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中作文:文学阅读指导

[科幻]数学星战


愿时光尚好,笑容依旧。 白术

  爆炸的余波扩散后,了无生机。没有空气自然更没有声音,一片茫茫四处静默。只有些许战舰的残骸无声地诉说着历史…
  (一)考试
  “高三级本学期第三次素质测试正式开始!”柔和悦耳的声音响彻教学楼。
  林远不紧不慢地小啜一口酒壶中的白兰地,这才端正坐姿看向了电子屏上的考题。映入眼帘的是三个选项:代数、几何和数值。点击“代数”,弹出了一道题目,题干十分简短:
  请设计适当算法并编写程序将给出文件夹中的图片分类。
  桌面上出现了一个文件夹,林远打开看了几眼,皱了皱眉头。其中有几张图片是他非常熟悉的,就是游戏《星战》中的几种战斗舰的正面照,但是另外的那些图片里面的战斗舰的外形就比较奇特了,外壳上多了很多乱七八糟的设备,形状的变化也很大。
  林远并没有着急着去想,反正整整一天的作答时间,况且编写程序其实也不是很大的问题,考试的评测系统允许调用很多库,省去了重复造轮子的过程,因此总的来说这题只需要清晰的思路罢了。
  又灌了一口酒,林远尝试着放空大脑,抛掉近来所学的各种代数知识,寻求那一丝缥缈的灵感。代数题,而且以学校这种常规大考的难度,只是涉猎初等数学,相关的知识有什么呢?
  这间教室的另一个角落里,被誉为学神的李良君也看到了他的几何考题,但是他也在沉思。他身旁的“数值女王”秦玥却已经开始动手答题,噼噼啪啪,芊芊十指灵动地在键盘上敲打着。
  A班班主任并没有留在办公室里和同事们喝茶闲聊。他站在教室外透过窗户关注着那三个尖子生的表现,不时地扫视着整个教室。此时,他心里浮现出永叔的两句诗——“紫殿焚香暖吹轻,广庭清晓席群英”。
  (二)游戏
  考试从八点开始,到了十一点半的时候林远就已经提交了答案。高三A班就在一楼,他坐在教室外的台阶上,拿出平板登录《星战》论坛,逛逛资讯区再去答疑区指导下新手,坐等十二点去饭堂吃饭。
  不一会儿,李良君也走出了教室,毫不客气地一巴掌拍向林远的头,嘴巴也毫不留情:“难得你比我早出来啊,是不是今天走了狗屎运遇到了什么特别简单的代数题?看你这样子也做不了难题…”
  林远并没有像往常一样积极地反怼他,而是转过头露出一个人畜无害的微笑,“嘿嘿,刚刚那个代数题给了我灵感,下午我们开一盘星战试试吧。”李良君并没有想太多,一口应承下来:“嗯行。快到点了,叫秦玥先和我们一起去吃饭吧。”
  此时林远心中窃喜:等我把战舰都用类似的方法伪装以后,看你还怎么跟我斗!
  《星战》是两年前推出的一款RTS游戏,由教育部向全社会推广,旨在取缔市面上的种种不良游戏,同时激发人们的想象力创造力。
  《星战》的自由度极高,基本上可以精细到对于装备内部构造以及个体水平的操控,但是一般的玩法都是从宏观层面上考虑种种优化以及对战策略。毕竟动辄成千上万的宇宙战斗舰群,远远超出了普通玩家能够精细化操作的范围,即便是个别高端玩家依靠某些策略构建的AI系统,也只能做到相对细致的处理。
  林远和李良君算是《星战》的高端玩家了,事实上游戏里的高端玩家基本上也都是些高中生,毕竟大多数学校都将学生的游戏成绩按比例计入平时成绩中,虽说这在以前看起来绝对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
  把秦玥叫出来以后,三个人走在空荡荡的校道上,正午的阳光透过枝叶的空隙洒落在身上,有一种懒洋洋的舒适感。
  “玥妹子,你还要多久才能搞定?下午要不要和我们一起打星战?”
