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中作文:文学阅读指导

笼子里的少女


地球,你知道的 裴如初

  出于偶然想到的。如果心看透了,身体便不再会被束缚。
 皇玖,天帝的第九个女儿。她本应与他人一般拥有无忧无虑的生活,却因哥哥们的相继死去而不得不担起对抗魔族的重负。
  天帝仙逝已久,素来以突袭著称的魔族竟蠢蠢欲动。这下子准备出兵都不打算隐瞒了么,看来我这个统帅在他们眼中不过屡蚁。皇玖自嘲地想着。
  天魔大战的号角终会在几天后吹响。天庭某大臣急匆匆地赶到皇玖的书房外,忧心忡忡地告诉她:“天庭兵力不足,三万天兵在上一次天魔战中耗损惨烈,近乎……一半。我们只有对方三成兵力。公主,此战,我们必输啊。”
  皇玖用食指按了按紧皱的眉心:“我知道了。难道没有新训的兵吗?”
  “回公主,由于战斗死伤惨重,已无新兵再加入……”大臣汗颜。
  皇玖无奈:“行吧,那让天庭中法力高强的人好生修炼。这几天后的天魔大战……哎,你先下去吧。”
  看着步履略显蹒跚的老臣,公主心中万分心疼。
  天庭里高境界臣子一般都云游去了,前几次的大战规模那么庞大也没把他们请回来。这次怕是很难。且说这战争,魔族不断发起,占领天庭也是早晚的事。自己身上的担子,可沉得厉害啊。
  没有多少准备。几天后魔族便气势汹汹地攻了过来。一改之前的策略,这次魔族先上最低级的兵来攻击。看着看守天门的五千精兵被那一万左右的低级兵包围着攻死,皇玖差点气得吐血。最令人难堪的是,魔族仿佛根本瞧不起此时的天庭。明明一万的兵还剩下两千左右,上面竟收回成命,不攻了。
  皇玖一袭白衣落在天门外。乍一看还真有些仙韵。不过此时她无暇顾及这些,压抑着心中的情绪,她努力地控制着自己:“魔族这是什么意思。虽说我天庭兵不多,但还不至于到只有守天门的五千精兵吧。”
  她这话音才落,眼前便出现了一团黑雾。皇玖警惕地想后退,却发现自己根本动不了。
  黑雾逐渐清明,里头走出了一个一身黑衣,带着半边面具,正在笑的男子。
  “所谓擒贼先擒王。你,才是我的目标。”
  “欺我天庭无人?!”
  “不。但若真要打,你们肯定打不过我们魔族。不过,我不想弄得这么惨烈。给你2个选择:要么,你跟我走;要么你跟我打。赢了,我们退兵,三年后再战;输了,天庭沦为魔族的领地。九公主,您意下如何。”
  皇玖看了男子一眼。他这话听着有理,表情也是冷冷淡淡。随便一看好像真那么回事。要不是她身上已经被黑雾缠绕出血来,要不是她的余光看到自己身后不知何时竖立起了透明屏障,且只要有人靠近,便会暴体而亡,可能,她真会觉得这男子还挺讲理的。
  打么。皇玖苦笑着看向自己出血渐多的身子,她连这么简单的束缚咒都解除不了,会打得过这经历了这么多场天魔战的魔王吗。无疑只有第一个选项了。
  “我跟你走。不过,这天庭,你最好别肆意妄为。”
  男子显然料到她会做这个选择。他又笑了笑,道:“你走了,这天庭不就是魔族的了吗。肆意妄为?呵,你见过那个族在自己的领地里肆意妄为的呢?”
  欺人太甚。皇玖的嘴唇都被咬出血来了。但这由不得她选择了。不管如何,这天庭早晚会交代在她手上。毕竟,都只剩些残兵弱将了。
  结果便是皇玖亲眼见证着天庭被洗劫一空,所有本来挂着天庭标志的建筑都被毁掉。再然后,男子一人带皇玖回到了魔族。
  她看着他缓缓摘下面具。
  她忍不住了。
  她说:“三哥,你为什么要帮魔族?”
  皇灿,也就是原天帝的第三个儿子,说:“我修炼不巧堕入魔道,天庭每个人都鄙夷我。反而我到了魔族得到了重用。呵,你们只不过是些自恃清高的东西,以为自己有多高贵呢。到最后,还不是都死在了我手里。”
  皇玖一直很平静。等到皇灿说完了,她才缓缓道:“是封七对不对。”
  皇灿的瞳孔在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缩了缩:“不许你提他!”
  “我知道了,魔王拿他威胁你。”皇玖恍然大悟般,“还有啊,你要怎么处置我?”
  “呵,拿他威胁我?亏你想得出来。至于你的惩罚,也不算多重。毕竟我们还有血缘关系,哥怎么舍得重罚你呢。”皇灿的表情很是狰狞。
  皇玖没有理他。
  知道皇玖被关在了一个有法术禁锢的笼子里,下面是黄澄澄的炼狱岩浆,她才意识到,自己曾经的哥哥到底是多没人性。
  “我要你永生、永世都被囚禁在里面。哈哈哈哈哈——”
  四处都弥漫着他的大笑。皇玖绝望了,她扶着笼子的栏杆慢慢地坐了下来。
  
