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作文:应用文阅读指导

地下交通站


城关区红星巷团结新村小学 宋YJ

  吴富贵:你当老子还怕他不成?别说他不在这儿,就是他在这儿…(语气软下来)那我也得给狗一个面子是吧?

人物:钱祥(掌柜的,胆小怕事,见钱眼开,但富有正义感,痛恨日本人)
郑前(伙计,真实身份是中共地下党,隐藏在此收集情报)
吴富贵(汉奸,侦缉队队长,贪生怕死,欺软怕硬)
赵二满(铁杆汉奸,日本司令警备队队长)
李云洪(武工队队长,精明干练,善伪装,令日本人闻风丧胆)
王小三(要饭的,真实身份是情报输送员)
张明轩(算卦的,人称张半仙,骗人糊口)
《吴富贵坐在长椅上,右脚蹬在长椅一侧,嘴里碎催的骂着。
吴富贵:他妈的,这是他妈什么鬼天气?真他妈的热死我了。大夏天的怎么他妈这么热?掌柜的,掌柜的!
钱 祥:来了。 
钱 祥:一句话能说出这么些个他妈的,不用问,准是您吴队长,真是不好意思,怠慢了。您这是要…结账?
吴富贵:结他妈什么账?老子坐在这里半天了,连口水都没给我上,你这店是不是不想开了? 
钱 祥:瞧您这话说的,不开我吃什么呀?不开…您去哪儿赊账啊?
吴富贵:也对!(反应过来)拐着弯儿的骂我是不是?
钱 祥:哪有啊?真是对不起吴队长,后院那条黑狗它不听话,老叫唤,我正教训它来着,把您给忘了。
吴富贵:是狗重要还是我重要,啊?
钱 祥:您别拿自己跟狗比呀,您跟它没得比。
吴富贵:少他妈废话,那狗不是老叫唤吗?
钱 祥:是啊!从早上就开始,这耳根子就没清净过。
吴富贵:正好,杀了,给我解解馋。
钱 祥:那可不行,那条狗他咬人。
吴富贵:我还没见过比我还横的主儿,走,老子崩了它。(起身,拿枪)我看看它敢不敢咬我的子弹!
钱 祥:别别别,(让他坐下)那条狗它有后台,杀不得。
吴富贵:狗也什么后台?
钱 祥:现在干什么能没后台呀?
吴富贵:那你倒给我说说,它有什么后台?
钱 祥:您不知道,这条狗是老掌柜留下的。
吴富贵:那老******已经死了呀!
钱 祥:(不乐意)您听我说完呀,那条狗可是赵队长送给老掌柜的。
吴富贵:赵二满?
钱 祥:是啊!您要把它杀了不就得罪赵队长了吗?
吴富贵:你当老子还怕他不成?别说他不在这儿,就是他在这儿…(语气软下来)那我也得给狗一个面子是吧?
钱 祥:哎。
吴富贵:行,我就看在狗的面子上不跟赵二满这狗汉奸一般见识。
钱 祥:是是是。
吴富贵:那******倒给我上点儿吃的呀,你没看到我都饿瘦了。
钱 祥:您还别说,我这一瞅,还真瘦了。
吴富贵:是吧。
钱 祥:您这衣服是真瘦了,赶紧换了吧!
吴富贵:嘿,掌柜的,你这是变着法儿的寒掺我呀!
钱 祥:没有没有,这样好不好?您等一会儿。我让厨子给您做点儿吃的。
吴富贵:赶紧的吧!
钱 祥:郑前,郑前,给吴队长做点儿吃的。我给您拿壶水去,您…
《狗叫声传来……
钱 祥:嘿,这条黑狗你说可恶不可恶?别叫了,再叫打断你的狗腿子!
吴富贵:嗯?
钱 祥:我没说您,我说狗呢!您先坐着,我去厨房给您看看。
《郑前一手端着咸菜,一手拿着大葱从侧门走进来,与正要走出去的钱祥相遇
钱祥:呸,这狗汉奸!端上去吧!
郑 前:吴队长,您的饭菜,(把咸菜跟大葱放到桌子上)您慢用。(走)
吴富贵:等等,这是什么?
郑 前:咸菜呀!
吴富贵:这个呢?
郑 前:不是吧,您连大葱都不认识?
吴富贵:谁他妈说我不认识?
郑 前:您认识还问我?
吴富贵:我是问你为什么只有这个?连点儿荤腥都没有!
郑 前:我都三天没吃荤了。吴队长,不瞒您说,店里就这么点儿东西了,菜都没了,更别提荤腥了,我横不能把那苍蝇打下来给您吃吧!
吴富贵:那你们不会出去买呀?
郑 前:我倒是想着,可这两天城门不是戒严了嘛!只许进他不许出,再这么弄下去。恐怕这客店就得关门了。
吴富贵:不能关门。
郑 前:对嘛!
吴富贵:关了门我去哪儿赊账去呀?
郑 前:啊?您就为了这个才不让关门的呀?
