意渐浓。这才意识到自己究竟跟着这家伙走了多久,暗暗觉得自己像个神经兮兮的傻子。

我决定叫住这个不安分的家伙,把他领回他的家里再好好回家睡个饱觉。

“喂!别走了!走了一晚上不累吗?”

铃声戛然而止。

我看着他一点点转过身,就着月光,我才看清他的模样。听惯了他的摇铃,此时空气安静,这家伙脸盘如同囤过食物的仓鼠,两颊鼓鼓的,右脸上有一道深壑,眼睛和铜铃一般的大,就像电视里的猕猴一样,水汪汪的眼睛里盛满了震惊。它的爪子不安的揪着胸口的小布袋,仿佛希望可以召唤出一道时空门,立马把自己打包扔进去。

我感觉我还是在做梦。在梦里走了一晚上真的是笨蛋啊。

明明第二天还要去祭拜神灵,还要过一个难忘的十五岁生日。这下折腾了一晚上,明天肯定起不来了。

我又重新审视了我面前的仓鼠。怪不得背影这么佝偻,原来是只老鼠?可是为什么老鼠没有尾巴呢?

“吱——吱吱——”果然是老鼠?

我看着它在我面前慌张起来,想立马逃走又似乎不能逃开。它惊慌又颇为疑惑地看着我,“吱吱——”

在良久后,它终于镇定下来,继续摇起了它的风铃,向我走来。“铃铃铃——铃铃铃——”我第一次梦到这么有趣的梦,看着它绕着我走了一圈又一圈,铃声越来越急促,这铃声好似能钻到我的意识里,在我的脑海中形成一支舒心的安眠曲,和每晚听到的风铃声一样令人安心。

我的眼皮开始不受控制地打战,虽心知这是梦,但还是不希望自己睡在这入夜的巷子中。可这铃声却仿佛催促着我快点睡觉,我入了魔一般身体动弹不得,视线开始模糊,我感到自己重心开始倾斜,最后重重砸在石板路上,心到:这下破了相,要被妈妈训斥一番了。

在眼睑并拢之前,我看到仓鼠脸凑到我面前,抽了抽它的黑豆鼻,似乎很用力的朝我嗅了一下。

一切都安静了。
 
 
位置:发表区 年级:高中2 关键字:
作文id:877708 来源:原创 字数:2701 投稿日期:2019-5-27 13:53:29 点击:
  巫诗 点评

推荐3星:[巫诗]2019-5-29 23:33:41
 网友打分:(综合分:)
 欢迎你投下宝贵一票(不能更改,入门级不能打分,选择收藏将进入我的珍藏)。
+2收藏 精品
+1还行 发表
-1真糟 退稿
   发表评论 
 同题作文:  搜索更多:“巷”
  • 那一条窄巷的味道【1】( 1104字初一 雨落心伤)
  • 《夹巷》( 154字高一 别句)
  • 长巷( 2208字大一 工藤汐雪)
  • 漫步雨巷( 210字高三 巴伦力斯VS)
  • 旧巷那抹秋风( 1033字小六 秋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