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作文:记叙文阅读指导

病名为爱


@翼光纪年、 不戒和尚

  又一篇扯淡无比的东西,不爱看我理解,我也不爱看=。=来源某血洗BN两站的歌,很喜欢这种撕心裂肺,绝望又疯狂的爱,因为这样的爱很纯粹,不带任何外物修饰。
一、
“啊,好疼。
消毒液令人窒息的味道。冰冷的针管。因刺痛而一根根竖起来的汗毛。
这是深藏于人类骨髓的恐惧,恐惧疼痛,恐惧打针,恐惧医院,那个充满了疾病与死亡的地方。
我以为我能适应的,可一个月过去了,还是不行。
那根泛着冷光的针头刺进皮肤的一瞬间,我还是会紧张到浑身颤抖。
我必须适应啊。
只剩下的几个月生命,可都要在医院度过了啊。”
二、
“没人知道我得了什么病。
没人知道这种病究竟是什么时候开始出现在这个世界上的。
没人知道这种病是什么东西。
世界范围内已知只有两例。
我。和那个女孩。”
三、
“医生从病房出去了。
临走时最后看我的一眼,充满了惋惜和愧疚。
床头放着一份诊断说明,一大堆看不懂的医学名词。
但就结果来说还是很清楚的。
其实面对死亡真的不是最可怕的,不是我在自大。
是我面对过比死亡更可怕的东西。
那个东西。
叫未知。”
四、
“未知。
什么都是未知。
对于这种疾病。对于它的症状。对于它的治疗方法。对于它的传染性。对于它的名字。对于它的发病时间。对于我最后剩下的时间。
全是未知。
甚至对于那个和我同时患病的女孩子,我都没什么了解。
但只有一点,我清楚,无比清楚。
是我染上这个病的时间。
是我第一次遇到那个女孩的那一天。”
五、
“那个女孩。
叫什么名字呢?未知。
多大了呢?未知。
家庭住址呢?未知。
甚至连她的相貌、模样……
……统统未知。”
六、
“我记不住她的相貌。
哪怕站在她的面前,看着她的脸,也无法将这张脸留在脑海里。
她美得就像一个谎言一样。
病症是从那一天开始的。我遇见她的那天。我与她目光交汇的那一瞬间。
然后发烫。
眼前的一切直接淹没在了热浪里。
仿佛一切都被焚烧了起来一样。
整个人,从头到脚,每一个毛孔都在喷出火焰。
热到窒息。热到失去意识。热到宛如死亡。”
七、
“在医院我见过她一次。
虽然我记不住她的样子,但我很确信那个人就是那个女孩。
因为一见到她,我的头就像被微波炉加热一样。令人窒息的高温。
进而演变为撕裂般的疼痛。
那一天,我和她同时被推进手术台。
手术灯明晃晃的在头顶,被麻药完全麻醉的身体。
完全丧失五感的身体。我却清楚的感觉到,在某一瞬间,自己的手触碰到了一个同样柔软冰冷的东西。
是她的手。”
八、
“医生对于我的检查结果试图进行说明,寥寥几句之后选择了沉默。
‘你的身体很健康……只是心脏和大脑的某个部位多了一片空缺。
所以你或许会产生某些莫名其妙的应激反应。
比如发热。’
我知道。我感受过。
那种窒息、撕裂、又看不见摸不着的高温。
犹如发高烧时意识模糊的感觉。
令人恐惧。比死亡更加令人恐惧。”
九、
“对,恐惧。就像我至今恐惧针头刺进皮肤一样。
人类视恐惧犹如天敌。竭尽一切本能想要逃离恐惧。
用哭泣,用嚎叫,用自残,用一切残忍的手段。哪怕是将恐惧转移给别人。
在我现在模糊的记忆中,就有曾有人这样,
头靠在我的背上,手抓着我的衣服,肆无忌惮的嚎啕大哭。
用眼泪发泄着恐惧,并将这份恐惧一滴一滴顺着我的脊背流下。
以及窒息般的灼热。”
十、
“其实有一件事我一直没有告诉医生。这个病还有一个症状。
红线。红色的线。
紧紧的贴着我的手臂,被绷带勒住,深深嵌进手臂里。
原先从来没有见过。不知道从哪里来的。
凭空出现的一样,一端绑在手臂上,另一端通向未知。
不痛,不痒。
只是同样滚烫。”
十一、
“她,那个女孩,在我隔壁的病房。但我们被隔离了。
我看不到她。
据说她也只剩下几个月的生命。
同样的病。
或许在她的手上,同样绑着一条红色的线。
无时无刻不在像炙铁一样灼烧这她的肌肤。
或许在她的心脏的某个部位也是一片空白。
或许在她的大脑的某个部位也是一片空白。
或许她也在幻想着墙壁背后的那个男孩,拥有和她一样病症的男孩
他的相貌、身高、年龄、他的一切。
就像我也这样幻想着她一样。”
十二、
“我明明见过她的。亲眼见过,甚至抚摸过她的脸。
但无论如何,我都无法记起她的面容。这一点我无法原谅自己。
我的记忆里,剩下的全是一片模糊。
