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作文:文学阅读指导

《忘川系列》短篇小说集锦


地球上的某个地方 残月竹影

  矮油,就问你们想不想看吗。
  ——忘川·歌姑娘
  自我死后,我便留在他身边,看着他娶千娇百媚的妻和妾。
  几日前,又有一个美人被他娶回来了,正是第十七个,前十六个都莫名其妙的疯了。
  我生前大多数人都唤我,月素。我最爱唱曲子,本来我也不过是个歌女的孩子,但是我父亲看上我父亲纳为了妾,我也是大家小姐。
  
  死的时候,夫君娶了一个貌美如花的姑娘,好个如花美眷,似水流年。
  看着他的脸,我不肯离去,要是情爱说得清到也罢。可是,我怎么可能让他活的快活。
  飘着身子,悬浮在空中,看着我那夫君。
  当年,我为他甘愿放弃成为尊贵的皇子妃,只愿为他唱一辈子的曲子。
  。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
  冷着眼,看着我夫君抱着美人,调笑,俊美风华未减半分。
  倒是我成了一堆白骨,如今美娇娘在怀,我笑的诡异。
  哼哼了调子,《白头吟》的歌词从我口中如流水般穿出。
  顿时,美娇娘打翻了白玉杯,煞白了一张俏脸,很是惊恐的躲在我夫君怀里。
  他倒是不慌不忙的拍着美娇娘的背,面不改色,反倒是那双眼睛神采奕奕。勾着惑人的笑容,若我不是哪个鬼,本姑娘定一巴掌拍过去。
  他欠揍的看着我发出声音的地方,一抹不明意味深长的笑。美娇娘梨花带雨的看着他
  “夫君……夫君,我怕”
  他有些不耐烦的看着她美娇娘,似乎不满意她的说法
  “怕什么怕,我娘子,你怕什么”
  “娘子?夫君,你在……说……说什么呢?”她目光越来越害怕了,她才嫁人没几天啊!好歹也是个小妾,这夫君长得美极了,家财万贯。可惜,夫人死得早,这又是怎么回事?
  他阴森森的看着我的方向,我就知道这个负心汉,不安什么好心。
  “她可是我最爱的大夫人,咯咯,她是你姐姐还不快给你姐姐敬茶”
  美娇娘一下子,睁大了漂亮的眼睛,倒在了地上。昏了过去。
  不禁感叹道,这年头,我虽然是个鬼,也没有吓你,居然这样就晕了,胆子也特小了。
  我那没良心的夫君,还随便踹了她一下,没反应。哼了一声,又拿出酒喝上了。
  我飘荡在他周围,纠结呀!这个负心汉偏偏不怕我,我好歹也是个鬼,没面子。
  趴到他身上,准备用幻术吓死他。
  “娘子,别闹了,再把这个吓疯了,我可懒得去娶了,我就不可能早点去找你了”
  哎呦喂,说得怎么痴情,也不知道当年你是怎么下手杀了我的。人面兽心的男人
  
  隔天,他又娶了个小妾了,这次这个小妾还带了个道士,可把我吓坏了。
  我躲得远远的,咬牙切齿的看着我哪个今天又当新郎的男人,他皱了皱眉头。似乎对他小妾是行为有下不满。
  毕竟哪个男人喜欢自己女人带给男人,而且还是个道士。
  等屋内的灯光暗下来后,我坐在门外,抱着自己的身体,感觉脸有些湿润。一抹,我居然是流泪了
  说实话,我倒是觉得这些年,我等着我的男人,吓那些小妾,可是我这次还能坚持下去吗?
  我和他从小一起长大,什么没有干过,可是就算我嫁给他。他也没有真的喜欢我一下子,他的妻子,比不上一个无权无势的女人,尽管他只是作为一个哥哥守护她。而我作为一个妻子,居然笑着看着他们亲密无间,还做没有看见他对她情意。看着她拒绝他,至今,我都没有明白,到底是为什么呢?
  青梅竹马,比不过一个红颜。这就是我生前的总结。
  看着那些女子和他爱的女子无关,这个却是像极了,难怪他会露出那番模样。
  那天夜里,我照旧在那间屋子里,哪个女子带来的道士也来了。
  我其实什么都不怕,就是怕你不喜欢我,可是我到死,你也没喜欢上我。
  这大概是我最后一次看你了,夫君。
  其实忘川也挺好的,我在忘川边的一家楼里住下了,每日我都会唱些曲子。
  久而久之,我就成为了他们口里的歌姑娘。我不以为然,以前我从这里看着忘川河边,总看见一个姑娘,她是等。
  日复一日的等,我也是一日又一日的唱着歌。然后看着窗外的鬼魂停下听着,流下眼泪。
  我和一些不务正业的鬼魂倒是玩得好,比如勾魂夫人,虽然他们俩夫妻,总是喜欢吵架,哪个夫人心里住了一个人,勾魂也是个痴情的一直守着她。
  我的夫君早已经轮回了几次了,只有他来和孟婆汤的时候,我才会下楼,拦着他与他闲聊几句。然后看着他的背影,毫无形象的边哭边唱。
  可惜,他总会忘了我的。一次又一次,谁会记得一个路人呢?
  孟婆总说,你这个小姑娘,还不过这桥,去寻个良人。
  我就笑笑,然后把我珍藏的曲子唱给她听,我知道我也会忘了他的。我只是怕他孤单,尽管他从来都没有孤单过。
  我还是去轮回了,我那屋子留给了一对恩爱的夫妻。再也不会有人在忘川边唱曲子了,也没有歌姑娘了。
  路过三生石时,我没有回头看那些阴间的朋友,等姑娘站的地方已经换了一个姑娘,她的眉眼悲伤。
  我跳下轮回。
  
