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作文:文学阅读指导

天堂墨客


若安 陵山

  [你的名字]实在是怕写不完了,草草完稿。越写越偏,但是已经没有灵感和时间让我重新写了。
  1.
  “笔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这是杜甫赠与洒脱狂欢之人李白的两句诗。
  李白是流传千古的诗仙墨客,受万人敬仰,而我只是一位中层阶段的现代人,却常被拿来和他做对比。
  我白某何德何能可以被拿来和诗仙作对比呢?这不是在贬低诗仙吗?
  想想,也大概是因为我骨子里有着墨客本质,笔下却一无所有的原因吧。可能还有一点,我名唤白李。
  无论是前者或后者,我都成了赝品。
  
  2.
  听名字,别人可能以为是我父母对我抱有重大期望,希望我能像李白那样满腹墨水,出口成章,但其实仅仅是因为我的母亲姓李。现在他们已经离婚了,我跟着母亲。
  我的母亲本是个敢爱敢恨的人,嫁给父亲,她是很不情愿的,因为她不爱他。他们是指腹为婚,但却并非青梅竹马。十六岁的第一次相见,父亲对母亲一见倾心,可母亲的目光却始终不肯在父亲身上停留。除了厌恶封建的传统观念,我想,父亲并不出众的外貌,也是母亲不肯妥协的原因之一吧。
  母亲是很骄傲的人。
  但母亲最终还是妥协了,不是外婆的威逼利诱,而是因为外祖母。外公父母双亡,是上门婿,平日不敢言语,对母亲也是不冷不热,所以外祖母就是家里的掌权人。外祖母同样是很骄傲的人,决不允许别人违抗自己的命令,在家族中也是受人尊敬的元老之一。家族会议上,母亲当众顶撞了她,不愿意跟不喜欢的人在一起,外祖母觉得有损颜面,放下狠话摔碎了杯子,气冲冲地离开。母亲很讨厌外祖母,她不在乎外祖母的感受,也不畏惧外祖母威胁让她滚出家庭,但是她在乎外婆。
  外婆是个很温柔的人,据说是像英年早逝的外祖公。但外祖母是封建思想,重男轻女,不喜外婆懦弱的性格,对外婆态度颇差。外婆和母亲的桀骜不驯不同,她逆来顺受,尽管外祖母待她不好,她却视外祖母如命。也是,在那个重男轻女的时代,母亲就算对自己再不好,也比他人强。
  外婆很爱外祖母,所以她跪在了女儿面前,泪眼婆娑。
  母亲和外婆唯一的相同点也在这里,外婆是母亲的软肋。
  是正宗的中式婚礼,母亲换上一袭绣凤嫁衣,化了浓妆,嫌盘发太重的她硬是不顾他人的阻拦,在梳妆时,亲手剪去了一头秀发。外祖母讽刺她时,母亲狠狠瞪了她一眼。母亲容貌本就上佳,她眉毛一横,更是盛气凌人。
  外祖母第一次缄口不言。
  盖上了红盖头,一位老妈妈温和地说着让母亲把手伸给她,母亲迟疑着不肯伸手,空气凝固了许久,外婆的声音轻轻飘来:“我来吧,我来搀扶着我女儿走这一段路。”
  母亲忽然就泪目了,她闭上眼倒吸一口气,将手伸了出去,外婆小心翼翼地搀扶着母亲跨过了一道道门槛,途中,外婆似乎是下定了决心,低声说了一句:“囡儿,等母亲老了,你就离婚吧。”
  母亲受到了震撼,她知道外婆说的老是什么意思。
  她斩钉截铁地说:“我不离婚,你别老。”
  外婆却只是喃喃自语:“我对不起囡儿的……”
  母亲上轿的那一刻,外婆哭成了泪人,泪花溅在母亲的手背上,滚热发烫。外祖母似是恨铁不成钢地看了眼自己的女儿,吩咐人把外婆带了回去。
  母亲坐在花轿里,怔怔地望着手背半天,掀开盖头,拉开了窗帘,望着车外侧目注视的人群,才肯相信自己是要出嫁了,嫁给一个谋面几回的人。
  轿子有些颠簸,母亲扶着额头有些不适。
  突然,一把剪刀从怀里掉了出来。
  这是母亲之前剪头发时,顺手揣进怀里的,此时掉落在地,总觉得是命运在暗示些什么。
  母亲弯腰捡起剪刀,一脸平静,心里有个声音在说:“既然我答应了出嫁,就会好好过日子,寻短见这种事,让别人去做吧。”
  这不是想开,也不是顺从,只是一种暂时安生的想法。
  一开始我不明白,桀骜不驯的母亲怎么能够做到就这样去面对绝不会短暂的婚姻生活,母亲本是无耐性的人。
  后来我才知道,正是母亲的性格,让她认为外婆那句关于“老去”的话是威胁,所以她妥协了,这就是更深一层的桀骜。
  母亲坐在床边等待着那个据说对她一见钟情的男子,因为她没见过那人几面。脑海中出现的面孔有些模糊。
  母亲有些气恼,如果他不喜欢自己好了,他若是提出拒绝的话,别人肯定只会觉得是女方如何如何把,应该也比较容易,偏偏他要喜欢自己。
  被一个无感的人喜欢,真的是一件烦心事吗?如果是我的话,或许会心存感激,毕竟很少能有眼拙之人喜欢我这般无才无貌的。
  怪不得别人常背地里说我像父亲。
  父亲相貌虽平凡,却是个很温柔的人,他缓缓推开房门,母亲听到动静,身子下意识一震,随即听到了一个温润的声音:“久等了。”
  母亲抬手想掀开盖头,父亲却先了一步,用手撩开红盖头,笑意盈盈地望着母亲。
  声音和角度使得母亲产生了一瞬的错觉,眼前这个男人,如画中走出来的书生一般。
  但很快母亲便清醒了过来,下意识地低头避开了他的视线。
  “天色已晚了,休息吧。你反感的事,我不会做的。”父亲的话,出乎母亲的意料。
  母亲讶然抬头,警惕地盯着父亲看了几眼。
  
