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中作文:文学阅读指导

月眼


BOSSA

  中秋节赶的第二篇小说,祝荷友中秋快乐(首发空间)
  令人窒息的黑蓝色在漫无边际的天幕漫不经心地扩散。一团团被黑蓝色染黑的云团肆意的挤兑璀璨的群星,迫使它们消失,迫使它们只能留下几颗伶仃的孤星。零散的孤星仅能发出几抹微弱的光芒,若有若无、若隐若现地点缀着漆黑的天幕,衬托着明月。硕大的愈渐丰盈的明月高挂在天幕上,明月尽力地将身上透亮的光芒散发,使光芒由内而外一圈圈扩散,形成一圈仅有几色的彩虹。
  老人拉出一张青黄色的方形椅子,倚在泛黄的土墙上。老人用枯槁的双手摸着椅子的靠背,缓缓挪动着瘦弱的身躯,慢慢地坐下,靠在椅子上。老人将左手伸到距椅子近的窗子,习惯性地摸出一把圆形的蒲扇,再将左手缩回,悠闲自若地一下下扇扇。像孔雀开屏般的蒲扇,用一层层紧密相连的规则的褶皱将来自湖泊的湿润的空气扇来。湿润的空气吹过耳畔,拨动老人银白的头发。老人吃力地撑开眼皮,欲将眼睛瞪开,看看那皎洁的月亮,可眼皮却无力地打颤,眯成一道缝。老人身旁的圆形桌子上规则的放置了一个年代久远的茶壶和一个破旧的茶杯。。四周草丛的虫鸣此起彼伏地奏响,老人将右手贴在右腿上,在静寂中,体会月光的温柔。忽然,不远处传来几声熟悉的温柔的叫唤,突然转变为急促的犬吠。掺杂着焦躁、不安的犬吠在四周飘荡与草丛中的虫鸣相交织,又突然,戛然而止,彻底消失,只剩下聒噪的虫鸣。
  老人静若清潭的心被打乱,泛起了圈圈涟漪。老人的右手紧紧地捏着右大腿上仅剩的一圈皮包骨,干瘪的嘴唇不停地抖动。老人拄着拐,摸着路,走到半掩的大门口。老人用略大的耳朵紧贴在木门上。耳廓传来一阵阵急促的脚步声。老人明白耐不住性子的暴徒还是来了。老人扭过身子,用拐杖在前面探路,“锵,锵…”,老人蹒跚的回到座位上,从容地坐下。
  一时间,灯火阑珊的村落灯火彻明。一个个炙热的火星狂躁地在道路上移动,尘土飞扬。每一个火星都会吸附于一间房屋,露出意味深长的笑,然后使尽浑身狂暴,将房屋灰飞烟灭。
  一顿肆意强抢后,所有的火星聚集在老人家门前的湖泊旁。其中一位抱怨道他被前面的那个盲眼老人给打了,想在召集几个兄弟去报仇。蒙面的领头一言不发,劈头盖脸地给了那位抱怨者一巴掌,然后双眼瞪圆,凶神恶煞地、直勾勾地盯着正在捂脸的那位抱怨者,短而急促地呼吸像是对抱怨者嗤之以鼻。一位同伴悄悄的在他耳畔说了些话,抱怨者恍然大悟,接连低头道歉。而后,强盗一干人离开了。老人依然坐在椅子上,可内心难以平静。当村庄再次恢复平静后,老人拄着拐,打起灯,走出家门。在湖泊旁,老人嗅到了一股血腥味。老人放下灯,着急地蹒跚前行,越来越近。老人俯下身,伸出手,摸到黏糊糊的将要凝结的血液。老人膝盖发软,摊在地上,大脑一片空白,只觉得四周昏天暗地,一阵可怕的张皇点点滴滴涌上心头,迫使眼泪夺框而出,老人恸哭。那是一种超越死本身的哭痛,也只有冷冷的月光明白。
  翌日清晨,在几位年轻人的帮助下,老人将狗埋在一棵狗经常嬉戏的榕树底下。老人抹了抹眼角的泪,去街上给因抵抗而受伤的人治疗。老人走在街上,街坊邻居都头并着头,喃喃低语。突然一位妇人带着责怪的语气对老人说:“你儿子不是警察吗?昨天怎么没保卫我们村子?!”妇人的嗓音愈来愈大,四周的人都随声应和。老人没有回应,只是从容地前行,一如既往地医疗,吃饭,喝茶,乘凉,赏月,睡觉。
  两天后的中秋缓缓而至,桂花的香气款款而来,明月也已丰盈,多情的微凉的秋风拂去了前几日的躁动,换来阵阵清凉。老人一如既往依在墙头的椅子的靠背上,手上拿着昂贵的蓝白相间的茶杯,茶杯上盛满他儿子给他带的上好龙井茶所泡制的水。
