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作文:议论文阅读指导

文化多元还是文化威权?


光年之后 负重的生命
E-mail:441763127@qq.com

  但是笔者同时更想指出的是,民主价值观并不是等同于西方的政治体制、社会制度,换句话说,西方国家其实是把自己的政治体制、社会制度、文化传统等等构成的西方文明作为一个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民主标杆”,对其它国家进行对比衡量,和自己不同的就大加挞伐。

文化多元还是文化威权?


昨天早上睡得迷迷糊糊刚起来,打开手机就看到推送的好多新闻,无一例外都是前夜发生在巴黎巴塔克兰剧院等地的恐怖袭击。震惊人心的消息,例如二百余人遇难、音乐厅内无一幸免“血流成河”等,也是在凌晨,法国总统奥朗德宣布关闭与阿尔及利亚的边境。据外媒透露,奥朗德讲话时双手都在颤抖。

如此看来真的是很惨,群众在哀悼,政府誓言报复,其他国家致电慰问,各国主流民意都在为巴黎撑腰鼓气;当然也有“好事者”在网路等新媒体上发表对该事件更深层次的看法,尤其是暴恐袭击发生的原因。

巴黎的“黑色星期五”之夜发生第二天上午,外交部发言人洪磊在例行记者会上指出,“中方对13日晚法国巴黎系列恐怖袭击造成大量人员伤亡深感震惊,对此次恐怖袭击予以强烈谴责。”同样是暴恐袭击,发生在云南昆明火车站“3.01”暴力恐怖袭击事件,法方刻意将这一完全的暴恐行径定性为一般性质的“流血事件”,并且路透社等主流媒体更是刻意引用暴恐疆独分子组建的所谓“世维会”等消息来源,指称是由于中央政府对少数民族的残酷压迫和剥削造成的“民族解放运动”,甚至借题发挥,在遇难同胞尸骨未寒之际,大谈所谓敦促中国政府“切实改善少数族裔的人权状况,尊重宗教自由,停止对不同政见者的逮捕与迫害”。

撇开网路上一些被骂为“五毛党”的偏激言论,我们思考几个问题。

西方国家一向以文化(文明)多元的包容性自诩,然而当我们回头再看ISIS,再看伊斯兰原教旨主义,再看伊斯兰文明阿拉伯文明的时候,恰恰是西方国家,尤其是美、英、法、德等老牌资本主义强国,试图用极端的“去伊斯兰化”的方式将中东的阿拉伯国家用基督教文明进行彻底的改造。归根结底,还是一种文化威权的存在。而这种文化威权往往披着所谓的“人权”、“民主”外衣,以一种极为危险的甚至是军事暴力的冲突形式加以展现。

有的人说,民主、人权这些都是普世价值,应该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不应该因为不同国家不同民族不同地域文化而无法实现。笔者认为确是如此,民主、人权这些西方国家一直以来都挂在嘴边的词语,并不会因为意识形态的不同而无法实现。

但是笔者同时更想指出的是,民主价值观并不是等同于西方的政治体制、社会制度,换句话说,西方国家其实是把自己的政治体制、社会制度、文化传统等等构成的西方文明作为一个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民主标杆”,对其它国家进行对比衡量,和自己不同的就大加挞伐、加以非暴力的甚至是暴力的改造。其实这就是赤裸裸的“文化威权”。

第一,西方文明最具蛊惑性的所谓“民主政治”、“尊重人权”、“福利国家”等部分,做得并不如一些西方政客口中所吹嘘的那样好。谈民主政治,西方总要谈到总统民选;然而事实上我们看到的是,社会阶级固化,上下阶层难以流通,民选总统更像是一场全民狂欢烧钱秀,两个大资本家支持的政党花着纳税人的钱推出两个候选人,请注意,是两个只对为各自党派捐款的大资本家负责的候选人,选前说着一套天花乱坠的政策而就职以后都是流于形式,整个国家机器依靠的是自身庞大的惯性和臃肿的军队作为支撑。至于尊重人权,美国人对香港的占中大加支持,认为用雨伞戳警察、倾倒尿液、拳打脚踢、占领交通要塞和政府机关都是言论自由的正当表达;反观12年抗议政府停摆的“占领华尔街”运动,仅仅是在公园里宿营不到一天,根据华盛顿邮报等美国报纸自己的照片和采访,警察和特警便强行清场,甚至出动了直升机和机关枪,对民众拳打脚踢,直接脱离公园关进监狱,一些西方政客口中所谓的人权何在。至于较高的社会福利,不妨结合美国民众被迫缴纳的远高于中国的高税收重新定义。美国的税种更多、税率更高、征收更频繁、税制更完善,其较高的社会福利隐含着的前提就是作为能够享受高福利的公民必须缴纳的高税赋。