  3.
  交代完了这些,我总算可以开始讲墨客的事了。
  我向来偏科严重,数学很好,语文却极烂,偏偏班主任是语文老师,她对我是恨铁不成钢。数学老师对我的高度赞美更是让她忧心忡忡,她始终认为我语文不好一定是有什么特殊原因,我感到荣幸——她觉得我是个聪明孩子,同时也有些苦恼,因为她经常会流露出失望的表情。
  一日,母亲接到她的电话,我正在客厅看新闻,听到一声“成老师”便慌了神,故作镇定地侧耳去听。
  母亲回应的态度一如往常,声音毫无波澜,不多的答话更让我惶恐,成老师在电话那一边一定是喋喋不休地诉说着我偏科的严重性,使得母亲来管教管教我。
  “嗯再见。”母亲的一声使这场漫长的谈话得以结束。
  我自知有错,像只等待宰割的小绵羊,因紧张而颤抖着,却又乖巧地坐在原地。
  老实说,那一刻,我希望向来冷静的母亲会对我发火,因为那样我就能感觉到我对她的重要。
  意料中的,母亲出了卧室,朝我走来,在我做好被批评的时候,却出乎意料地问了我一句:“白李,你不喜欢语文吗?”
  “不……我很喜欢语文,我想做个文人,我也觉得做的挺好了,但老师说我不行。”我下意识地回答。
  母亲沉默了很久,久违地轻抚了我的头,温和地说:“没事,我们白李,也当个天堂墨客吧。”
  我看着母亲,她没有微笑,但我却觉得她的眼神温柔似水,闪耀着光芒。
  墨客啊墨客,这是我第一次听到这个词,母亲说我可以当个墨客,尽管后来我才知道,前面必不可少的天堂二字被我忽略掉了。
  