  
  
  
  
  
  
  
  
  
  
  
  
  
  
  
  
  
  
  《忘川 ·孟婆》
  孟溪出生在一个小城市中,是孟员外家的千金。
  孟家世代为商,家业浑厚,富可敌国。
  而孟员外又是注重佛礼,乐善好施,因此在城中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城中又多流言相传孟家千金孟溪肤如白脂,青丝如瀑,皓齿红唇,身材轻盈,且才学渊博,饱读诗书,精通琴棋书画……是不可多得的佳偶。
  因此上门提亲者源源不断,却每次都被孟溪的丫鬟回绝……
  孟溪其实并不像传言之中那么完美,她唯一的不足之处。
  她无泪,她不会哭,却也不常笑。
  城中有一王爷,只因成日游手好闲,好于美色,所以被帝王封于此处。
  那王爷看上了孟溪的美色,便上门提亲。
  同所有求亲者一样的,孟溪的丫鬟回绝了他。
  而他不甘心就这样毫无颜面的被一个女人拒绝。
  “不就是个女人么?本王要多少有多少!”
  “王爷请回吧……”
  “本王会让你们后悔的!”
  ……
  王爷走后不久,孟家就被抄家了。
  孟员外让丫鬟护送着孟溪到城外一出茅屋躲避。
  就这样,待孟溪赶回家中却什么都不剩了……
  孟府安静的就像是没有活物。
  “爹!娘!不——”孟溪几乎崩溃。
  “嘻嘻,想复仇吗?”身后传来女子的嬉笑……
  
  “嘻嘻,想复仇吗?”
  孟溪转身,只见一少女身着白衣,发色如雪,嬉笑着向她走来。
  “复仇?我如何复仇?孟家已失,我又有什么能力去复仇?”
  “我可以帮你……”
  “你是谁?”
  “我曾经叫祸白,你也可以叫我……白无常。”
  “我该怎么复仇?”
  “杀!”
  ……
  孟溪离开孟府后,白无常身后闪出一抹黑影:“你又调皮了,你这样做阎大人是会生气的。”
  白无常嬉笑着抱住眼前的黑无常:“她迟早会和我们一样,就杀一个该杀之人又有何不可?”
  “你啊……”
  ……
  王府内,一夜之间多了许多恶鬼,杀了许多人。
  而亲手杀死王爷的,是孟溪。
  “爹……娘……女儿帮你们报仇了……”
  就在这时,那黑衣的阎大人再次来到:“祸白太调皮了,回去该罚。”
  而祸白也在阎大人话音落下之后出现:“大人怎么会罚我呢?我这次可是立了大功呢!”
  阎大人没有回祸白的话,而是走向孟溪:“你可知你罪孽已深……”
  “他们都是该死之人!”
  “都是吗?”
  孟溪愣了愣,回头看着阎大人。
  这时,祸白上前问孟溪:“你要不要加入我们?”
  “就当是赎罪……”囚墨也不知何时出现。
  孟溪笑了笑:“反正我已是家破人亡了,这样也好……赎罪吗?”说完,她的眼角就出两行清泪。
  被孟溪泪水所碰到的孤魂皆入了轮回……
  ……
  奈何桥畔,白无常问孟溪:“话说你叫什么名呀?”
  名字?孟溪凝望着不远处发呆……孟溪早已死去了,留下的是充满罪孽的灵魂,自己早已配不上孟溪二字……
  那溪早已干涸……只留下婆娑的干枯的水草……
  溪?婆?两个字形似……
  凄然笑过后:“我叫孟婆。”
  