第二,既然西方文明本身就不是完美的,就更应该正视自身存在的问题,以一种平等和谦卑的姿态与世界文明进行交流和融合,而不是碰撞。美国著名学者亨廷顿对文明的碰撞和世界秩序的转换有着极为深刻的见解,他的著述中对中东格局的分析便是建立在西方基督教文明和阿拉伯世界的伊斯兰文明之间的碰撞和交流基础之上的。西方经济上的领衔世界,带来了社会心态中的那种根深蒂固的狂妄和自大,甚至可以说是无知。其实这种无知并不仅仅是对伊斯兰文明,对亚洲的中华文明、日本文明、中亚文明、俄罗斯文明,都存在着非常大的误解和偏见,甚至是歧视。文明之间本无优劣之分,各文明应该相互学习借鉴、相互交流融合,而不是以一种对抗的心态,试图主宰其它文明。

就像瑞士学者克劳德·萨马加所言,巴黎恐怖袭击,“这是欧洲,或者说自认为先进的文明一手酿造的悲剧。我不知道用无知还是用傲慢这词更适合那些不遗余力在全球推广欧美价值观和民主制度的人。全球进入现代社会,欧美无疑是经济发展最好的区域,这让他们自信地认为自己的政治制度是最好的,而且相信能够在全世界复制。但他们都肤浅地认为,民主就是一人一票,把选票投进选票箱里。而事实上,把选票投进选票箱,只是民主结果而非过程。他们忘了欧洲经历了差不多两千年,跨越了中世纪、文艺复兴和两次世界大战,才走到了今天我们看到的民主。所以,我不认为民主可以在短时间被推广和被复制,如果真的能够在短时间被推广和复制,这样的民主是有害的。”

“既没有完全相同的政治制度,也没有绝对完美的政治制度,发达国家的制度也有遗漏的地方,不发达国家的制度也并非一无是处,但是它们都有着深厚的文明土壤。当然,每个人都希望生活在一个公平、民主和透明的社会,但通往这个理想的道路并不仅仅只有复制美国的国会制度或者英国的议会制度,相反,每个国家每种制度都有自己的路径。”

我们都知道一句老话,己所不欲、勿施于人。那么这句话现在可以增加下半句,己所欲之、勿施于人。纵观世界,全球性的问题和冲突,大半是因为“己欲之、施于人”造成的。

再回到巴黎暴恐袭击上来,恐怖主义自然是缺乏法理和道义支撑的,任何时候对平民百姓的屠杀都是应该受到强烈谴责的行为。也有人提到,法国人对疆独藏独的支持和对恐怖主义的双重标准问题,我想用一句中国农村很伧俗的话来解释,“狗咬你一口,你还要咬它一口吗”,公道自在人心,历史自会还原清白。同时,要把法国民众和少数法国政客区别对待,有的民众只是不了解事实的真相,没有必要苦大仇深地幸灾乐祸。想起当初日本福岛核泄漏还有大地震,私底下笔者也是非常开心,真的是怀着长久的民族仇恨来看待。

下午笔者看到一则新闻,叙利亚总统阿萨德对法国民众表示慰问,他也指出,巴黎一夜之间遇难200余人的场景,“过去的五年在叙利亚一直都在发生”。2012年,法国是第一个承认叙利亚反对派全国阵线、并且要求阿萨德政府下台的西方国家,丝毫不顾及反对派和恐怖组织伊斯兰国之间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此后每年资金支持反对派不断至今。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主导的扶植他国反对派武装反抗现政府闹剧,导致的是原教旨主义的趁机壮大,也为恐怖组织成长提供了沃土,甚至有很多资金和武器直接被运到伊斯兰国手中。当然,最终也自食其果。

那么西方国家到底为什么会蓄意扶植一个他国反对派推翻现政权呢?难道真的只是为了实现所谓的普世价值?笔者觉得可能性不大。

首先,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对自己的所谓价值观到底有多少信心,恐怕只有他们自己心里清楚。其次,阿萨德政府早已呼吁联合国和国际社会介入监督进行全民投票,选举议会和总统,西方国家执意通过壮大一小撮反对派、鼓励内战而达到政权更迭的目的,恐怕还是担心阿萨德家族在叙利亚民众心中的高支持率。也就是说,他们自己都不相信自己所谓的民主投票那一套,怎么样对自己有利就怎么样来。再者,回顾历史,西方国家搞颜色革命、鼓动他国内战、趁机控制和打压别国战略空间,以最大化本国利益的行为,还少吗?二战后扶植军国主义日本、蒋介石独裁的台湾,八十年代东欧剧变,九十年代苏联颜色革命,轰炸南联盟,二十世纪初为了挤压俄罗斯生存空间而鼓动车臣独立,以及南奥塞梯、乌克兰颜色革命,伊拉克战争等。笔者甚至可以想到,伊朗伊斯兰革命之后,美国卡特政府竟然公然支持封建专制的巴列维王国,掩护巴列维政权在美国避难,卷走大量伊朗国有资产,并且和民选的伊朗政府断绝外交关系,酿成了有名的伊朗人质危机。由此可见,西方国家的外交政策透露的是赤裸裸的虚伪和利益至上,绝不是为了给他国人民谋求福祉。