  
  4.
  父亲真的说到做到了,每到夜晚,母亲先睡了,他就坐在窗边,没有点灯,偷来月光笔墨挥毫,不知写些什么。
  深更半夜,母亲睡熟了,他才悄悄地躺进被窝,侧躺着望向窗外。
  母亲是很警觉的人,在父亲掀开被子一角时,便清醒了过来,身子一僵,又过了半个小时才再次熟睡。
  翌日,母亲醒过来时,已是独自一人了。她好奇地走到窗前,想看看父亲写了些什么。母亲是上过学的,在学堂也很受老师喜欢。
  母亲读完初中就没有继续了,因为外祖母觉得女孩子读这么多书已经多了,只要会写名字就行了。本来母亲上完小学外婆就不打算让母亲继续读了,但母亲哭着闹着绝食,族人可怜孩子,纷纷来劝外祖母,才使得母亲能继续上学。
  而现在,对于别人来说,母亲已经是个大人了,没有上学的必要了。
  母亲辍学,学校的老师来劝过好几遍,但是外祖母都以一句话堵了回去:“她有婆家的,过几年就嫁人了。”
  贴着门听谈话的母亲此刻才知道这门亲事,震撼不已。
  落后啊落后,这个年代居然还有指腹为婚。
  最后老师也放弃了,和母亲谈了一番,觉得可惜,母亲分外冷静地深鞠一躬,说了句谢谢恩师。
  外祖母让母亲学女红,母亲毫不犹豫地拒绝了,外祖母骂她懒鬼,她呵呵冷笑,牵着牛便出门了。母亲很犟,天生喜欢反抗别人。
  于是在那个男女不平等的年代,只要她觉得像是贬低女性的事情,都会不由自主地反抗。
  姑娘就应该学女红,这个应该让母亲感到不满,所以她宁愿放牛。
  母亲不上学的那些年,就是每天做苦力度过的。
  ——父亲在纸上写下了李白的静夜思,父亲的字很漂亮,不带力量,仿佛下笔很轻,却温文尔雅,如他本人一般。
  父亲家是在镇上开商店的,请了几个人,包吃包住。
  母亲刚走出门口,就有年轻女声喊她:“嫂子过来吃饭了。”
  这人自称小叶,比母亲小几岁,但已经嫁人生子了,她的性格豪爽,偶尔也会带点小女人的娇羞,母亲不反感她。
  小叶和她的丈夫都在父亲的店里忙活,孩子就交给她公婆带,暑期,父亲也会允许他们把孩子带过来。
  父亲家也不是什么大富大贵之家,应该是不养闲人的。
  但父亲很疼母亲,不允许母亲去店里帮忙,不让她做任何家务,闲暇时光和母亲出去散步,自顾自地说说话,因为母亲不喜回答。
  母亲吃过早饭又回到卧室,翻开书本津津有味地阅读着——父亲买了很多书囎与母亲。
  翻着翻着母亲回想起自己读书的时光,她是班上的宠儿,老师赞扬,同学认可,每一节课她都是斗志昂扬的。
  母亲叹了口气,关上了书本,走了出去。
  她已经很久没有独自踏出过家门了。她茫然地望向外婆在的方向,想起上次回娘家时,外婆的一脸疼惜。
  一切不是好好的吗。
  母亲漫无目的地前行,走着走着,突然有了意识,有了想逃的念头。她这时才发现,自己不知不觉来到的地方不是原来的家,而是父亲经常带着母亲散步的地方。
  母亲站在原地,没来由地恼怒,可就在这一刻,父亲出现了。
  父亲与母亲相视,彼此都愣住了,可下一秒,父亲的举动却惊异了母亲。父亲狂奔着过来一把抱紧了母亲。
  “你没事吧!”
  因为母亲从未独自出过门,所以看到母亲的那一刻,父亲误以为是母亲出什么事了,便不顾一切地冲了过来。
  母亲回神,望着父亲的眼睛,明白了父亲突然冲过来的原因,平静地开口:“你有什么事吗?”
  父亲是回去拿东西的,但他却说:“没事了……我们随便走走吧。”
  父亲这天说了很多话。
  说到他初次与母亲相见。
  “我不是从那次就喜欢上你的,父母带我认识你的时候,我只觉得你很漂亮。”
  如此直白的夸赞,并没有让母亲心动,她面孔很冷。
  “你应该不知道的,在那之后,我见过你很多次,我坐在大树下,捧着书阅读,一抬头便看到了你,牵着老牛,面容冷漠,衣服间却偷偷藏着一本书。我眼力很好,看到了那是一本武则天传记上。我对你产生了好奇。”
  母亲的面容有所触动。
  “之后每天的同一时间,我都会看到你的出现,你手中的书从未变过,让我有些不解,难道这么久了,你都还没看完吗,直到我恍然大悟,你可能并没有《下》”
  “我不喜欢看这些传记,但我仿佛中了魔咒一般,到处找武则天下,很幸运地,没几天我就在亲戚家的书房找到了它。”
  父亲将它捧在怀里,像是得到了珍宝一般,来到了大树下。他将书本轻轻地放下,就在母亲必经的路中那块显眼的石头上。
  时间一点一点地靠近那个几乎固定的点,躲在树背后的父亲,心情也莫名焦急,甚至,有点幸福。
  那是一种清甜的滋味,在父亲的心头弥漫着,挥之不去。
  母亲终于出现了,像往常一样,母亲的脸上带着孤傲的神情。
  不爱低头的她倒是远远就看到了石块上的书本。母亲快步上前,抬手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再三确认了这并不是幻觉。
  母亲的手伸向书本的同时,父亲屏住了呼吸。
  父亲看到,母亲翻了翻书本,最终却放下离开了,心中很是失落。
  望着母亲渐行渐远地身影,他探头站在原地很久很久。
  母亲却突然转身,小跑着过来,他急忙缩了回去,又小心翼翼地露出目光。
  她拾起石头上的书本,将自己的那本上册放在原地,然后飞奔着过去牵着牛离开了。
  父亲的心情难以言喻,怎么说呢,至宝送给了至爱,大概是这样吧。
  但母亲并非真正地拿走了,放完牛回来的路上,母亲又将书本换了回去。
  连着几天都是这样,母亲终于看完了下册。
  虽然知道在别人书上写写画画很不礼貌,但母亲还是在扉页写了一段感谢的话。
  “我猜不透自己为什么会有那样的心情,但一定是因为你。”父亲说。
  母亲轻笑着说了一句:“原来那是你。”
  父亲望向母亲:“很久没看到你的笑容了。”
  母亲一怔,原来自己已经很久没笑过了,外婆的疼惜,怕就是因为这个吧。
  
