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中作文:文学阅读指导


BOSSA

  故事有些老,文笔较拙。小说第三篇尝试。希望大家给些意见。
  夜,如魅影般悄然而至,却总给人一种猝不及防的错觉,让夜里行走的人被这个幽幽的夜所迷惑,不知该走向何方。
  九阳
  九阳瑟缩着身子,坐在自行车座上。他的双手紧绷,死死地捏着刹车,悻悻地驶下回家必经的长坡。一阵寒风呼啸而过,卷起树下枯槁的黄叶与细小的沙砾。寒风卷着那叶,那沙直击路旁高耸的铁皮棚,弄得它“嘭,嘭”直响。忽然,一位身穿羽绒服的学生骑着名牌单车从他身边呼啸而过。本因刹车问题弄得怏怏不乐的九阳瞬间悻然,他含了一嘴唾沫向那位扬长而去的学生唾去。唾沫星子喷在空中,旋了个圈,却又随那凛冽的风,附在九阳的脸上。无奈,九阳只好松开一只手,揩去脸上的唾沫。可谁曾料到,少了前刹的单车,不听使唤,若一支离弦的箭,直冲下坡去。九阳脸色骤变,若惊讶若恐惧。他紧忙压紧刹车,刹车片内压,发出“咯,咯”的声响,一阵寒风刮过,将声响割裂,仅留下支离的几声在巷子回荡。
  可单车却未停,眼瞅着就要冲到马路中央了,九阳慌张地蹬直腿,用鞋紧急制动。一番辛苦地折腾后,单车终于停了,九阳捏了把汗,暗自庆幸,否则早已成为车下亡魂。他惊魂未定地下了单车,扶着车,拐进左边的巷子。
  昏暗的灯光透着迷离的空气,慵懒地射下来,映在九阳的身上,一点一点将九阳与车子的影子拉长。于寒风中,灯光似乎也在颤抖,不清楚它是被这瑟瑟的风所吹冻了还是因这夜带来的不可名状的恐惧而感害怕。
  拐进小巷的九阳似乎并未平静。他的目光空洞,涣散,还不时向左右两边的空巷望去。左右两边的空巷既深邃又绵长,难觅匆匆路过的行人。但这纵横交错的空巷规规矩矩地组在一起,倒像一个精致的迷宫,倒像是一个早被上帝设下的局。而此时的九阳像置身于迷的中央,局的开端。他抖了抖身体,不由地加快了脚步,溜进了别一个小巷。
  到家了,他扶着单车上了一个小坡,恰巧遇到了房东,他与房东打了声招呼,便把车放在楼下离阳台近的角落。九阳锁好车后,上了楼。楼道漆黑无光,他摸索了良久才找到正确的钥匙开了门。门开了,父母不在家,九阳并不为怪,因为父母已接连几周晚归了,他们好像正在密谋什么。九阳将本该发泄的怨气硬生地吞进了肚中。
  对于那辆车,九阳最具话语权。当时他刚上高中,而家又距学校远。军训前一天,九阳的母亲兴致勃勃地去二手市场淘了这辆单车。却没料到,是热脸贴了冷屁股,一心想买名牌车的九阳硬是不接受,因此母子俩还大吵了一架。可胳膊毕竟拗不过大腿,九阳的父亲一说话,他立刻就蔫了,虽说也争执过几句,但他还是作罢了,极不情愿地接受了这辆车。而那车似乎也对易主之事不满,接连几次甩九阳下地,毫不留给他一点面子。
  折腾了一晚的九阳感到身心俱疲,他闭上双眼侧躺在床上。起初他辗转反侧,倦意全无,而后一股强劲的倦意袭来,他毫无抵抗力,迷迷糊糊地睡了。
  闭上眼的世界是暗的,是虚幻的,是寂然无声的。九阳又梦见自己徒步于那诡异莫测的世界!忽然,他看见一抹荧光从眼前闪过。他惊讶地揉了揉双眼,想知道那是不是错觉,而后他定睛一看。惊诧!是一个在那个世界奔跑,不,确切些应是一个通体荧黄的人在朝九阳的反方向跑。九阳驻足,看着那个人渐行渐远,忽然九阳觉得那人的脸异常熟悉,可却想不起是谁。九阳大呼,想喊住那个荧光人,想问问那个人为何朝他的反方向奔跑,难道是他走错了?