转念想想,基地组织塔利班的很多头目被认为是英雄,在本国民众心中享有很高的声望,其实也可以理解。抗日战争期间,民族志士舍身取义与日本侵略者进行各种形式的斗争,甚至是以自己的身躯为掩护,最终献出了自己的生命。可能在很多阿拉伯国家的民众看来,美国人和西方更像是一个贪婪的侵略者,一旦他们的民族情怀被激发,也许就真的会将侵略者陷入“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之中。不过说到底,恐怖组织和民族斗争没有可比之处,更不能支持。

法国一向以自己文化的多元包容和言论的自由自我标榜,此前被袭击的《查理周刊》便是恶意讽刺挖苦伊斯兰文明,让很多穆斯林感觉受到了侮辱;近期俄罗斯客机在埃及失事,几百人遇难,《查理周刊》更是罔顾事实和遇难者家属的感受,带着有色眼镜对俄罗斯客机失事进行恶毒攻击,受到俄罗斯民众的一致谴责。值得一提的是,此次遇袭的巴塔克兰剧院,此前悬挂着支持《查理周刊》的大幅牌匾,恐怖分子在剧院内打呼为了伊斯兰国和穆斯林,其实也反映了法国国内紧张的民族对立情绪,从某种意义上说,更应该被敦促切实保障好少数民族权益的是法国,而不是中国。中国社会到底是什么,就像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所说的那样,欢迎外国友人来走一走、看一看。

行文至此,我想引用一下网路上流传很广的一段话,据说原文是法国等西方国家媒体对发生在我国的暴恐袭击所作的评论,段子手们把它改编了一下,借着这个机会还给了法国——

“这次发生在法国巴黎的街头流血事件是以法国为首的欧洲白人附骥美国为首的邪恶国家集团残酷压榨和打击MSL和YSL世界的报应。西方世界应该集体反思,应该以实际行动改变对MSL和YSL世界的屠杀和歧视。这绝不是恐怖袭击!这是和平的MSL追求自由平等而不得已的绝望呐喊!在此,谨代表我个人向在此次冲突中丧生的无辜平民和西方历次屠杀中死难的虔诚MSL表示深切哀悼,并敦促以美英法德为首的西方各国政府和欧洲议会,切实改善少数族裔的人权状况,尊重宗教自由,停止宗教迫害,以更加开放和宽容的态度真正接受在西方历次迫害和屠杀中幸存的MSL难民,以实际行动进行忏悔以取信爱好和平的广大YSL群众,并接受以中国、俄罗斯、印度和巴西等中立国家为首的安理会特别调查组的调查与监督。只有这样,才能实现欧洲和世界的真正安宁。”

最后,插播一条最新消息,14日,巴黎发生了严重恐怖袭击事件,已导致129人死亡。然而就在14日当天,英国著名媒体路透社表现出该国的一贯特色——该媒体国际板块发表文章,该文章主旨为:中国媒体利用巴黎恐袭煽动国内民族情绪。

武装分子袭击巴黎饭店、音乐厅和体育场的事件发生后不到1天,路透社就炮制了这篇报道,该报道前半段貌似公允的描述事件的发生,而后半段却“卒章显志”——该媒体竟然引用境外的反华分裂组织“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简称世维会)发言人的话,称中国利用巴黎恐怖袭击来煽动国内的民族情绪。

由此看来,欧洲人真的是精力过人,遭受恐怖袭击当天,关注的竟然不是遇难民众的救援进展,而是一个境外反华分裂组织发言人毫无根据的话。那些在网路上为巴黎民众祈福的人可以略微休息一下了,皇帝都不急,太监干着急又有什么意思?

 
 
位置:发表区 年级:大学3 关键字:
作文id:838211 来源:原创 字数:4635 投稿日期:2015-11-15 23:20:00 点击:
  DONG东 点评

推荐3星:[DONG东]2015-11-15 23:28:50
 网友打分:(综合分:)
 欢迎你投下宝贵一票(不能更改,入门级不能打分,选择收藏将进入我的珍藏)。
+2收藏 精品
+1还行 发表
-1真糟 退稿
   发表评论 
搜索更多作文:“文化多元还是文化威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