  
  
  5.
  我曾问过母亲,我的名字的由来。
  母亲顿了一下,轻描淡写地说道:“因为我姓李。”
  “是爸爸起的名字吗?”我好奇地问。
  母亲默认了。
  “爸爸对妈妈真好,真的很疼妈妈呢……”我及时捂住嘴巴,因为我知道,我马上就要问出“为什么爸爸妈妈要离婚”的傻话了。
  已经分开了,问这种问题还有什么必要呢。
  何况我跟母亲在一起很好。
  母亲不会猜不出我的心思,她叹了口气,出乎意料地回答了我:“可我想要的不是对我很好很好的人,而是能让我很爱很爱的人。你看过很多故事,里面的人总是趁着年轻去追自己喜欢的人,即便能轻易看出对方的感情,也不舍放手。很多人被拒绝很多次仍然不会后退,因为他们想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和喜欢的人在一起,吃苦都是甜的。”
  我反驳她,明明故事里,女主最后都是慢慢爱上备胎,然后选择了和备胎在一起。
  那是因为他们觉得自己耗不起了,不年轻了,所以允许自己去爱别人了。可我无所谓,不想和不喜欢的人在一起,老了也无所谓。
  我似乎懂了母亲的意思,原来日久不一定生情,就连最亲密的夫妻关系也无法使母亲动摇,因为她早已把自己的心锁起来了,是她拒绝爱。
  所以办完外婆的丧事后,母亲迅速地和父亲离了婚。
  有人觉得她没良心,也有人说是她承受不住外婆的离开疯了。反正都不是什么好话,我都选择无视。
  我也想不通过,既然母亲不喜欢父亲,那我作为他们的结晶,她应该讨厌我才对,可却听别人说,怀上我的母亲,经常会对人微笑,甚至主动学起了女红。
  但是没有什么是想不通的,因为这已经有了一个科学的答案了:母爱。
  母亲很爱我。
  ——其实父亲也是很疼我的,但我记忆有限,对父亲没有太多的感情了。
  奶奶一样很疼我,但她经常跟我唠叨我母亲是个坏女人,很绝情,没有心。这话我不爱听,所以我就刻意生疏了她。
  我也说过母亲的坏话。
  父母去办离婚的时候,我呆在父亲家,当某个大婶一而再再而三地对我说我母亲的坏话时,我发飙了,一不小心便说出了一句愚蠢至极的话,“别跟我说了,她才不是我的母亲!”
  大婶可能是被我吓住了,没有继续说下去,但在母亲来接我的时候,却跟母亲告了我一状。
  我忘了她之前是怎么诋毁母亲的,只觉得惭愧。
  但是母亲却平淡地说:“我的孩子我清楚。”
  一句信任的话消除了我所有的不安,是啊我是母亲的孩子,母亲是最清楚我的人。
  她的冷淡却总能平复我的心情。
  
  6.
  敛眉间一年便过去了,母亲因没有怀上孩子惹来了不少闲话,但几乎足不出户的母亲并不知道这些。
  直到母亲不小心听到了奶奶和父亲的对话。
  奶奶声音压得很低:“亲戚都在说闲话呢,改明儿你和她一起去找医生看看吧。看问题是在谁身上。”
  “不必了,我们还没有在一起。”父亲如是说。
  奶奶震惊了:“她还不肯?嫁进来已经这么久了,难不成她还挂念着别的人?翼儿,你可不能这么将就她,有的事,终究要逼一逼的。”
  “她活着不是为了生孩子的,她有自己选择的权利,她是人。妈,你不用操心,我们现在这样就挺好的。”
  “诶……你大了,该有自己的主见,那我就不多说什么了。”
  母亲下意识地屏住了呼吸,在动静消失后,踉踉跄跄地回到卧室,蹲在墙角。
  世界安静了很久,父亲跨过门槛走进卧室,发现蹲在墙角的母亲,有些惊讶,问道:“不舒服?”
  母亲静下心来,仰头回答:“没有。”
  “嗯,脸色还好。”父亲轻轻一笑,随即走到书桌前,撩衣坐下。
  母亲站起来靠着门框,望向父亲,脱口问道:“你要做什么?”
  “写点文章吧。”
  “写文章?”
  “嗯,我想做个墨客。”
  母亲又笑了,是笑出了声:“可你不是个商人吗?”
  父亲摊好白纸,转向母亲,嘴角上浮,面对母亲时,父亲总是温柔地微笑,他说:“我知道,所以还是等到天堂再做吧。”
  就在此瞬,母亲握紧拳头,做出了决定:“白翼,我们在一起吧。”
  父亲愣了愣,而母亲的脸在微微泛红。
  
