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中作文:记叙文阅读指导

童年与冬天


OK 一季若寒

  寒假活动《家乡的冬天》ps:雪景图都是近几年拍摄的,但近几年的雪却越下越小了QAQ冰棱那张图来源网络qaq插入了一张自己小时候的照片w
  来到小荷的那年,正是我离开故乡的那年,算下来也有四年之久了吧。
  那年夏天我阴差阳错地来到他乡,又在他乡开始读书。这四年时间,除了今年盛夏因外婆逝世而回去一次外,其他几年都只有在过年才能回乡一趟,经过短暂的假期后,又立马踏上了离别故乡的路。
  故乡的春夏秋,我多少还有些印象,只是这四年的时间,足以让一个地方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那些景色或许早已与我印象里的故乡大相径庭了,于是这些关于春夏秋的记忆便专属了我的童年,只有故乡的冬仍留在我生活中。这样,我倒是可以给你生动描述一番故乡的冬景了,尽管如此,我仍是想追溯自己童年里的冬天。
  可能是天气骤冷的缘故,我这个懒人连说话也变得懒洋洋了,也只好散散的讲一些吧。
  
  

  故乡临近年关时,会一天比一天冷。等哪天你清早出门,发现门前的水坑都结成了冰,大概就可以闻到年味了。
  天寒得让人怀疑空气里都是小冰晶,吸一口进去就会着凉,如果可以,人们希望一直待在暖暖的被窝里或柴灶旁不动,但农村人质朴的勤奋因子在不停地督促他们:“起床了,该出门了,地里的白菜再不拔就要冻坏了,冬笋也该长出来了。”
  外面还出着太阳,洒在人们身上,却感不到丝毫温暖。故乡的人管它叫假太阳,他们认为,太阳就是温暖的象征,不温暖的就是假的。
  奶奶就曾跟我说,冬天里的太阳都是假太阳,是虚像。这样有趣的措辞,又是出自奶奶之口,我当然是信了。
  奶奶是个很勤劳的人,即便是寒潮来临,她也照旧早出晚归,天天念叨着地里的白菜啊萝卜啊什么,尤其是临近过年的日子。
  我随父母远赴他乡之前,一直是跟奶奶两个人在家过日子,父母节假日偶尔回来,偶尔不回来,但过年是一定会回来的。奶奶这段时间便愈加忙了,时时刻刻都在唠叨着鸡该杀了,竹林的笋应该长出来了能挖了,地窑里的红薯也是时候拿出来了,储藏柜里的玉米粒应该拿出来晒晒了。每每此时,我就会问奶奶,太阳不是假的吗?晒了有什么用。奶奶会格外宠溺地喊我二宝,她说,好歹也是个太阳,至少还有光。我当然是也信服了奶奶的话。
  
  

