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作文:文学阅读指导

南童北客都读书


*℃霂梓£

  徐州自称不以成败论英雄,仍将霸王项羽视为盖世英雄,说是城南的戏马台上霸王塑像依然英姿勃发。但愿这是真的,不是说石像,而是指心肠。
  海外邹鲁地    
  之前越南永福省说是要斥巨资兴建供奉孔子的大型文庙,用以推动当地的学习风气、尊师重教,进而引发了越南民众的讨论。    小荷作文网 www.zww.cn
  前次跟老师出去吃饭,其间吹到资阳孔庙里的孔子像与众不同:别处的孔子都是端坐在太师椅上,而此地的孔子却是站立的。缘由还是“孔子师郯子、苌弘、师襄、老聃”,而苌弘是资阳人,所以孔子到了资阳地界也就只能站立以示恭敬了。    
  彼时,但凡有衙门的地方就有孔庙,想想也是盛况了。中国最大的孔庙在山东,据说四川最大的孔庙在德阳,据说成都最大的孔庙在温江,正如南京夫子庙融入在秦淮的繁华之中,不管是在云之南,还是日之南,反正各地的孔庙都还算是入了乡也随了俗,这不,永福省对于当地民众的质疑也回应道,文庙不能不供奉孔子,但孔子只是一部分而已,主要还是供奉越南名人。  
  海之南也一样。    
  海南岛上第一座也是最大的孔庙在文昌,就是上次特地去看的文昌孔庙。初识文昌还是因为这里地转偏向力小,是最佳的卫星发射场,后来又知丘濬、海瑞、宋氏姐妹都是此地人。文昌城不大,建筑跟琼海万宁比也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印象最深的竟然是随处可见的摩托车,以致于走在小城的街街巷巷都能听到摩的喇叭“嘀嘀嘀嘀”的声音,它这不是为了提醒行人别走路不带眼儿,就是简简单单的揽客。倘若是站在高处,定会觉得整个小城就跟一锅煮沸的海水一样,咕噜咕噜响个不停。  
  而孔庙在这里也不显得突兀。虽然有“海南第一庙”之称,但文庙本身面积不大。兴许是已经是处江湖之极远的天涯海角之地,整个孔庙坐西朝东,因而也就成了全国唯一一座不朝南开大门的孔庙了。庙小是小,但却不磕碜:马石碑、拴马桩、礼门、义路、棂星门、状元桥、孔子行教像、七十二贤图一应俱全。“文武百官至此下马”的荣光,留有帝玺的描红巨匾的尊崇丝毫不因南溟奇甸而褪去半分。湛蓝的天空下,雾莲簇拥下的状元桥,椰子树下的圣人像,不外乎此处有海外邹鲁的称号。  
  此时的此地,真是静得出奇,听不见摩托的声响,连不远处入镜的塔吊也没有丝毫的不和谐。由于是一大早,整个庙里也没几个人儿,索性在状元桥上来回走了两遭,也希望沾点灵气。这时卖门票的太婆慢悠悠地走过来,然后慢悠悠地讲起文昌孔庙的传说,说是老文昌人曾经立下了誓言:若文昌未出状元,孔庙就不开大门。然而文昌一直没有状元,孔庙也就至今没有大门,只有一左一右两个侧门。  
  虽说文昌没出状元,但毕竟文运昌隆,在海南还有一句顺口溜“没有定安不成戏班,没有万宁不成道班,没有文昌不成机关”。孔子一辈子也没有站在椰树下,但苏子来过。年初读林语堂的《苏东坡传》,说苏轼到海南后,就给海对面雷州的苏辙捎去几个椰子报平安,然后还跟儿子苏迈用椰子壳做帽子。苏东坡贬谪海南期间就在椰树下读书习文教书育人,为海南培养了第一个举人姜唐佐、第一个进士符确,开风气之先,因此东坡书院也成了海南岛的文化圣地。  
  孔子曾经周游列国,苏轼也有“平生功业”。不过孔子晚年回到了鲁地,培养出了七十二贤人,苏轼却终究还是未能回去,吟一句“我本海南民,寄生西蜀州”聊以自慰了。但最后的最后,孔子去得悲戚,苏轼走得飘逸,还在南疆留下开垦的读书地。  
  再读苏轼为姜唐佐的题词,以及苏辙的续诗:“沧海何曾断地脉,白袍端合破天荒。锦衣不日千人看,始信东坡眼力长。”真是妙不可言!  
    
