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中作文:记叙文阅读指导

千古传响,念念不忘


福建 树心

  木铎声起,刀剑与古琴飞旋,劳作伴低吟交融,趁暮色苍茫,流水淙淙,沿《诗经》的河畔,溯流而上,时而纵情与繁华闹市,时而滞留于古道荒原;时而混迹于风尘女子之中,同下层市民耳鬓厮磨;时而豪饮金樽檀板,随祭祀古礼共听千古编钟的沉吟。
    千年风雨淡退了琉璃繁华,桑田碧海掩没世俗风尘。岁月的刀刃将碑石磨平,记载的文字在霜晨雨夕里消融。历朝兴衰演若浮云一笑,世代光影幻作付水东流。唯这来自先秦的吟唱,在这厚重的黄土地上,以淳朴怀真,荡气回肠的姿态,撞响远古的编钟,传响着千年之久的情愫。
  研读《诗经》,纵有份别样独特的情怀。它是我们前世的前世,铭刻着三千年来的欢悦,哀伤,怀念与悲苦;它是中华最古老的情诗,蕴含着万代华夏儿女最初的诗情启蒙。其特有的风韵,若淌过纸表的流水,不论舒缓,激荡,均有一份传神的灵气与鲜活的生命力。它是野地里生长的蛮草,纯粹热烈,每根叶脉在阳光下均辉映出盐碱味的农耕劳作;它是春天遗失的白袍,凄苦幽恨,每次愤懑的挥袂皆吟叹着泪洒西风的无奈;它是深夜闺阁外的清月,哀怨缠绵,每缕冷风刮卷下的落花尽是一地相思的落寞;它是刀枪剑影中的呐喊,高亢悲壮,每次征程冲锋均饱含念子归家的热切……它使创作源于个体,属于大众,不论阶级,不分贵贱,每个人均可于此寻至跨越千年的共鸣,它是我们心底曾经响过的声音,曾经一起唱过的歌谣。
  研读《诗经》,纵有份质朴纯真的气度。它若铺陈的香火,似清净的素食,没有故作姿态, 从不娇娆造作,以一种最单纯的情感力量,落至人们心尖最为柔软的部位,溅起不止停息的浪潮。它若欣喜,则是“既见复关,载笑载言”的心花怒放,若闻唢呐锣鼓响遍天地的热烈;它若悲伤,便是“我心伤悲,莫知我哀”的情凄意切,若于黑暗中手触三更的寒露,凄冷攻心。没有膨胀的喜悦,没有娇饰的哀伤,没有虚浮的忠贞,没有伪伴的愤懑,正是这种大喜大悲的露骨表达与强烈纯粹的精神冲击,让这隶篆的诗句像染着风霜的木制车轮,携我们穿越西周初年到春秋中叶五百年间的岁月风尘,在遥远先人的情感里再历一生的光阴。
  研读《诗经》,更感动于其自由不羁的表达。在荒山野地之间,以心中长情滋养一份“秩秩斯干,幽幽南山”的悠扬旷远;在江湖溪流之畔,将浅浅忧伤化作“泾以渭浊,湜湜其沚”的一簇浪花;在闹市僻巷之侧,伴琴瑟和鸣吟唱“我有嘉宾,鼓瑟吹笙”的筵席盛乐;在晨岚夕晖之际,随木盛草长歌咏“仓庚喈喈,采蘩祁祁”的惬意闲谐……临景而抒怀,有感而叙情,记录生命中的感动,铭记人生的哀乐。这份不分时地,不拘格形的反复吟咏,以寥寥数笔,便营造出一份空旷深远的意境,留下一窖绵长千古的佳酿。
  曾几何时,处世的人情叵测,散乱“岂曰无衣?与子同袍”的纯粹;虚拟的科技产品,蒙蔽“山有扶苏,隰有荷华”的绮丽;喧嚣的车水马龙,伪饰“邂逅相遇,与子偕臧”的单纯,复杂的繁忙匆匆,遗忘“蒹葭萋萋,白露未晞”的宁静。人们在浮华躁动中,将中华儿女的诗情埋入深深的岩土,把质朴纯真的气度掩于厚厚的妆容,更是于机械呆板中麻木,关闭心灵的触角,失去捕捉点滴感动的力量。新时代碌碌前行的你呀,是否愿在时光一隅,翻一翻那泛黄的书页,用指尖弹走岁月的尘埃,用心灵的每一个触角,去揣摩,去享受,去领会西周的沉钟,春秋的烟火,让《诗经》沉淀物质的浮华,洗涤多余的装饰,重育诗意的情愫,在落花流水的时光褶皱里,借清风的纤纤素手,摇响那柴扉前如麦秸般真挚的传响。
  木铎声起,刀剑与古琴飞旋,劳作伴低吟交融,趁暮色苍茫,流水淙淙,沿《诗经》的河畔,溯流而上,时而纵情与繁华闹市,时而滞留于古道荒原;时而混迹于风尘女子之中,同下层市民耳鬓厮磨;时而豪饮金樽檀板,随祭祀古礼共听千古编钟的沉吟。沿途的月光打湿我的衣襟,扁舟一叶采撷着先秦人们的忧伤,快乐与梦想,微醺的和风拂醉我的脸颊,船楫一漾打捞起三千年的文化沉淀。
 
 
位置:发表区 年级:高中3 关键字:
作文id:874788 来源:原创 字数:1443 投稿日期:2018-12-5 17:35:46 点击:
  亦笑清云 点评

推荐3星:[亦笑清云]2018-12-7 17:53:59
 网友打分:(综合分:)
 欢迎你投下宝贵一票(不能更改,入门级不能打分,选择收藏将进入我的珍藏)。
+2收藏 精品
+1还行 发表
-1真糟 退稿
   发表评论 
搜索更多作文:“千古传响,念念不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