  
  
  
  
  
  
  
  
  
  
  
  
  
  
  
  
  
  
  
  
  《忘川·等姑娘》
  我在忘川边,等了一个人很久很久,久到我已经忘了我是谁和我爱的人,我只知道我在等一个人。
  ——忘川·等姑娘
  昨天,孟婆又在抱怨凡间这些痴男怨女不肯过奈何,喝孟婆汤。
  我听之,笑笑不语。
  我每日都停在忘川边,看着来来往往的鬼魂,生出几分感慨。
  直到有一天,一个画皮鬼来问我
  “你为什么每天都在这里?”
  “我在等人,已经很多年了”
  “那个人真的还会认识你吗?或者他会来吗?”
  “我不知道,我已经等成了习惯了,就像你们需要人皮一样”
  鬼魂飘着走了,我坐在地上,抬头看着灰暗的天空。这是地府啊!
  那天夜里,我梦到了一个少年。
  他唤我,阿暇。
  眉眼温柔,声声入骨,心上不由自主的疼了。
  梦里,他们相伴了十五年,他们二十岁时。
  少年成为了教主,她是圣女。
  她知道他不曾爱过自己,两人之间却有解不开的羁绊。
  从不说破,各自保持沉默。
  自从他带回了一个姑娘,很美的一个姑娘,仿佛是在嘲笑她的缺陷一样。
  她是个不会说话,眼睁睁的看着哪个女子成为他心尖上的独一无二。
  她很想告诉他,我喜欢你,很喜欢你,喜欢到我死后还要在忘川边上等着你。
  她是个哑巴,不会说话注定了她的悲伤。
  她说不出的我喜欢你那么多年,也无法告诉他,其实我在忘川等了你很多年。
  他变得爱笑了,笑容里皆是欢喜。
  每天都要来她这,说着自己多么多么喜欢她,她是怎样的巧舌如簧,她多么的与众不同。
  他那时候是她见过最温柔的时候,他还说她是他的天下无双。
  那么深情不是对她,他给她们的温柔不同,一个是挚爱,一个是舍不去的羁绊。
  那个女子被人抓住,她在旁,一同被抓走。
  那个姑娘那么漂亮,男人们用下流的语言和眼神看着她。
  她其实很害怕,那个姑娘怕极了躲她的身边。
  他来了,像天神一样,可惜他只能救一个人是他心中的姑娘。
  她对他笑了,他避开她的视线,他在想她那么坚强是可以等到他来救她的。
  那天夜里,她那么无助的哭泣,身子还是被撕破在那天夜里。
  她多么希望他会出现她,可是他没来,眼泪从她的脸上流下来,却显得那么软弱无能。
  男人还在她的身上嘲笑她是个哑巴。
  梦醒时,我的眼角的泪打湿了枕头。
  我一如既往的站在忘川边等一个人,梦里的姑娘与我有一张一样的脸,她不能说话,而我会。
  我拿了令牌,来到人间。
  现在正是夜里,但今天让我碰上了夜市。
  好不热闹,我笑着买了一个面具戴在脸上。
  明天是我阴寿结束的时间,我就要去喝孟婆煮的汤了。
  我想,我是等不到哪个人了。
  卖身葬父。
  一个小男孩跪在地上,可怜又可悲。
  人群中不少看戏的人。
  我拢了拢衣袖里的银子,不着边际的笑了。
  反正明天就要过桥了,不如做个好事。
  蹲下身来,摸了摸他的头,对上他那双沉静眼睛。
  笑着把银子放在他面前,转身离开。
  身后是一片繁华,我渐渐离开。
  我突然想起了那个女子,不,我自己最后的故事。
  我死的时候,他好像哭了。
  我笑了笑,不过昨日繁花罢了。
  接过孟婆汤,准备饮下。
  向后望去,淡然饮下。
  我在忘川等了你那么多年,可惜你从来都不知道。
  现在,我走了,再见 忘川
  踏进轮回。
  
  
  
  
  
  
  
  
  
  
  
  
  
  --END--
 
 
位置:发表区 年级:小学5 关键字:
作文id:863603 来源:原创 字数:4026 投稿日期:2017-9-16 16:27:27 点击:
  BOSSA 点评

推荐3星:[BOSSA]2017-9-16 21:07:17
 网友打分:(综合分:)
 欢迎你投下宝贵一票(不能更改,入门级不能打分,选择收藏将进入我的珍藏)。
+2收藏 精品
+1还行 发表
-1真糟 退稿
   发表评论 
搜索更多作文:“《忘川系列》短篇小说集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