  大冬天的,我才醒来,奶奶通常就已经在灶里生了火,饭菜也已经煮好了,就等我起来吃了。我会赖床,奶奶喊我的时候就装作还没睡醒,毕竟姜还是老的辣,奶奶就会走到床边掀我的被子,喊一句,该起床吃饭了。我这才不情不愿地起身,慢吞吞地穿上衣服,问奶奶一句,下雪了没啊?
  没有没有,还早呢。奶奶通常都是用这一句话来搪塞我。
  从小草结霜的那天起,我每天都会问奶奶一遍。尽管奶奶已经回答了我,我还是忍不住跑出去确认一下。
  出了门,我才发现门口的水龙头已经被冻住了。我欣喜地跑回厅堂去跟奶奶报告,奶奶一脸担心,忙抬一盆热水出门,我屁颠屁颠地跟在她身后,问奶奶是不是快要下雪了。奶奶一般会瞪我一眼,又是一句还早呢。
  不是说瑞雪兆丰年吗,怎么觉得奶奶一点也不希望下雪呢?
  奶奶说,要过完年下雪才好呐。
  我不解,奶奶就会叹一口气,你爸妈还没回来呢。
  是啊,爸妈还没回来呢,那雪就晚点下吧。
  雪本来是想用来压轴的,可故乡的雪通常下得早。大雪往往不是在白天下,它也许是知道我有半夜起床如厕的习惯,爱在夜晚给我惊喜。偶尔一天,半夜起身,小屋里格外明亮,窗外发出银白色的光芒,我惊喜地起身,顾不上去厕所,也不顾穿着单薄的内衣,把门打开,果然看到了大地一片银装素裹。(我和奶奶睡在小小的侧屋前门一打开就是水门汀。)如柳絮般的雪花大片片地随风飘起,我顾不上自己穿着的是妈妈织的棉鞋,欣喜若狂地跑到已有薄薄一层白雪的水门汀上,张开双臂去接那絮絮的雪花,让它落在自己的头发上,衣服上,手上。许是寒气进入了房间,奶奶醒了过来,开了灯喊我,二宝,快回来睡着,外头冷。
  我大叫着回应,下雪了!
  不知是谁家的狗吠了几声,于是整个村庄的狗都开始吠。
  奶奶这时会生气地斥责我,让我快进屋,别玩雪,等下鞋子湿了。我听话的转身进屋,关了门,在昏暗的灯光下察看落在自己手心的雪花,然后惊喜地发现,雪花真的有六片花瓣。我走到床前,奶奶伸手拍落我身上的雪花,我便急忙钻进温暖的被窝里,奶奶抱住我因受凉而瑟瑟发抖的身子,用自己的体温来给我温暖。她抬手拉了开光,我蜷缩在奶奶怀里心满意足地睡着了。
  
  

  次日清晨,我醒的意外早,奶奶才刚生起火来,我就起床了。我望窗外看去,只见外面白茫茫一片,雪已经停了,天空放晴,大地却积满了厚厚的雪。我利索地穿上冬装出门。洁白的雪厚厚地铺满了整个水门汀,我站在屋檐下捧着手哈气,不忍心践踏这一片纯净的雪地。但我终于迈出了第一步,我小心翼翼地走着,恐怕自己步子踩偏了会多踩几片雪。
  
  

  我踩着软绵绵的雪去我家后面的朋友家,她奶奶正在水龙头旁的小池子里洗菜,见我来了,笑眯眯地问我怎么起这么早,艳子还在睡呢。
  
  

  我便跑去艳子的房间,在她耳边大呼小叫,用手把她摇醒。艳子比我大,整个村子里我俩最合得来。我迫不及待地告诉她下大雪了,于是他在我的软磨硬泡之下嘟嘟囔囔地起床了。可一出门,她的起床气便全部消失。她大概是被她家门前的松树林惊艳到了。郁郁葱葱的松树在大雪的映衬下绿意更浓了,美得不像话。
  
  

  
  

  我和艳子小心翼翼地踩在我来时的脚印上,蹑手蹑脚地走去我家后面的竹林。我们站在高处往远方看,放眼望去,大雪就像一件纯白的绒被,因为村庄里的人此刻还未出门,整个村庄仿佛还在沉睡之中,这片天地如同只属于我和艳子。
  竹林里的竹子毫无例外地都被大雪压弯,我们好心帮忙,便去轻轻地摇竹子,竹子上的雪缓缓地飘落下来,像一缕仙雾。雪花静悄悄地落在我的掌心,稍纵即逝。
  
  

  艳子调皮地突然猛摇竹子,然后跑开,竹子上的雪都落了下来,我猝不及防地被撒了一身雪,有的还顺势滑入了衣服里面,与我的肌肤做亲密接触,我冷得大叫,顾不上地上的雪了,与艳子追逐打闹,疯狂地摇起了竹子,弯弯的竹子被摇落身上的雪后,都慢慢挺了起来,竹林里弥漫着白色的小雪花,恍若仙境。
  
  

  闹了一阵后,艳子便被她奶奶叫回家吃饭去了,我奶奶也开始喊我。我大声地回奶奶,马上就回去!
  