  “大概还要二十七分钟四十秒,等会吃完饭我再回教室就能做完。行吧。”
  估计也只有秦玥这样的数值达人能够将答题时间精确到秒吧,这样活着真累,林远不禁苦笑着摇了摇头。
  午后,林远拎着酒壶,吊儿郎当地走去A班旁边的自修室。他们三人今天中午跟班主任申请了一整个下午的自修室使用权。学校本就偏爱优生,班主任对这几个尖子中的尖子更加是厚爱有加,毫不犹豫地批了。
  游戏开始。
  3 Players.
  初始资源并不少,李良君和秦玥迅速造出了一批又一批的球形战斗舰,然后各自排兵布阵。李良君和林远走的都是优化流,秦玥是少见的纯操作流,她靠着惊人的计算能力和操作水平,快速调整战术,最优化资源调配和战阵排布,在校内排到第三名,仅次于他们。
  林远释放了几个侦察者,看到屏幕上另外两人造出来的大同小异的战舰,脸上笑容更盛。游戏自带的战舰模型就只有那几种,应对方案都已有定势。主流游戏界并没有人在战舰上玩花样,因为有人尝试过自行改装战舰内部结构,但是最终都会导致战舰性能降低,后来也就没人去做无用功了。
  今天中午林远尝试着模仿考试图片中的样子,根据自己设计的算法分类出来的结果,改装了下战舰的外形。他很自信,李良君和秦玥看到自己这些战舰后一定会大吃一惊。
  果然,三军一相遇,李良君终于忍不住吼出自己的疑惑:“你这什么玩意儿啊?!不是说改装之后性能会下降吗?怎么还是这么强力。”秦玥没说话,但是她那紧皱的眉头也道出了她的不解。
  林远默不作声,依旧沉着地操纵自家舰队横扫另外两方。由于对手并不知道这些伪装后的战舰的弱点是什么,无法应用定势方案来对抗,很快就显现出劣势。结果可谓是摧枯拉朽般的胜利。
  等李良君最终不甘地打出了GG后,林远终于得意忘形地开始放声大笑。接着,他看到李良君和秦玥不忿的表情后,依旧嘴角带笑地说:“那就再开一盘咯。”
  一盘又一盘。林远三连胜。
  (三)技术
  距离考试那天已经一周,这期间李良君抱着小强般的精神一次又一次地在星战上邀请林远单挑,被虐了一次又一次。但是令林远郁闷的是,李良君似乎对于自己这种伪装技术已经有了应对的方法,双方的差距越来越小甚至有一次还差点被反败为胜了。
  不过林远也没有闲着,这期间也在不断地优化伪装技巧。虽说李良君迟早会破解自己的伪装技术,但是在这以前先好好地虐虐他,算是为以前被虐的自己报仇了。到了周末,李良君终于忍不住把林远约去了校内咖啡馆,虚心地请教伪装的破解方法。
  林远扬了扬两根手指,“我要交换你的两处优化。特别是提高出兵速度的那个优化。”
  林远悠哉地小口啜着咖啡,看着李良君在那里做心理斗争,倒也有趣。
  “行,就跟你交换。其实提高出兵速度的优化不是很难,你肯定知道怎么处理。一个是利用n维施泰纳问题的最优解布置交换站,另一个是利用最速降线的原理凭借重力设计最优线路。二者结合提高大本营内资源调配速度。”
  “靠!原来就这么简单,亏我还以为有什么惊世骇俗的优化方法呢…之前我可是辛辛苦苦地去论坛上啃了各路大神的论文,都没找到一种达到比你更优的出兵速度的法子。”
  “快点快点,跟我说说你那个鬼怪伪装到底要怎么应对。急死我了。”
  “嘿嘿,你先说说你目前采用的方法。我有点好奇,你的舰队的作战表现好像越来越好,难道是…”