  忽然,时空更迭,九阳又回到了那个纵横交错的小巷。他看见两个影影绰绰的身影遁入了漆黑的小巷。他欲追,可又怕迷失在这个大而精致的迷宫内。他抓了抓手,惊骇异常,手上竟多了一张白纸,而自己却全然不知。他将白纸打开,看到了纸上娟秀的黑字,他的双眼猛地瞪大,脸涨得通红,龟裂的双唇不停地颤动。四周寂静,而他的呼吸却异常粗犷,浊重。他的内心竟多了分内疚而非恐惧。他不敢再看,将纸揉成一团,扔在苍凉的夜里。
  突然,那个虚构的世界剧烈地摇动,眼前的景倏尔破碎,像一块四四方方的棱镜被狠狠地摔碎般。而九阳所处的空间也正被一股无形的力所扭曲,所吞噬,一点一点形成一个巨型漩涡。九阳觉得不妙,撒腿就跑。漩涡吸力的强劲超出了他的预料,他第一次感觉自己如此渺小。不知黑夜中的何物将其绊倒,但他仍用手撑着身躯向后倒退。飓风般强劲的吸力,把倒地的九阳一寸寸拖进漩涡中心。九阳失声大叫!
  九阳双腿直蹬,从床上蹿起,豆大的汗水凝成一股汗流匆匆淌过脸颊,后背亦直冒冷汗。他下意识地捏了捏手,空的,又是南柯一梦!此时父母的打鼾声传进他的耳边。
  随后,九阳抽出压在枕底的一张白纸,披上外套,穿上棉鞋,开了灯。当时晚上十二点三十。他径直走到窗前,推开窗,拿起桌上的打火机,“咔嚓”一声,一团火苗冒出。火苗起初从纸的一端燃起,随后张牙舞爪地吞噬整张白纸。火光映在九阳略带惶恐的双眼上却无法挤进他眼内的世界。纸张上娟秀的墨迹一段段消逝,白纸也一寸寸地化为灰烬。灰烬伶仃的,随着寒风一点点吹进阴晦的夜。
  屋内一灯如豆,屋外夜黑如墨。九阳走到阳台上,向下一瞥,那辆破车仍在寒风中发抖。而后他转身,关上低瓦的钨丝灯,躺在床上,继续酣睡。
  翌日清晨,九阳按往常一样,早起,洗漱,背上书包,信步下了楼。冬日的风依旧凛冽,九阳捏了捏鼻头,低头上了小坡。他踏上一级台阶,惊愕,单车不见了!他四顾寻找,都没觅见单车的影子。单车像人间蒸发一样,无了踪影。可在放单车的位置上竟留下一把锁,这是一把有整齐斜切口的锁。九阳认得这把锁,这是他的锁,他意识到车被偷了!他拾起锁,奔上楼,急匆地打开门,对正在酣睡的父母大呼:“妈!我单车被偷了!”
  父母听后睡意全退,直勾勾地看着九阳。九阳把手中的锁高举,随后扔向父母的床褥。
  母亲拿起锁,嘟嚷道:“叫你平时要小心点,你就是不听,这下好了,你没车去上学了。”
  九阳杵在那儿,没有吭声。
  “不是你把单车扶走了吧!”九阳母亲的话带些戏谑。
  母亲的话飘进九阳耳朵里,九阳先怔了怔,而后涨红了脸:“妈,你不要污蔑我。昨晚房东都看见我把单车停在楼下了。”
  一旁的父亲一脸严肃,他穿好衣服,对杵在那儿的九阳说了句:“我载你去上学!”
  几分钟简单的准备后,父子俩出了门。父亲从楼下驶出一辆摩托车,九阳一跃上了车。一团黑烟从排烟管冒出,出发了。
  大江
  大江是九阳的同桌,也是班上社会阅历最丰富的一位。他能写一手娟秀的好字,有巧舌如簧的口才,但不学正经,常和一些不三不四的流氓混在一起。因他那化腐朽为神奇的口才,在那一带挺吃得开,所以学校那一带还是颇有几分地位。九阳手中的白纸上的黑字自然也是他的大作。
  预备铃响了,大江看见九阳匆忙地冲进教室,气喘吁吁地坐在他身旁。
  他朝九阳挑了挑眉,道:“九阳,那么晚才来呀!”
  一旁的九阳只顾大口喘气,没有理会大江。大江没有作罢,又补了句:“你昨晚不会又做恶梦了吧!”