  

  然而我却舍不得离开竹林了,我慢慢从竹林走下来,将枇杷叶上的冰摘了下来,冰块上清晰地印出了叶脉的纹路,我合上掌心捂了一会儿,再摊开手掌时,冰块已化成了一滩水。
  
  

  奶奶又喊我了。此时的我似乎因和艳子已经开了“戒”,也没什么顾忌了,踏着雪跑了回去。
  我这时才觉得冷,手掌玩冰前还是灼热的,现在却变得冷冰冰了。我哆嗦着跑去灶边烤火,嘴里喊着冷。奶奶便说,让你玩雪吧,冻不傻你,别玩雪了。
  冷归冷,雪还是要玩的,我的雪人都还没堆呢。
  于是吃完饭我就要去找艳子堆雪人。奶奶叮嘱我把手套戴上,不能吃雪。
  为什么不能吃雪呢?
  因为吃雪会肚子疼啊。
  我满口答应,可在去艳子家的路上,却还是被那诱人的白雪吸引住了。我马上抛开奶奶的叮咛,自我催眠,一小口没关系的。我小心地抓了一团雪往嘴里塞。雪在口中很快就化了,冰冰的,一点味道也没有。这当然不是我第一次吃雪,也不是第一次得知雪没有味道,可每年我都忍不住要吃雪,就比如下一秒,我又抓了一把雪。还好我一直没肚子疼。
  
  

  我和艳子在我家的竹林里堆了一个很大的雪人,用木炭画上它的眼睛鼻子嘴巴和三颗扣子,再摘两篇棕树叶做它的双手。我们戴着手套将它拍结实,又一次次抹平那些手掌印。等大功告成时,才发觉手套已经湿透了。艳子说,我们每天来给它添点雪吧,这样它就化的慢了。我说,还是不添了,也许等雪人化了,春天也就来了。
  开始化雪的那天,爸妈总算是回来了,我高兴地拉着他们去看我们堆的雪人,告诉他们雪人和我都一直在盼着他们回来。
  可能是因为常常见不到我的缘故,他们在过年回来时会对我特别好,好到每次过完年他们要走,我都会不舍地大哭,谁都劝不住。那时候对冬天的概念就是盼望,团圆,现在也是。只是那时我是在故乡盼家人,而现在,我在盼着回故乡。
  
  

  化雪的那几天是最冷的,屋檐上的雪在渐渐融化,田间的雪也越来越少。天气又冷,没人愿意再陪我出去玩雪,我的软磨硬泡就连对艳子也没用了,人们都懒得出门,毕竟外面太冷了。只有奶奶还是照旧早出晚归,她每天都去地里拔萝卜。我偶尔陪她去,偶尔不陪。
  
  

  真正的压轴算是出来了,化雪时,屋檐上会挂着一串串晶莹剔透的冰棱。虽然下雪的时候也会有,但都没有这时候的惹人惊艳。屋檐上的水在一滴一滴的往下掉,从它身上滑下,凝聚在冰尖,此时的冰棱才是真正的毫无杂质,像一块天然的宝石。
  雪人也在每天融化,它的眼睛鼻子嘴,还有那三颗扣子都消失不见,两片棕树叶掉落在一旁。它也变得毫无杂质,纯白得耀眼。
  
  
  等到雪人彻底融化的那天,说不定就是春天来了吧。

  
 
 
位置:精品区 年级:高中1 关键字:
作文id:857495 来源:原创 字数:3388 投稿日期:2017-1-17 10:23:00 点击:
  童年烂漫 点评

推荐3星:[童年烂漫]2017-1-17 12:19:31


精品推荐人:DANXUE,DONG东,ALEXEA
 网友打分:(综合分:)
 欢迎你投下宝贵一票(不能更改,入门级不能打分,选择收藏将进入我的珍藏)。
+2收藏 精品
+1还行 发表
-1真糟 退稿
   发表评论 
搜索更多作文:“童年与冬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