  “爸!我回来了。”一位穿着淡棕色西装,系着红色领带的男子提着大大小小的礼品跨过门槛,大步迈进。
  “你小跑过来!”老人依旧靠在椅子上,用僵硬的手指敲打乘放茶具的圆形桌子。
  “哦。”男子对老人的命令感到奇怪,但他还是听从了,小跑过去。
  男子跑到圆形木桌前,短而急促地呼吸,然后将一些普通的礼品放在地上,将精致的礼品轻轻放在桌子上。
  “快坐下来,尝尝你上个星期我带的上好龙井泡的茶。”老人说着,将手前盛满热气腾腾茶的茶杯推向男子。
  男子坐在老人早已拉好的椅子上,长长地沉重地吐了一口气,端起茶杯,细细品尝。“这茶的味道甘醇,真是妙啊!”男子情不自禁地赞叹,用布有老茧的手指细细抚摸茶杯优美柔和的曲线。
  “的确,这香味甘醇的茶配上这昂贵不菲的茶具可是一绝。”老人平淡地吐出这些词。
  “爸,您也别不舍得喝,这不我又给您带了几包。”男子将礼品盒打开,从中取出一包用黄色牛皮纸包的严严实实的茶叶,向老人递去。
  老人扭过头,正面对着男子,没有接过男子手中的高档茶叶。清亮透明的月光打在老人枯槁松弛的皮肤上,几缕温柔的月光通过茶水的反射,射在老人的眼角上。老人还嗅到一股浓浓的烟味。男子对老人突然地转头感到诧异,像一只受惊的松鼠,手中的茶叶从指尖滑落,重重地摔在桌子上。
  “爸,您怎么了?”男子回过神,声音颤抖地问道。
  “没事,就是想看看你。你怎么又抽烟了,你这特殊的呼吸病还没好呢。”
  “爸,您就知道开玩笑,您怎么看得到我呢。我下次一定少抽烟。”男子说着又短而急地呼吸。
  “村子被劫了,家中的老狗也被强盗杀了。”老人的声音依旧平淡。
  “啊,我刚去出差就发生了这事。家中的老狗也被杀了?怪不得总感觉少了些什么。”男子的语气带着些惊讶。
  “是呀,平时只叫唤我俩的狗也被杀害了。”老人说着,眼角溢出几滴泪,“孩子你回头吧。”
  男子站起,惊愕地看着老人,月光映在老人的脸上显得异常冷漠。男子不清楚老人是怎么看透他的心思,但他不想狡辩,便说:“回头,哈哈,就警察那点微薄的工资,能买得起这些奢侈品?还不如用警察的职位去勾结土匪,成为领头,大捞一笔,再说日本人要进城了,到时我再去和他们里应外合。日本人定会重赏我的。还有我意已决,爸你就不要劝我了,好好享受金钱沐浴的日子。”
  老人没有再说劝阻之词,只是眉头一蹙,叫他坐下,继续喝茶。男子将心头的话一吐为快,心情愉快了许多,纵身坐下,拿起茶杯,挪了挪身子,低头喝茶。
  “咚!”棍起,“噗通!”身倒。只用过一次的青花瓷茶杯,重重地摔在地上,摔得粉碎,发出清清脆脆声音。老人紧蹙的眉头松开,扶着拐杖,颤巍地站立,面向明月。
  明月已经丰盈,高高的挂在天幕,像一只巨大的眼。明月的光出奇的亮,出奇的柔。光无限放射,无限散射。月光放射到被黑蓝色给模糊的天际,带动星星一起发亮。月光散射到月亮的周遭,形成一道彩虹。有魔力的彩虹溶进老人的眼睛,溶进老人的心里。
 
 
位置:发表区 年级:高中2 关键字:
作文id:853170 来源:原创 字数:2592 投稿日期:2016-9-15 19:48:00 点击:
  沫蕲 点评

推荐3星:[沫蕲]2016-9-15 20:06:21
 网友打分:(综合分:)
 欢迎你投下宝贵一票(不能更改,入门级不能打分,选择收藏将进入我的珍藏)。
+2收藏 精品
+1还行 发表
-1真糟 退稿
   发表评论 
搜索更多作文:“月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