  大江心里最为清楚,自从他给九阳看了纸上的内容后,九阳接连几晚都做噩梦。借此,他还奚落了九阳几回,说九阳怂!可大江还是讲江湖义气,好友有难,自然两肋插刀。除了书写纸上的内容,他还四处走通,打通人脉,仿佛一切尽在他的掌握之中。
  九阳的呼吸渐渐地恢复了平常,吐出一句话:“我单车被偷了,为什么那儿还有把斜切口的锁?”
  “斜切口的锁?”大江狐疑。
  大江与扭过头来的九阳四目对视,可大江的眼神却有些闪躲,像是被吓到了。大江没有再说话。
  九阳
  三日后的清晨,九阳照例,早起,洗漱。他打来一盆温水,将毛巾丢进盆中。毛巾完全浸湿后,他把毛巾拧开,擦了擦脸。当九阳想将毛巾放入盆中清洗时,他看见一张熟悉的脸映在热气弥漫的水面上。他注视那张脸,忽然光阴流转,幻影再生。现实与梦境竟成功的焊接在一起。九阳认得这张脸,这张带着惶恐瘦削的脸,这个是九阳自己的脸,亦是那个荧光人的脸!
  在这一瞬间,九阳明白那位荧光人为何向自己的反方向跑,是自己走错了路!是自己进入自己的心局中!
  那日的夜晚,天黑漆漆的。一团团铅灰色的乌云将天幕遮得严严实实,像是又披上了层诡异的纱。
  一个黑色的身影在九阳楼下,缓慢的挪动,他弓着腰,钻入了九阳所住的楼道。身影驻足于九阳家门,他掏出钥匙,小心翼翼地插入锁孔,轻轻地拉开门。他依旧弓着腰,蹑手蹑脚地进门,再轻轻地拉上门。
  “九阳,你回来了。”这语气带着几分喜悦。
  那黑色的身影便是九阳。九阳听得出这是母亲的声音,但他不敢回头,只是杵在那儿,用手捂着肚子,紧闭着嘴巴。
  “孩子啊!我和你爸爸接连加了好几周的班,终于,凑够了钱,这不,给你买了一辆名牌单车。看你平时上学也挺辛苦的。”母亲嘴角上扬,颧骨上的肉向上挤,将眼睛挤成了一道缝。
  九阳鼻头一酸,泪水噙满了眼眶,他想嗫嚅地说,却又止。他头也不回地冲进厕所,道:“妈,我肚子疼,先上个厕所。”九阳急冲冲地关上了门,在马桶口吐了一滩稀稀的血和一颗碎牙。他蜷缩在一角,兀自恸哭。那泪凝着这一周所积压在心头的恐惧、内疚与不安。在九阳的脑海里父母辛勤加班的画面正一帧一帧地放映。
  铅灰色的云层层摩擦,像是在积蓄力量。终于,不理世事的老天忍受不了这个夜了,它压低嗓音,沉闷地咳嗽。他大发雷霆,雷霆万钧般的气势,闪电宛若利剑刺破云层,在天穹展露了一尾锋芒。万物都因此动容。他狂打喷嚏,粘稠的液体粘在乌云上,吸附了大量的黑色素,迅速地向下坠,雨水浑浊却能将这世间的一切都洗净。雨点纷至沓来。
  贼
  三日前那个幽幽的夜晚,两个影影绰绰的身影在九阳家附近的巷道跳跃,不断的遁入黑暗,又不断地钻出黑暗。两个身影最终驻足于靠近九阳家的小巷。并窥视着九阳家楼下的变化。
  二十二点二十,两个身影看见九阳停好车,上了楼。
  零点三十,两个身影发觉有透亮的光从夜里发出。他们转移目光,是九阳在烧纸。
  零点三十五,九阳家的灯彻底熄灭了。
  零点四十,两个身影动身了。他俩蹑手蹑脚地移动身体,来到九阳家楼下。一个身材较高的身影小声地叫:“大哥,这…这…这辆车我昨天在二手市场看过,竟还值一百元!”
  矮个的身影显然被高个的身影吓着了,他伸直手,跃起,在高个头上狠狠地敲了一下。高个贼抱着头,不敢说话。
  矮个贼瞳孔发亮,发出一种碧绿色的光,冷冷地哼了几句:“小子!”矮个贼吩咐着高个贼用大钳子斜切所在单车上的锁,并要求将其留下。
  四周的寂静仿佛给夜添加了沉沉的分量,高个贼轻松地抬起自行车,跟在矮个贼后头,一步一步走入黑暗。
  三日后 ,晚上二十二点二十,矮个贼看见前方有一个熟悉的身影在等待。矮个贼压低鸭舌帽,立起衣领,径直走了过去。那身影便是九阳。
  “把单车还给我吧!我现在给你五十元的报酬。”九阳的声音有些沙哑。
  “哦,小子这么快就没胆了。”矮个贼“嘿嘿”冷笑,“当初不是你叫大江那小子帮你出主意,来偷车的吗?怎么,你爸妈给你买名牌单车了!”