  7.
  母亲的天堂墨客与父亲不同,她所说的天堂,意味着自己,做自己的墨客。
  所以我会做自己的墨客,还有母亲的。
  抛开所有世俗的眼光,只在自己的世界笔墨挥毫,然后自我欣赏。
  这或许很可笑,但对我来说已经是种享受。
  既然人间不懂欣赏,我就做天堂墨客吧。
  
  8.
  我很喜欢晚饭过后的时光,我和母亲一起坐在沙发上,我看电视,她看书。
  这样的气氛很美好,和听大人翻起过往和孩子讲故事的场景有些相似,虽然母亲一个字也不会说。
  但这天例外,母亲合上书本,终于肯答应我的请求,让我看她的结婚证。
  现在的妈妈就很美,我很好奇,年轻时候的母亲又是什么模样。
  我跟着母亲回到卧室,拉开柜子最上层的抽屉,翻出了被压在底层的红本本,和我走到了客厅坐下。
  她翻开看了一眼,便递给了我。
  我迫不及待地接了过来,盘起腿,一眼便看到了照片上的母亲,果真妆容妖艳,面貌精致,我的视线最终定格在母亲的嘴唇上。
  母亲见我发愣,开口自嘲:“涂了个大红唇,跟鬼一样。”
  “不,很好看。”我顿了顿,还是说出了口,“妈妈笑起来很漂亮。”
  是的,那抹红唇,嘴角微微浮起一丝微笑。
  母亲似乎被我的话怔住了,不一会,她从我手中抽走照片,匆匆跑进卧室,紧接着便听到了母亲翻箱倒柜的声音,我有些莫名其妙。
  过了很久,空气再次安静下来,可母亲却迟迟没有走出卧室,我右眼皮跳了一下,意识到可能发生了什么,从沙发上起来,一个健步冲了过去,手撑在门口,却发现母亲盘腿坐在床上,手捧着一个红色本本。
  我刚松了口气,却听到母亲喃喃自语着感谢的话。
  我莫名其妙了。
  母亲记得去拍结婚照的那天,她已经在心底发过誓,此生只结一次婚,那么这唯一的结婚照,当然是要笑着去拍,离婚也是如此。
  9.
  那天之后,母亲再没有提及相关的话题,我也不敢去问,但却对另外一个红本本有了好奇心。
  某天早晨,我上学半路想起作业忘记收起来了,匆匆跑回去,母亲已经出门。
  拿到作业的我,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偷偷地跑去母亲卧室,翻到了另外那个红本本。
  我心虚地左右环顾,郑重地翻开了红本本。
  离婚证上母亲依旧是淡淡的笑容,而父亲的嘴角,居然也有着一抹释然的微笑。
  ——我的爷爷奶奶其实都是很善心的人,父亲也是个很随和的人,母亲抗议结婚时,爷爷和奶奶想着也就算了,若不是父亲坚决要娶下母亲,恐怕也不会有我。
  这大抵是温柔随和的父亲,做过的唯一一件强硬的事吧。
  “我不知道当初自己的选择是否对错,现在的我想开了,决定了放手,但和你在一起的每一天,回想起来仍然是我命里最重要的时光。”
  我要做个像父亲一样的天堂墨客。
  
  
  
 
 
位置:发表区 年级:小学1 关键字:
作文id:863085 来源:原创 字数:7149 投稿日期:2017-8-16 8:47:32 点击:
  一闪娉婷 点评

推荐3星:[一闪娉婷]2017-8-16 8:55:03
 网友打分:(综合分:)
 欢迎你投下宝贵一票(不能更改,入门级不能打分,选择收藏将进入我的珍藏)。
+2收藏 精品
+1还行 发表
-1真糟 退稿
   发表评论 
搜索更多作文:“天堂墨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