只有与她的初遇,我患上病的那一天无比清晰。
不——其实那一天的记忆也不甚清晰了。
倒不如说清晰的只有她。
一个女孩。
不知道名字,只知道她是一个女孩,她的存在就应该符合‘女孩’这个字眼,符合一切和女孩有关的意象。
就像每个人想象中的女孩形象一样。
没有别的形容词。她就是个女孩。她只是个女孩。
仅此而已。”
十三、
“我记得那个女孩。记得与她初遇。记得看见她的第一眼。记得那从脑内开始,蔓延至全身上下的灼热。记得被高温模糊的双眼。记得被高温模糊的意识。记得手臂上滚烫的红线。记得她走到我的身后。记得她蹲下来,抓住我的衣服。记得她肆无忌惮、发泄一样的哭泣。记得她同样滚烫的额头紧贴着我的后背。记得她同样滚烫的眼泪顺着我的脊背流下。记得她的恐惧、怯懦、无助,全部顺着额头传达到了我的脑内。唯独记不起她的样子,记不起她这样做的原因。记不起她是谁。”
十四、
“记不起来。但我已经不想去回忆了。我受够了。受够了只能靠点滴维持的生命。受够了病房里冰冷的仪器。受够了消毒水和康乃馨。受够了无时无刻不在发烫的红线。受够了每天回忆那段无论如何都回想不起来的回忆。受够了每日恐惧着未知的余生。某一瞬间,我突然产生了一种被骗的感觉。这奇怪的人生就像某个人的骗局一样。又或者是某个人精心营造的梦境。一场噩梦。梦里唯一的美好,是那个女孩。”
十五、
“我仍然记不住她的样子,但她一定是美好的。我心里这样告诉自己。
想去了解她。哪怕忍受那窒息的高温。那是一种类似飞蛾扑火的快感。越痛苦,越想接近;越接近,越发痛苦。但还是忍不住。她就像太阳一样。她会不会也这样想呢?在她的眼里,我又是什么样的存在呢?”
十六、
“不断重复的日子发生了变化。倒不如说变化一直在发生,因为我剩余的寿命一直在减少。是红线。它收紧了。缠绕的愈发用力,几乎要将手臂勒出血痕。灼热的感觉让人窒息。烫的我只想痛苦的大叫。我挣扎着握住了红线,顺着线走。我走到了墙前。我知道,墙的背后有一个女孩,像我一样。伸出手,抵在了墙上相同的位置。就像我俩的手抵在了一起一样。”
十七、
“红线藏在手臂里的一端突然动了起来。它直直刺进了我的胸膛。像那些冰冷的针头刺进肌肤一样。也将这痛苦的炙热从表体带进体内。它缠上了我的心脏。像勒手臂一样,勒住了我的心脏。那一瞬间,我清楚的感觉到,我的生命停顿了整整一秒钟。那一秒里,我的存在是一片空白。”
十八、
“结束了。生命终于要走到尽头了。这该死的病终于完成了它的使命,带走了我的生命,带走了我的一切。但是我不想死。或者至少,死之前让我看清那个女孩的样子。我什么记忆都没有了,我的记忆里只剩下她了。我想见她。想触摸到她。想看清楚她的样子。想了解她的一切。”
十九、
“是的,她也是这样想的。那条红线,紧紧地勒住我们的心脏。也紧紧的将我们的心绑在一起。我用尽全身力气推开房门的一瞬间,看到了同样推开房门的她。那个女孩。我仍然看不到她的脸。全身上下窒息一样的高温愈发猖獗。就好像我要触碰的是太阳。意识在这样的高温下所剩无几。双眼被热浪模糊,眼前只剩下一个发光的光团。但就是那剩下的一丝意识,我伸出了自己的手。
触摸到那个光团,那个同样拼着化为飞灰也要伸出的手。”
二十、
“不是那天手术台上,我触摸到的冰冷而柔软的手了。在触碰到的一瞬间,我的手臂被燃烧殆尽,化为了尘埃。但那怕是尘埃,也要触碰在一起。不知道为什么。没有理由。仿佛生来的使命一样。
我。
她。
痛苦。
恐惧。
未知。
直到最后,化作尘埃的我们,终于知道了彼此的一切。
彼此的姓名,彼此的年龄,彼此的兴趣爱好,彼此的一切。
包括这该死的、宿命一般的病。

病名为。
  • 爱。”
  •  
     
    位置:发表区 年级:大学1 关键字:,童话
    作文id:864215 来源:原创 字数:3023 投稿日期:2017-10-8 23:46:51 点击:
      野山鹰 点评

    推荐3星:[野山鹰]2017-10-9 8:36:26
     网友打分:(综合分:)
     欢迎你投下宝贵一票(不能更改,入门级不能打分,选择收藏将进入我的珍藏)。
    +2收藏 精品
    +1还行 发表
    -1真糟 退稿
       发表评论 
    搜索更多作文:“病名为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