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中作文:文学阅读指导

雨火


BOSSA

  清欢的前传,嗯,课堂文。
  立春刚过就料峭得下起了雨,不清楚这算是回春之雨还是冬日另一冷寒。
  今年春节比往年来的早,菜价飞涨的也比往年早,一切都匆匆忙忙,而对于在城镇做火锅生意的我们一家却不算好事。虽说这潮潮冷冷的天气会给小店平添些许生意,但一整日都是下着淅淅沥沥的冷雨,已经阻挡了人们出门的欲望。
  立春前夕,昏昏沉沉的天空,在冬日多了分晦暗。在空荡荡的马路上,偶尔有几个行人撑着伞极不情愿地匆匆行走,生怕染上这冬日的肃杀和冷雨的寂寞。我披着标准的雨衣,背着笨重的书包,缓缓地踏着单车,在雨中骑行。早已磨损的轮胎将马路上掺杂着黄泥和细沙的污水一圈圈卷起,通过离心力,越过厚实的挡泥板,溅洒在深蓝色雨衣的后背上。常有凛冽的北风刮过,将轻薄的雨衣刮起,污水便肆无忌惮的溅在黑色书包上,绘出只有黄、黑色的斑点画。寒冷的雨在雨衣角落聚集,一滴一滴,短而急的落下,落在早已湿透的裤脚上。一股股寒流透过皮毛,沁入血管,与红细胞一起在血管中翻腾,流向心脏,引起阵阵寒战。
  雨,朦胧了我本已模糊的双眼。泪,本想不假思索地漫溢双眼。
  可,没有得逞。
  我也许只有在此时才有自己杂想的时间,索性将其余抛在脑后,不想浪费一点时光。我喜欢这江南冷雨的清冽、酣畅、淋漓。它下得干脆,凛冽,不像春雨一样缠绵,不像夏雨一样急促,更不像秋雨一样多情。我佩服它习惯性的一吐为快,生性爽快。又羡慕它能孤芳自赏和它通体的冷艳与高贵。
  独自骑着单车,缓缓地,驶于一场只属于我的冷雨中。
  骑回餐馆,我打开伞,脱下雨衣,推开满布晶莹小水珠的推手,进去。店中没有什么生意。我看见父亲与母亲蜷缩在一个角落,用手机看电视剧,开着的橙色的取暖机的暖色光线打在父母身上,供给父母冬日仅存的余温。母亲的身体偏弱,尽管龟裂的双手握着一个盛满热水的杯子,她还是会哆哆嗦嗦。母亲见我回来了,便与我交谈,讨论我在校的成绩。我低着头,一直咳,不敢直视母亲。母亲似乎会意,也不再询问。她转身,走向厨房,用杯子打了热水递给我,说:“下次要懂得照顾自己,别再感冒了。”我接过杯子,低声说了:“好!”
  我转身坐下,从书包中拿出试卷与课本,开始反思这一个学期的荣辱升沉。上高中以来,不擅长言谈的我,难以融进这个班集体,时常一个人处着。而我的语数成绩由于根基不牢,直线崩溃,有几次都是踩着及格线,而英语成绩也就算得上苟延残喘,考不到高分。加之冬日我经常感冒,记得一次是在期末考试前期,我发烧了,40多度。那次考试,如果没有副科帮衬,我也许会又少了几分希望,多了几分困顿。这个冬日,对于我来说,就像一张只有黑白线条的冷色老格调照片,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
  我将试卷抚平,攥起红笔……
  立春过后,春节也步其后尘,一直下着寒雨。
  除夕清晨,全家收拾好回家必备的年货早早的赶回老家,生怕奶奶生气。新房才刚刚装修好,不能入住。老房子做饭的设备还不够完善,依旧是那些陈旧的老物件,家中仍用大理石砌的灶炉生火做饭。生火所需的薪柴要从庙前已被拆的旧木房去拾。我换好袖套,围上围裙,弟弟则撑着伞与我一同前往。我们踏着泥泞,穿过矮矮的湿漉漉的草地,前往旧木房。走到旧木房前,我把一根根零散的木头用绳子扎好,分成几捆,依次搬走。
  岁月沧桑,老物什都褪了容颜,少了几分姿色,唯有这大理石砌的灶炉容颜依旧,似乎越烧越年轻——光滑的表面折射出闪亮的光泽,咖啡色的波浪花纹一层层向外扩散,灶炉内壁被柴火熏出一块块黑纹。
  母亲命我生火,我便蹲踞在灶炉前的小板凳上。起初,我将许多易燃的引火柴点燃放进灶内,接着陆陆续续地向灶内加大大小小的柴薪。柴薪猛烈地燃烧着,火舌高扬,直冲锅底。锅上的油迅速沸腾。母亲乘着火大,炒起了菜。母亲炒完两个菜后,发觉火明显变小,问我怎么了。我打开封住灶炉的铁皮,发现柴火慢慢变小,只剩下一堆通体通红的木炭——裂成大大小小的一块一块,堆积成一座火热的小炭山。我当心火会灭,快速地将小薪柴递进去,可是没有燃烧。
  母亲见状,耐心的坐下,用手摸摸我的头,说:“我来!”我起身站起,母亲将小柴薪不断的放入灶中,并将铁皮合上。我心生疑惑,问道:“现在已经没火了,为什么您还要放进木柴去呢?”母亲说:“放心吧!刚才燃完的柴不是成了红热的木炭吗?那红热的木炭中蕴含了一股很大的能量,只要有足够的木炭,就会形成炽热的暗火。虽然现在你看不见,但只要有耐心去等待,刚放进去的木柴,很快就会熊熊燃烧。”
  我似懂非懂的点点头。我透过灶门上的猫眼向内望。蕴含已久的热能瞬间迸发,使木头在暗火的烤炙下燃烧起来。火堆初燃之际,一半是红黑色的火焰,一半是干裂的木材。燃到中途,木柴通体赤红,状若火之骨。后来,又变作熔化的珊瑚,令人想起火之精,火之灵。灶内,火星噼噼啪啪的飞舞。哗哗啵啵的柴裂声像狼烟般冲天而起,似乎是对苦难生命的呐喊。我也仿佛听到了自己内心的狂热,是那么强烈。我的脸被一股刚猛的热气扑成了暖滋滋的新红色。
  火,虽然是暗暗的,当时间一长,周围也就亮堂。
  我从厨房走出,外面的冷雨渐小,天空朦朦胧胧的。
  我站在雨中,接受雨的涤洗,用心中的暗火,将爽性的冷雨升华,祭奠早些日子死去的灵魂。惟愿小水珠迅速凝结,降落,见证我崭新的魂魄。
  
 
 
位置:精品区 年级:高中1 关键字:
作文id:851513 来源:原创 字数:2084 投稿日期:2016-8-17 20:22:00 点击:
  巧乐V颜兮 点评

推荐3星:[巧乐V颜兮]2016-8-17 20:26:00


精品推荐人:巧乐V颜兮,快乐指数,DANXUE
 网友打分:(综合分:)
 欢迎你投下宝贵一票(不能更改,入门级不能打分,选择收藏将进入我的珍藏)。
+2收藏 精品
+1还行 发表
-1真糟 退稿
   发表评论 
搜索更多作文:“雨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