  九阳低着头,没有回应。
  “罢了,罢了,收人钱财,替人消灾。你把五十块给我,我立刻给你车。”矮个贼意味深长地笑了。
  此时高个贼也赶到了,站在矮个贼身旁,天穹中的雷轰轰作响,矮个贼抬起头,看着天,嘴边嘟囔:“快下雨了!别磨蹭了,快把钱给我。”
  九阳将口袋中捏的皱巴巴的五十元递给矮个贼。矮个贼将钱捏在手里,给高个贼递了个眼色。高个贼会意,他走进一间黑屋子,将单车拖出并开了锁。九阳上前打起脚架,准备离开,可车竟纹丝不动。九阳扭过头看见高个贼死死地拽紧单车后座。还未等他说话,高个贼就劈头盖脸的抡了九阳一巴掌,掌力极大,九阳被迫松开了单车,单车“锵”的一声倒在地上。高个贼没有罢休,又向九阳腹部狠狠地踹去。九阳踉跄地倒地。
  “小子,干这么缺德的事不给点钱,我看这辆单车都不止这个价吧”矮个贼笑道。
  九阳不服气。他拍了拍身上的灰,站起,随后攥紧拳头朝矮个贼冲起,却又被高个贼一巴掌抡在地上。这次九阳的嘴角都流血了,有一颗牙松动了。
  九阳含着血说道:“大江会收拾你的。”
  “大江,哈哈!”矮个贼大笑。
  “大江那小子本想偷偷地派两个人,偷你的单车。却没料到这是我的地盘,偷鸡不成蚀把米。那两个人挨了两巴掌,不敢告诉大江。就算告诉了又何妨。呵,这差事自然落到了我身上。”
  九阳明白了贼的谎言,贼的局,忽然想起了大江闪躲的眼神,可却生不起怨气。
  “小子,你中套了,社会险恶,你就全当花了钱买个教训。”
  “反正,你爸妈会给你买新车,你也不亏。”
  话毕,两个贼扬长而去。
  羽绒衣男孩
  今日,晚上二十二点四十多,我去书店买书,耽搁了时间,没想到在回来的路上发生了一起惨剧!
  当时,我急匆匆地骑着我的名牌车下一个回家必经的陡坡。为了赶时间,我骑得很急,从一辆载着人的旧单车旁呼啸而过。那骑车的人似乎对我不满,一只手松开刹车,指手画脚地大骂。后面被载的矮个也跟着骂。
  结果,悲剧发生了。那辆旧单车失控了,直冲向马路中央。骑车的高个与后座的矮个脸色大变,怎么也刹不住车,正当他俩准备跳车时,一辆巨型卡车撞上他俩,宛若电影情节一般,他俩被撞飞,当时我心头一惊,急忙骑了过去。
  只见那一高一矮的男子脑浆四迸,鲜血四溢,其中脑血染红了矮个子的鸭舌帽。那场面惨不忍睹。突然间,我很想呕吐,本打算骑车离开现场,突然我瞥见矮个子的手中有一张揉皱的五十元。四下无人,我抽出那张五十元,塞进口袋,急忙离开了。
  回到家时,一场大雨来临。
  在我记忆中,这是这个冬天下得最大的雨!
  结尾
  这是一个夜,夜中下着滂沱的雨!这是一个局,仅仨人知的局!
 
 
位置:发表区 年级:高中2 关键字:
作文id:857098 来源:原创 字数:5253 投稿日期:2017-1-7 20:36:00 点击:
  负重的生命 点评

推荐3星:[负重的生命]2017-1-7 21:21:41
 网友打分:(综合分:)
 欢迎你投下宝贵一票(不能更改,入门级不能打分,选择收藏将进入我的珍藏)。
+2收藏 精品
+1还行 发表
-1真糟 退稿
   发表评论 
 同题作文:  搜索更多:“局”
  • 故事到最后也该有个结局( 711字高一 一季若寒)
  • 这样的结局真凄凉( 736字初三 烟波江湖)
  • 那年·那月·那少女(大结局)( 640字小六 处女王)
  • 没有结局的结局( 507字高一 潘多多)
  • 没有结局的诗( 280字高三 闪烁的流萤)