  黑暗,无尽的黑暗。
  与其是说把皇玖锁在笼子里,不如说是将其困在她的心魔里。
  皇玖不记得自己到底多久没有笑过了。
  虽说她有一副少女的容貌,但毕竟是天帝之女。而今大概已有900多岁。
  自她120岁那年,天庭与魔族展开了大战。此战打得硝烟四起,魔王挑衅时,把该说的不该说的统统到了出来。她在那个敏感的年龄,就这样被迫知道了许多不争的事实。
  她开始陷入一种状态。在那个状态里,一个她想要沉浸在痛苦与悲伤里,另一个她却一直在鼓励。到最后她也不知道是谁战胜了谁,但大家都惊慌地发现,以前那个天真活泼调皮娇俏的九公主变成了这副德行,这副仿佛没有任何事能让她感情波动的样子。唯一没有变的,是九公主的有问必答。
  出去吗。出的去吗。皇玖在心中问自己。你能出这个笼子吗。
  你能走出自己的心吗。
  这笼子能吸收一切对它施加的法力。而且,它好像还会把它所吸收的,转化为精神上的折磨加倍地还给皇玖。
  纵然皇玖练了几百年波澜不惊的心,但对于这种来自灵魂的拷问,她没法做到平静。
  黑暗中有个声音不停地说:“你该死,你没有守住天庭……”
  她终于忍不住竭力嘶吼:“我该死吗?!这是我的罪过吗?!兵力明显不足,实力相差明显悬殊,这不是我的错!”
  黑暗中那个声音继续重复:“你该死,你没有守住天庭……”
  “这不是你们所期望的吗,到头来还要责怪我……”她喃喃着,望向黑暗的某一点。
  不想听,不想面对。皇玖觉得自己很累。要不就随了皇灿算了,待在这笼子里,永生永世,做个傀儡。
  傀儡……她一怔。
  我怎么,可以沦落到做傀儡呢。
  黑暗中的声音还在。皇玖虚晃晃地站起来,闭上了眼。
  我……该死吗。
  我到底……该不该死。
  天庭没有守住,是我的错,还是前人留下的隐患。
  内心的审判很无情。这是因为,皇玖从来都没有放过自己。
  是,我该死,但我现在还不能死。
  是前人留下的隐患,但也是我的错。魔族迟早会派兵,我竟没有在上一战打完后马上练兵,到头来却指责别人。
  天气虽然被攻,但高修为的神仙总不至于全被废。像皇灿说的,天庭的人自恃清高,怎么会那么容易就妥协呢。
  可这笼子……该怎么出去?
  想清楚了自己的使命与今后的状态,皇玖不再颓废下去了。她开始潜心研究这笼子。毕竟世上没有完美的东西。那些看似完美的东西,也总有缺陷。而且时间,她也有的是。
  经过上百次的试验,她终于发现了这笼子的缺点。同时她还有个额外的收获——这笼子有灵气。
  她开始盘腿修炼。笼身上的灵气源源不断地涌进她的身体。渐渐地,那些缠绕在笼子上的黑雾都不见了。
  我不会成魔了吧。她浅浅地笑着,一袭白衣如旧,只不过周身多出来了一层黑雾,显得分外妖娆。
  应该没这么容易吧。可能因为这灵气在魔族,所以变了个颜色罢。
  既然成果都出来了,那便……
  皇玖眯了眯眼,集中灵力,向那笼子的缺陷处攻去。
  “呲呲——”铁笼四周出现了雷电状物。她后退了一步,却踩了个空。
  “嘶——”衣服被周边飞扬的火焰烧个正着,她微微皱眉,任由身体向下跌去。
  魔殿里的皇灿像是预料到了什么,倏地站了起来,稍一用力,一副景象便出现在空中。
  那赫然是笼子打开的场景!
  他大袖一挥,气急败坏地嚷了句,就朝地牢那边飞去。
  然而已经迟了。
  皇玖早已从那个地狱一般的地方逃走了。
  她拿出120岁生辰上天帝送给她的七彩石手链,咬破自己的手指在每颗石头上都滴了一滴血。
  “各位前辈,小辈乃天帝第九女。小辈无能,天庭已被魔族攻陷数年。今小辈复出,想夺回天庭,望各位前辈相助!”
