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作文:文学阅读指导

衰老之后


愉悦就完事了 李五仁

  毕业快乐,以后可能会高产一些。
  1.
  人活着有件可怕的事,那就是得在生前差不多的时候安排好身后的事。
  王老汉八十有三了,托关系提前在城西的墓园给自己买了个位子,他都想好了,到时候气一咽翘了辫子,就叫人给他火化之后埋进去,子孙能记得他最多也就三代人的事,到后来就只有一堆荒草枯石残忍又原始的立着,一抔黄土和破落的骨灰盒 ,残香断柱被磨成薄薄的一层灰,外人经过歇脚都不肯下屁股,嫌脏。
  王老汉预感到自己身体坏下去是在退休以后,他那天看书看报忽然觉得眼前有些昏花,以为只是乏了,再擦却怎么也擦不掉那层糊在眼前的雾,心里便突然一惊,再到镜子前看自己,肌肤的纹路沿着一条条纵深散开,松弛而无力。星星点点的黑色斑纹嵌在脸上,像极了被虫啃噬的发黄纸张。而那些纵深——人们俗称皱纹的东西,被汗水沾湿了粘的重叠在一起,有这些书页组成,这部名为人生的书已经完成了一半多。
  一开始王老汉只是有意把头发上泛白的地方染黑,后来则是多点集中爆发,一根染白周围的一大片,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他头顶上的银白色火焰过了两三年就再也烧不尽,时间的春风却再也不会吹来。他看着满头旺盛的银花心烦的慌,便索性把自己的头发剃成短短净净的寸头,再后来连寸头看起来都发着白光了,便进一步剃了光头。
  腿脚行走不便倒是一直都有的毛病了,他在参加工作的时候就落下了病跟,一到冬天膝盖就整个红肿起来,痛的仿佛是有石块躲在关节之间,你稍有动作它便兴奋的磨,直到磨的神经麻木了,人连叫苦不迭都叫不出了,才心满意足。他去哪里都得扶着个拐杖,敲得地面噔噔作响,同时老态龙钟的迈着他倔强的步调。
  他渐渐发觉自己的劳累与衰老是会堆积的,他稍年轻时全然不是这样,那时候忙的再腰酸背痛,头往枕上实实在在一靠,黑黑的睡上一宿,第二天醒来便什么苦楚也不觉了,但最近他不知道为什么就是睡不着,即使一天不劳动,早上睡了中午打了吨晚上还眯眼,可疲劳的感觉似乎就在他身上安了屋,不停娶妻生子,儿孙满堂,一家人的重量坠的他除了昏沉还是昏沉。
  他睡不着的时候就想些事情,他想白天的事情,想明天的事情,想的最多的还是过去的事情,很久很久之前的事情。他最近老梦到他死去的老伴托梦给他,说那边太冷清了,那边太黑了,她害怕。他说别怕啊老太婆,我还在这里呢。说着伸出手想去抱她,可手伸过去什么也触碰不到,是空的,忽的眼前的人像扭曲了,扭曲成一团,老伴的脸上挤出一缕诡异的笑容,而后揉皱成一团烟四散的干干净净。
  他又一个早晨带着眼泪醒过来,房间里空荡荡的,儿子和女儿大学毕了业以后都在大城市工作,除了节假日基本不会回来,孙子孙女也是他们请保姆带着,整个家就剩他一个人,有一次他坐公交的时候睡着了,坐过了站,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怎么在公安局呆着。两个穿制服的年轻人关切的问候他
  “老人家,您是不是迷路了?您记得您名字吗?记得您家地址吗?还记得您家里人电话吗?”
  王老汉打量了一眼问话的小干警,发觉他跟儿子年龄差不多大。
  他忽然感到一阵没有由来的愤怒,他指着警察的头骂起来
  “你个小兔崽子看不起谁呢?当谁老年痴呆呢?告诉你们,老子儿子女儿都在大城市工作风光的不得了,留老子一个人在家里享清福呢,告诉你们,我记得我自己名字,知道我家地址,我对自己家里的电话号码倒背如流——就是没人接。不用你们帮,老子自己回去。”
  王老汉说着便用力把拐杖杵在地上,挣扎着抬起屁股来,站稳后一把手推开来扶他的警察,如龟似的挪出了公安局的大门,只留下两个警察面面相觑。
  即使是这么冷清的日子,他还是尽量张罗起自己的日子来,试图重现年轻时热闹的光景,他跟隔壁几个老头不知什么时候交上了朋友,经常下棋,偶尔也打打麻将。四个人围一桌,风风光光的杀上一盘,玩的不亦乐乎。
  有天打麻将,常来的三个人中少来了一个。
  他问其中的一个老头:“老汪今天怎么没来凑热闹。”
  原本的气氛一下子冷却了下来,几个老头大眼瞪小眼。
  “他啊,他…昨天晚上心脏病发。”
  王老汉心里猛的震颤一下,但他还是强装出镇定的样子。
  ”走了?“
  ”走了。“
  ”哎,这人活着啊…“
  他云淡风轻的发表了一番通俗的议论,便没再言语。