  “嗯我构建了一个神经网络,通过每次和你对战收集数据,然后手动标记,让模型进行有监督学习。只是因为能采集到的的数据实在太少,实在没办法得到很好的结果。”
  “其实你记不记得利用n维向量表示物体特性的方法?当初在考试的时候,我就是直接手动设置了一系列的特征变量,构造了n维向量,然后根据余弦定理计算向量夹角进行分类。”
  “…好吧。其实我都快忘了这种方法了,毕竟最近学几何比较多。嗯确实是个不错的方法,我输得不冤。不过嘛,接下来你想要赢我就难咯。”
  “嗯没关系,接下来我再捣鼓点神优化,迟早再度碾压你。对了,你记得分享给玥妹子,我感觉她最近好像都有点愁眉苦脸的…我真怕她学数值学傻了。”
  (四)星战
  “林远,李良君,秦玥。你们三个出来一下。”某天晚修,班主任把他们叫了出去。
  一向笑眯眯的班主任此时透出一股浓浓的疲倦感,但依旧是用一种轻快的语气对他们说:“过几天你们会提前参加期末考试。考试内容是进行一场星战游戏,由你们三个人协作控制一方迎击敌人。虽然我很相信你们的能力,但还是好好准备一下吧。”
  三人面面相觑,暗自腹诽:坑爹,居然被抓去做制度改革的小白鼠了。
  这次考试相当正式,三人被运送到一个未知的地方,最后进入到一个十分高端的控制室,似乎是那种一线城市才有的星战高级体验馆才有的。
  熟悉了一下操作台之后,考试也就正式开始了。
  第一轮进攻,敌军就来势汹汹。
  镜头拉远,可以看到椭圆形大本营被敌军战舰群严严实实地包围了,无独有偶,敌军战舰群也是围成椭圆形。林远和李良君站在大屏幕前分析,秦玥则是在一旁的控制台前待命。
  林远看了两眼,“用彭色列定理设置攻击塔?不过这样好像比较难实施。”
  李良君摇了摇头,“不是,你想复杂了。这两个椭圆好像是共对称轴和离心率的,从大本营两端作切线,设置直线激光炮,按照相同时针方向沿椭圆周移动就好。”
  “哦有道理,利用切线线段被内椭圆切点平分的性质,然后玥妹子再弄个最优角速度就可以得到很好的攻击方案。”
  秦玥收到指令后,噼噼啪啪,很快就布置好了。然后她顺带提出了防御方案:“防御的话,参考挂谷问题,用内摆线可以吗?”收到肯定答复后,又是一阵噼噼啪啪。一个十分完美的应对方案就成形了。
  毫无悬念,轻松地解决了第一轮进攻。
  第二轮进攻随后就到了。
  林远和李良君看着那一架架奇形怪状的战舰,差点笑出了声。不用多说,秦玥马上调用了之前写好的程序,让那些外貌可怖的战舰原形毕露,然后一波定势方案对上。然而,事情似乎没有这么简单。
  敌军的战舰的攻击力和防御力似乎比之前更上一个台阶。如果不及时找出应对方法,那么他们的舰队很快就会被击溃!
  然而敌军战舰的排列确实没有什么太明显的规律,但是在攻击的时候却又有一种特别的协调感,到底是怎么回事呢…林远正在胡思乱想。秦玥已经设置好了基础的防御措施,也加入了对敌方案的构思。
  偌大的控制室里,令人窒息的沉默。
  “其实…你们有没有感觉那些战舰的排布有点笛沙格定理的样子?”李良君喃喃道。
  林远定睛一看,确实,认真观察的话,那些战舰似乎分成了很多个小三角形单位,发动攻击的时候几个三角形的对应顶点发出激光炮叠加在一起…没错,对应顶点连线交于一点,那不就是笛沙格定理吗!
  之前因为没有收到提醒,而那些战舰又在不断地运动着,整个屏幕上密密麻麻的战舰群,让人难以观察,现在林远和秦玥都看了门道。但是,要怎么应对呢?