  淮海北客情  
  徐州,其实还没有去过。虽有霸王彭城王天下,沛公荣唱大风歌,刘备三让徐州牧的故事,但印象中徐州就是旧书卷上一个普普通通的城池罢了。老肖对这个地方还有这里的传奇情有独钟,自从年初老肖从徐州回来并推送了《一饮尽千钟》之后,我也重新关注起了这个苏北名城。  
  “一饮尽千钟”出自元朝萨都剌的《木兰花慢 彭城怀古》:  
  古徐州形胜,消磨尽、几英雄!想铁甲重瞳,乌骓汗血,玉帐连空,楚歌八千兵散,料梦魂,应不到江东。空有黄河如带,乱山回合云龙。  
  汉家陵阙起秋风,禾黍满关中。更戏马台荒,画眉人远,燕子楼空。人生百年如寄,且开怀,一饮尽千钟。回首荒城斜日,倚栏目送飞鸿。  
  后来此词经谷建芬老师谱曲,成为了徐州的市歌,经韩磊演唱,颇有震撼力与厚重感。  
  萨都剌是元朝的色目人。少年及第,踌躇满志,数十年辗转南方各地为官,凭吊古迹的机会多多,也就写下许多怀古长短句。他的名字“萨都剌”本身就是“真主之福的意思”,虽说半生在江南度过,但作为真主门下的西域后人,他博学能文,对汉文化精通到如此,无愧才子之赞许。  
  有元一代,超级帝国民族大融合,交通大发展:既有东来的马可波罗,也有西去游历埃及横渡地中海到达摩洛哥的汪大渊,还有出使欧陆会见教皇的扫马。在这种环境下,回回人精通汉学南下为官在当时应属稀疏平常的事情,我们现在看来却跟发现了新大陆似得惊奇,元人若再世,应笑我等无知。  
  似乎这又很正常。在一种尊正统奉主流的观念下,很多早已贴上非正统非主流标签的东西似乎早已进入了历史的废纸篓了:比如腰斩两汉的新莽,比如唐宋明清之间的蒙元,再比如近在赫赫大名的七大古都之旁的咸阳与徐州。  
  徐州自称不以成败论英雄,仍将霸王项羽视为盖世英雄,说是城南的戏马台上霸王塑像依然英姿勃发。但愿这是真的,不是说石像,而是指心肠。  
  想起《神灭论》作者范缜对策竟陵王萧子良的话:“人之生,譬如一树花,同发一枝,俱开一蒂,随风而坠,自有拂帘幌坠于茵席之上;自有关篱墙落于粪溷之侧。坠茵席者殿下是也,落粪溷者下官是也。”  
  所以,落于茵席的是花,落于粪溷的难道就不是花了吗?是花非花,咦,盖有意无意目中无它。  
  秦始皇“废先王之道,焚百家之言,以愚黔首”,然而“坑灰未冷山东乱,刘项原来不读书”,这绝对是历史第一冷笑话。看来历史老头在那个时候就已经很老很老了,老到开个玩笑就会让你付出如此巨大的代价。谁知道这个老头子又会在什么时候对你嘿嘿一笑呢?  
 
 
位置:发表区   年级:大学5 关键字,游记
作文id:839238 来源:原创 字数:2304 投稿日期:2015-12-4 20:53:00 点击:
  玄悦梦颖 点评

推荐3星:[玄悦梦颖]2015-12-4 21:16:46
 网友打分:(综合分:)
 欢迎你投下宝贵一票(不能更改,入门级不能打分,选择收藏将进入我的珍藏)。
+2收藏 精品
+1还行 发表
-1真糟 退稿
   发表评论 
搜索更多作文:“南童北客都读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