  那个晚上,王老汉又失眠了,他看着自己年轻时候的照片——参加工作获得先进个人的表彰,和老伴的合影,和儿子女儿在安徽宏村旅行的照片…。他盯着,眼睛恍惚失去了神采,他眯起了眼皮,再睁开,眼中噙满了浑浊的眼泪,他哭的踉踉跄跄,丑态百出,却把这几十年道的淋漓尽致。
  2.
  他老伴去世的时候他才七十多岁,是车祸。
  他赶到医院的时候人只剩一口气了,他看着老伴的脸,只是觉得很难过,却没有想哭的欲望。老伴走了后,他亲手操办了丧事,从发讣告通知亲朋好友,从接待宾客到办白喜事的流水席,都是他全程在做的,客人们在向他道哀辞的时候瞅见他脸上的平静,不禁心生疑虑,当然,不会当面说出来。
  直到他老伴要火化的那天,他就呆在老伴的遗体旁边,坐在那,静静的盯着老伴看了好久好久,还自言自语的说了很多话,仿佛老伴还活着,他们只是在唠嗑。
  老伴被推进火化室了,他别过脸转过身去,没再看她。
  老伴出来了,只是缩在一个小小的方木盒子里,他疑心殡仪馆的人是不是在骗他,这么活生生完整整的一个人,一周前还跟他抱怨菜市场小贩缺斤短两,跟他说想把儿子女儿送出去后夫妻俩一起去青海旅行的人,怎么忽然就躺在这一动不动,失去了一切喜怒哀乐和言语呢?年轻时这么爱漂亮的她,现在怎么,怎么,只是一盒灰呢?他难以置信,乍一下感觉到一股久违的酸涩。
  原来是眼泪出来了,王老汉就跪在地上,歇斯底里抱着印有他老伴头像的骨灰盒大哭起来,啜泣伴着鼻涕,身边的人怎么劝也劝不住。
  送远儿子女儿后,剩下的事就是等死。
  王老汉每天数着自己的日子,心情好的时候觉得自己准能活到一百岁,心情差的时候又觉得自己马上就要不行了。
  他在打麻将前,整天就坐在沙发上,发呆或打盹,他还是会回想久远的往事。
  他从小就知道死是不好的事情。
  他十四岁的时候,第一次被人带去看一个快死的亲戚。亲戚很老了,最后的日子里吃不下一点稀粥喝不下一点水,一下子瘦成皮包骨头的样子,可怜而稍显恐怖。他进房间的时候,看见那个亲戚的眼睛——那是他一辈子都难以忘记的。
  魂灵挣扎着惺忪的睡眼,便轻易把人带向谁也无法言说的深渊。
  他本以为屋里的气氛应当是溢满悲伤的,他在门框边看见三三两两的鬼画符,上面却写着”寿比南山“。
  当他踏进屋内的时候,他还是无法相信眼前的情景。
  亲戚的亲戚零零落落坐在旁边的炕头上椅凳上,热火朝天的聊着,磕着瓜子花生,皮扔的满地都是,他甚至看见他们在笑。仿佛这不是什么可怕的事情,而是一件值得普天同庆的喜事。但他们手上折的纸元宝和房子,案头放着的跳动的烛光,录音机放着舒缓庄严的”南无阿弥陀佛“,都无可辩驳的证明了这确实是要死人的场合。
  但是他们为什么要笑呢?
  十年之后王老汉还记得这个亲戚,清明扫墓的时候来到墓前,发现不知怎么墓碑上多了坨人屎,稀松恶心的黄色流了下来,遮住了墓碑的字体,风干之后又讽刺的无以复加。
  王老汉有点生气,但不知道说什么,只能爆了句粗口
  ”我日他妈的先人。“说罢便把屎仔细的铲除掉了。
  那天他把所有纸钱都在这烧掉了,临走时又点了三支香。
  3.
  王老汉感觉自己快要死了,一天晚上他睡着睡着梦见了漫天坠下流火的石头,他慌慌张张的躲藏,但还是被砸中了,他忽然喘不过气来,似乎真有一吨石头压在他的胸口,同时还有一股火烧火燎的感觉。
  他本能的求生欲还是让他想叫出来,但是声音到嗓子边只有细蚊似的响动,邻居不可能听见的。
  他想到了叫救护车,但是他连摆动手的力气都没有一丝了。
  他还是挣扎着,心一横,不知道从哪爆发出一股力量,竟然摔出了床沿,但这已经是他的极限了,油要尽了,灯要枯了,这是无法避免的,王老汉侧躺在地面上,床上的被子是凌乱的。
  他放弃了,打算就这么让死亡吞噬自己算了,他把眼睛一闭,渐渐地,一种发源于脚部的麻木向上传递开来,细心又耐心的找到他每一根神经,再一根一根的掐断,直到它涌上头部的时候,他眼前一黑,再无知觉。
  ……
  他睁开眼睛,清晨的阳光再次洒进他的窗户,他又一次听到了隔壁的犬吠和窗外榕树上的麻雀鸣叫,再次闻到了厨房飘过来的油腥气味和着杂物的霉干味,他感觉冷,感觉肚子饿了,感觉口干舌燥,感觉有尿憋在他的膀胱里,一切都往常如初。
  嘻嘻,他还活着。
 
 
位置:发表区 年级:大学1 关键字:
作文id:877918 来源:原创 字数:3301 投稿日期:2019-6-16 22:42:36 点击:
  热热火火 点评

推荐3星:[热热火火]2019-6-17 0:19:19
 网友打分:(综合分:)
 欢迎你投下宝贵一票(不能更改,入门级不能打分,选择收藏将进入我的珍藏)。
+2收藏 精品
+1还行 发表
-1真糟 退稿
   发表评论 
搜索更多作文:“衰老之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