吴富贵: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实话告诉你吧,还就是这个原因!
郑 前:咳!(看了看四周,没人,把包子拿出来)吴队长,我这儿给您预备了点儿吃的,您要不要尝尝?
吴富贵:包子?
郑 前:啊。
吴富贵:什么馅儿的?
郑 前:面馅儿的。
吴富贵:啊?这不就是馒头嘛!
郑 前:我在里面放了糖。
吴富贵:好吃吗?
郑 前:好吃。
吴富贵:好,听你的,放下,我都尝了。
郑 前:好嘞!(看看四周,坐下,小声)吴队长,最近是不是有什么大事儿呀?弄的还得关城门戒严。
吴富贵:你打听这个干嘛?
郑 前:咳,这不是店里都没菜了吗?要再不添置点儿,下次您来了还是咸菜,大葱都没了。
吴富贵:(看了四周,没人)我告诉你,你可别告诉别人。
郑 前:您说。(仔细听)
吴富贵:前两天皇军运往前线的物资被八路劫了,前线的皇军都三天没饭吃了,天天靠做梦活着呢!哎呀,一个个饿的跟葡萄干儿似的,都没法打仗了。
郑 前:是吗?
吴富贵:可不是嘛!这不是这两天有弄了点儿物资,准备运到前线去。
郑 前:那赶紧运呐,关城门干什么?
吴富贵:问题就出在这儿了,没人敢运呐!都被八路打的吓破了胆了。运,没人敢运,不运,放在城里怕抢,太君正在为这件事儿发愁呢,想来想去只好先把城门关了,免得八路来抢,现在知道为什么关城门了吧!(吃)
郑 前:哦。那老这么关着城门也不是办法呀?皇军到底什么时候把这批物资运走啊?
吴富贵:就这两天了,皇军又想来想去,决定让我去找张半仙。
郑 前:找一算卦的干什么呀?
吴富贵:让他帮忙算算什么时候运物资合适?
郑 前:军事行动靠一算卦的拿主意?
吴富贵:(鄙视)要不怎么说这是一群猪脑子呢!
郑 前:吴队长,说话留神。
吴富贵:(反应过来)皇军这不是没辙了嘛!
郑 前:哦,咳,您给我说这个干嘛呀?我又不懂。
吴富贵:这不是你问的吗?
郑 前:我就是想问问您,怎么样才能出去买到菜?再这样下去您连咸菜都没的吃了。
吴富贵:想出城买菜?
郑 前:您有办法?
吴富贵:我是谁呀?侦缉队大队长,能没有办法吗?
郑 前:哎哟,您这可算是把我们小店救了。什么办法?
吴富贵:办法是有,只不过这……
郑 前:懂,您放心只要您能让我买到菜,您想吃什么就吃什么,叫您白吃一天。
吴富贵:一天?
郑 前:两天。
吴富贵:两天?
郑 前:那您说几天呀?
吴富贵:怎么着也得…十天呀?(伸九说十)
郑 前:(惊讶)十天?行,只要能买到菜,就叫您十天白痴!
吴富贵:白吃十天。
郑 前:白痴!
吴富贵:还是你小子会办事儿。(拿出一张特别通行证)有了这个你想去哪儿就去哪儿。
郑 前:谢谢您。(刚要拿,吴富贵又收了回去)您这…
吴富贵:记住,一张通行证只能出去一个人。用完了还我。
郑 前:放心吧您!(把证接过来)
吴富贵:行了,吃完了。(起身走)
郑 前:您走啊吴队长。
吴富贵:嗯,去找张半仙。
郑 前:(送到门口)您常来。
吴富贵:放心吧,买了菜我就来。(扇着扇子由中门下)
郑 前:哎。
《钱祥端着茶水进来,看见吴富贵的背影。
钱 祥:(把茶水放在柜台上)汉奸去哪儿了?
郑 前:(回头看见钱祥)去找他的大树了。
钱 祥:白瞎了我这一壶吐沫水了。
郑 前:掌柜的,你可真够缺德的。
钱 祥:我没给他烧壶尿就不错了。看日本人走了,他嘚瑟什么?
郑 前:您放心,日本人是秋后的蚂蚱,且蹦跶几天呢。
钱 祥:行了,我去把茶水放起来,你把桌子收拾一下。
郑 前:您还放它什么呀?倒了算了。
钱 祥:倒了不白费我这几口吐沫了吗?等他下次来,我还给他上。(由侧门下)
《郑前看了看通行证,心里想着怎么样才能把情报送出城去,这时一个要饭的走到了门口。
王小三:行行好,给点儿吃的吧!
《郑前回头看看,原来是一个衣衫褴褛的小叫花子,他虽然富有同情心,但店里确实没有什么吃的了,再加上心里牵挂着怎样把情报送出去,他知道老周的身份已经暴露,没有办法联系组织,所以心急如焚,脾气难免大了点儿。