  皇玖站在空中,背后是无尽的黑暗与肆意燃烧的火焰。她看到七彩石中心画面上的各位前辈相互点头,终于稍微松了一口气。
  她回忆着自己被带到这地方的情形,找到出口,重新回到天庭。前辈们早已到了天庭,几个人已经与驻守天庭的魔族打了起来。
  她没有参战。她在等皇灿。
  带到皇灿怒气冲冲地赶来时,看到的就是魔族惨败,几位前辈并排站在皇玖背后的场景。
  依旧是白衣,皇玖脸上却带了些笑意,让他觉得分外刺眼。
  “几年前,我自认打不赢你。但今天,我想试一试。”
  并嘱咐几位不要插手。
  “好啊。”皇灿情绪调节得倒挺快,脸上挂着轻狂的笑。
  他们大打出手。
  第一回合,皇玖重伤皇灿。
  第二回合,皇玖被皇灿打到站不起来。
  “九公主,要不……”有一位前辈看不下去了,想要出手帮皇玖。
  “不用。”皇玖的声调很阴戾。她勉强跪坐着,用手指在皇灿身边画了个圈。
  皇灿本还想看看这九公主还有什么本事,没想到是这早已被他找到破绽的一招。
  他又笑起来:“我还当你有多厉害……”话毕便放招过来。
  皇玖咬咬牙。先前两回合她用了太多灵力,剩余的灵力发动这个阵已是很危险。
  “住手!”有人凭空出现挡在了她阵边,并轻松化解了皇灿的攻击。
  皇玖放了手。
  “封……七。”她看见是他后,用力闭了闭眼,脸上有些绝望。
  “封……”皇灿想喊他的名字,却被对方甩了个巴掌。
  “啪——”
  “你……”皇灿想说什么,在看到封七的神色后闭了闭嘴。
  “我叫你好好待在天庭,你就是这样好,好,待的?”
  “你以为我被魔王抓去了?皇灿,在你眼里我究竟有多弱?”
  “我叫你带九妹走出心魔,你倒好,把她关在心魔笼里。幸好她最后意志足够坚定走出来了,不然……”
  “皇玖你……”皇灿又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看向她。
  “跟她没关系,我自己要求的。”
  封七又将自己的经历简单阐述了一遍,带着皇灿走了。
  几位前辈看得云里雾里,皇玖只得与他们讲这其中的事。
  皇灿喜欢封七,这在当时天庭里面的人都知道。皇灿那时也没有堕入魔道,只不过天帝不赞成自己皇子断袖的行为。众人阿谀奉承,也对皇灿指指点点。而那段时间,皇玖心魔犯得厉害,封七作为天庭医师自然要去看,却发现皇玖的心魔是因天魔大战而起。无奈之下,封七去了趟魔族,向对方请求停兵。对方问明白原委后便要求封七做他们的傀儡,直到九公主的心魔治愈才放他出来。所以后面发生的那些事,也因此而来。
  几位前辈不屑一顾,不就是小孩的破事嘛。
  但又有一位对皇玖说:“封七出来了,是否意味着,九公主的心魔已解?”
  她想了想,道:“算是吧。”
  至少,她不再是那个笼子里的少女了。
  过去的她被“心魔”这个笼子束缚了太久。而且为解她的心魔,天庭付出的代价也太大。她问心有愧,打算重新经手天庭。
  又几百年过去了,天庭恢复如初,皇玖,也已经彻底从心魔中出来了。
  这也算是她漫长的人生中,具有浓厚色彩的一笔吧。
  
 
 
位置:发表区 年级:初中2 关键字:
作文id:878752 来源:原创 字数:4117 投稿日期:2019-8-22 8:04:22 点击:
  CUVA 点评

推荐3星:[CUVA]2019-8-22 8:44:29
 网友打分:(综合分:)
 欢迎你投下宝贵一票(不能更改,入门级不能打分,选择收藏将进入我的珍藏)。
+2收藏 精品
+1还行 发表
-1真糟 退稿
   发表评论 
搜索更多作文:“笼子里的少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