  笛沙格定理的话,对应边连线交点共线。
  不用多说,秦玥望向大屏幕,那条线上整齐地排布着一艘艘小战斗舰,很好,这应该是就是突破口了。又是一阵敲击键盘的声音,对那些小战斗舰的进攻优先度调到最高,对应改变作战策略。另外,顺便也给我方战舰加上伪装,来而不往非礼也。
  没想到,敌军的小战斗舰被毁后,战斗力马上大幅降低。再者,似乎敌军虽然会进行伪装,但是却没有掌握破解伪装的好方法,一时之间被打了个措手不及。
  摧枯拉朽般的胜利。
  这次的间隔似乎相对长一点,第三波进攻没有很快到来。
  三人也就算是放松了一下下,趁机再给大本营补充了些细节优化,进行了些许提升。
  静默之中,敌军战舰终于出现了,但是这一次却没有浩浩荡荡的架势,似乎就是随遇而安一样地行进着,散乱地排布着,依旧是包围大本营。然而,变化就这样发生了。
  三人看着大屏幕上被拉伸变形的大本营,面面相觑。这是扭曲空间的水平,怎么应付呢?自从几年前教育部确定了数学的至高地位后,其他学科的地位一落千丈,基本形同体育课。三人都自认自己的物理水平并不足以对付这种艰深的物理层面的问题。
  “没事没事,我们可以想想看有没有数学的办法。学校总不会弄那么超纲的东西来为难我们的。实际上肯定不会很复杂的。”林远不愿意轻易地放弃。
  李良君也在揉着太阳穴,苦苦思索。
  秦玥没有干坐着,重新测试出各种物理常数后,不顾某些物理定律的改变,艰难地制定了一套临时的应对方案,大本营的防御非常脆弱,然而此时已没有办法。
  又是沉默。这次处境更加困难。
  “布劳威尔不动点。”
  李良君和秦玥都看向了林远。
  “事实上空间的扭曲可以看成三维拉伸,那么我们可以求得这种情况下的不动点。这个点应该十分关键,很有可能是维持这片空间扭曲的枢纽。”
  噼噼啪啪。
  屏幕上一艘小小的战舰被打上了红色重点标注。
  一声令下,大本营派出了精锐的舰队,剑指敌军红点战舰。
  很快便显现出端倪,敌军不断调用其他各处战舰来保护那艘小战舰,而且那艘战舰似乎无法移动。但是在秦玥这位“数值女王”的神级操作下,各种资源合理调配,源源不断的战舰群从大本营涌出,一步一步,最终抵达红点位置摧毁了那艘战舰。
  一瞬间,空间恢复了正常,屏幕上又显示出熟悉的图像。
  战争似乎陷入了胶着局面,但实际上他们正在一点一点地积累着优势,再这样消耗下去,敌军迟早落败。
  林远和李良君相视一笑。
  然而,秦玥死死地盯着大本营,迟疑着说:“好像有点不对劲,整个大本营的物资运输速度变慢了,出兵速度降低了。唔,敌军施加了一个引力场…”
  “最速降线!”
  林远和李良君异口同声,继而又相视一笑。
  调整好新的物资运输方案后,敌军没有再进行什么动作。三人就这么静静地看着大屏幕上双方的战舰相互攻击,各种战舰被毁灭的动画充斥了整个屏幕。
  战局已定。
  待到最后一艘敌军战舰被毁灭,不多时,屏幕变黑,巨大的“WIN”映入眼帘。
  (五)尾声
  与此同时。
  “报告首长!我们的十三号基地圆满完成防卫任务。”
  “嗯。想办法好好奖励一下那三个孩子吧。”
  宇宙的某个角落。
  爆炸的余波扩散后,了无生机。
  没有空气自然更没有声音,一片茫茫四处静默。
  只有些许战舰的残骸无声地诉说着历史。
 
 
位置:发表区 年级:高中1 关键字:科幻,数学
作文id:878235 来源:原创 字数:5190 投稿日期:2019-7-8 11:58:27 点击:
  柠檬与夏 点评

推荐3星:[柠檬与夏]2019-7-8 15:44:09
 网友打分:(综合分:)
 欢迎你投下宝贵一票(不能更改,入门级不能打分,选择收藏将进入我的珍藏)。
+2收藏 精品
+1还行 发表
-1真糟 退稿
   发表评论 
 同题作文:  搜索更多:“数学星战”
  • 无题2( 32字初一 7鱼)
  • “校园贷”引发的危害( 2540字大四 6385321)
  • 学习语文的重要性( 2941字大四 6385321)
  • 读《绿山墙的安妮》有感( 466字小六 任方圆)
  • 追寻那渐远的童年时光( 810字初三 梦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