郑 前:哎哟,怎么是个要饭的呀?没有没有,赶紧走吧!(向外赶)
王小三:门前有狗不能打。
郑 前:这儿哪有狗…(反应过来)你说什么?
王小三:门前有狗不能打。
郑 前:皇城街道满是仙。
王小三:郑前同志。
郑 前:你……
王小三:什么你你你的?叫同志!我是你的上级。
郑 前:(轻抚了一下他的头)你个小毛孩子,快进来。(郑前把他带进来,看了看周围,是安全的)老周呢?
王小三:老周同志已经暴露了,组织上派我来接替他。
郑 前:那老周……
王小三:放心吧,老周同志已经到了根据地,没有什么危险。组织上对老周同志的工作还是肯定的,如果不是他及时的把情报送出城,鬼子那批物资也不会这么轻而易举的就到了咱们武工队的手上。
郑 前:嗯。
王小三:最近有什么事情没有?
郑 前:有,自从上次那批被劫了以后,鬼子有弄了一批,就放在北平城里。
王小三:太好了,那他们打算什么时候运出城去?
郑 前:这个不知道,不过就这两天的事儿。鬼子让吴富贵去找张半仙了。
王小三:找他干什么?
郑 前:选良辰吉日把这批物资运出去。
王小三:看来鬼子真是黔驴技穷了,居然让一个算卦的拿主意。等着吧,光明就要来了。
郑 前:嗯。
王小三:行了,我走了。
郑 前:你去哪儿?
王小三:把情报送出去呀!
郑 前:你怎么出去呀?城门正戒严呢!
王小三:这我还真没想过。
郑 前:(笑了,把通行证拿出来)给你。
王小三:通行证?从哪儿弄的?
郑 前:吴富贵给的。
王小三:真不愧是老地下!走了。
郑 前: 哎等等,你这样出去怎么行?鬼子还以为你是偷的呢!(拿了一件衣服给他)把这个换上,就说是咸亨客栈出去给皇军买菜的。
王小三:得咧。
郑 前:给你点儿钱。(把钱拿出来)
王小三:你把我当什么人了?为组织服务那是应该的,多少啊这是?
郑 前:想什么呢?我是让你买点儿菜回来。
王小三:真买菜呀!
郑 前:废话!(拿了几张给他)够了。
钱 祥:(画外音)郑前,郑前!(走进来)
郑 前:(掩饰)嘿,我说你这孩子怎么回事儿啊?我说了没吃的,赶紧走!
王小三:没吃的你叫我进来干嘛?
郑 前:谁让你进来了?你自己进来的。赶紧出去!一会儿掌柜的该打人了。
王小三:走就走!哼!(出门)
钱 祥:你怎么就这样让他走了?
郑 前:咱们没吃的给他。还有跟大葱,人家也不要呀!
钱 祥:我是说他把咱的衣服拿走了。
郑 前:您放心,他肯定会送回来的。
钱 祥:你疯了吧?拿走了还给你送回来?
郑 前:真的,您要是不信,那我也没辙。
钱 祥:行了行了,你赶紧去老太太那儿看看,正找你呢!
郑 前:老太太找我干嘛呀?
钱 祥:本来是找我的,我这不是安排你去嘛!
郑 前:哎,掌柜的……
钱 祥:快去!就说是我让你去的。
郑 前:得嘞!(拿了咸菜盘,大葱,侧门下)
钱 祥:唉,这生意是真冷清呀!哪怕来个不正经的也行啊!
《张明轩坐在椅子上,装模作样地摇着签》
张半仙:求事问卦,大洋一块;卜问吉凶,一块大洋;婚丧嫁娶,大
洋一块;相面测字,一块大洋……
  吴富贵:他妈的,你就说测什么都是一块大洋不就完了吗?
张半仙:去去去,别……呦,这不是吴队长嘛,真是不好意思,没认出来。
吴富贵:滚!他妈的,快点给我们皇军算算良辰吉日!
张半仙:你们要什么良辰吉日,闲得无聊,来我这消遣啦?
吴富贵:他妈的,什么都不要问,快点算,不然老子崩了你。
张半仙:明白!明白!
《张半仙摇头晃脑得摇了摇签》
张半仙:算出来了,后天。
吴富贵:好!好好干,皇军不会亏待你的。拿着《掏出一块大洋》。
张半仙:谢谢吴队长。
《 李云洪和 侦缉队员、警队队员、八路若干在山上等待半天》
李云洪:要不是郑前和王小三,日本鬼子和这批货就别指望了。
八路甲:就是,回去给他邀功!
八路乙:排长说得不错。
侦缉甲:嘘!看!鬼子来了!
李云洪:各组准备,警队吸引火力,侦缉队打替补,其余人和我来!
《几秒后》
八路乙:排长!排长!
八路丙:同志们,冲啊,一定要把那货物抢来!
《经过一场打斗后,日寇将那笔物资扔下跑了》
《八路上场把物资都抢了过来》
《谢幕》
 
 
位置:发表区 年级:小学6 关键字:
作文id:874040 来源:原创 字数:4501 投稿日期:2018-10-28 19:56:18 点击:
  ROOT 点评

推荐3星:[ROOT]2018-10-29 20:23:27
 网友打分:(综合分:)
 欢迎你投下宝贵一票(不能更改,入门级不能打分,选择收藏将进入我的珍藏)。
+2收藏 精品
+1还行 发表
-1真糟 退稿
   发表评论 
搜索更多作文:“地下交通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